叶小天回家里后,将鱼放到了缸里,现在的他家的水缸都变为了养鱼的专用缸了,这几天他整天都要抓几条鱼回去,一下子又吃不完,因为都放到里面养着。“妈,开饭了了也没?”他“妈,开饭了没有?”他放好脏衣服,然后走进厨房问道。。...

叶小天回到家里后,将鱼放到了缸里,现在他家的水缸都变成了养鱼的专用缸了,这几天他天天都会抓几条鱼回来,一下子又吃不完,所以都放在里面养着。

“妈,开饭了没有?”他放好脏衣服,然后走进厨房问道。

这一进去,他就闻到了一阵阵香味,顿时咽了下口水,看着一脸呆滞的李琴说:“妈,怎么这么香啊?”

李琴终于回过神来,然后兴奋地说:“小天,你种的菜真是太好吃了,我刚才尝了一口,那味道,简直无法形容啊!”

“真的?”叶小天全身一震,虽然他早就想到这种可能了,但当好消息真的传来时,他还是无法控制地狂喜起来。

“当然是是真的了!小天,我感觉到咱们家的好日子真的要来了!”李琴兴奋地说。

“让我尝一口。”叶小天说着,走到了桌子边,也懒得拿筷子了,直接就捻起一条菜心来吃。

这一进嘴,他脸上的表情就无比精彩了。

“太好吃了!”

过了半晌后,他才回过神来,兴奋无比地说。

“是啊,活了大半辈子,我可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小天,你这方法真是厉害,我们以后就靠着这个发财了!”李琴兴奋地说。

叶小天满脸笑容地点了点头,他已经想好了,等明天自己就去一趟县城里,让李大龙介绍那个饭店的老板给自己,如果能卖出一个好价钱,那自己就可以真的租下村里的田地,全部都用来种菜了。

“ 如果真的能卖出一个好价钱,我支持你!”等叶重文回来后,听到他的计划后,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伯伯,居然也同意了下来。

“行,那明天一早,我就去一趟县城里。”叶小天高兴地说。

饭后,叶小天便来到了刘玉清家里,刘玉清并不是自己一个人住的,她老公虽然不在家,但是还有两个老人在,所以这个时候过去是不会惹人非议的。

“明天去县城?行啊,正好我也要卖药材了,本来是打算后天去的,既然你明天去,那就一起吧!”刘玉清点头说。

然后,她又看着叶小天,疑惑地说:“你说得菜心有那么好,不太现实吧?”

叶小天笑了笑,说道:“玉清嫂子,我骗你干什么?要不这样,明天早上你到我家来摘一些,保证你吃了还想吃,吃到肚子大了都不愿意放筷子!”

“我呸,你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肚子大了,搞得人家听到以为我肚子让搞大了呢!”刘玉清娇嗔道。

“这……玉清嫂子,你这一说,我顿时罪恶感满满啊!”叶小天小声说道。

也真巧了,今天刘玉清的公公婆婆都去探亲戚了,很远的那种,家里倒是没有人在,所以两人说话都不用有什么顾忌的,反正这段时间以来,两人之间除了没做那件事之外,倒是什么都发生了。

“去你的,有本事你真来啊?”刘玉清也是泼辣的女人,当然不怕叶小天这小屁孩了,瞪眼说。

叶小天一窘,他倒是不敢真来,虽然他现在胆子大多了,但毕竟还是红花仔,这种事说说可以,真来的话,还是免了吧!

再说了,刘玉清可是有夫之妇,真搞了她,自己就真的罪恶感大了!

“行了,逗你的啦!”刘玉清白了他一眼,同时伸手拍了他一下。

“哎哟……我说嫂子,你别拍这里好不好?”叶小天哭笑不得地捂住自己的小腹,咧嘴说。

刘玉清捂住了嘴巴,过了一会,才憋笑道:“失手失手,谁让你那里高出来了,我是想拍你大腿的啊!”

“还不是你乱说话,让我有了感觉!”叶小天郁闷地说。

刘玉清“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笑得花枝招展:“这么说,我的成就感太大了!小天啊,看起来你是时候找个女人了,不然这火不熄掉,对那里可是不好的呢!”

“知道不好,你就帮我啊!”叶小天脱口说道。

“哟……臭小子,你这是真话还是假话?我可是巴不得的,要不我们现在来?”刘玉清似笑非笑地说。

叶小天脸色一滞,看着她那灼人的眼神,顿时有点慌了,连连摆手说:“算了,我可不做破坏别人家庭的罪人!”

“哼,有心没胆,胆小鬼!”刘玉清一挺胸,不满地说。

叶小天眼馋,看到外面没有人进来,于是伸出了手,轻轻握住那高处,小声邪笑道:“玉清嫂子,这样还是可以的!”

刘玉清全身一软,一下子掉到他怀里,幽幽说道:“臭小子,你会害死我的,一会又该换裤子了!”

书评(82)

我要评论
  • 坐了起&上那一

    他马上坐了起来,看着小腿上那一排小小的牙印,这才想起自己让蛇咬了的事实,顿时又慌了起来,该不会真是毒蛇吧?

  • 山洞很&很安静

    叶小天唉声叹气的走到了山上,在一个山洞前坐下,上学那会儿,他经常在这里看书,这山洞很隐蔽,很安静。

  • 就因为&大用处

    就因为这条脚链,让他成了同学的笑柄,都说男人戴脚链有问题,索性叶小天心大,也觉得既然是道士算命得来的,那将来可能有大用处,就这么一直坚持戴着了。

  • 吴家村&是寂寞

    赵春凤才嫁到吴家村没两年,不过老公却是长年在外面打工的,所以平时也是寂寞得紧,再加上人长得漂亮,身材也美,所以引得村里的那些中老年人是个个都想着上她,不过到现在为止,倒没听说谁真的上了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