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妙珠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商人,或是称作女强人也不为过,所以她凭着自己的努力,在县城里开了一家饭店,而且从就的一层楼,五百平方的场地,仅用了五年时间,便发展中到现在的而且,她还开了两家分店,面积也不算小,可以说,她成了整个县城最有潜力,也是最有实力的饮食界强人了。。...

唐妙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商人,或者称为女强人也不为过,因为她凭着自己的努力,在县城里开了一家饭店,并且从开始的一层楼,三百平方的场地,只用了三年时间,便发展到现在总店有两层楼,一共超过了五千平方的酒店。

而且,她还开了两家分店,面积也不算小,可以说,她成了整个县城最有潜力,也是最有实力的饮食界强人了。

不过,最近她也很苦恼,随着竞争对手越来越多,而且在价格上不断打压的情况下,她发现自己的客源大不如前了。

但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打价格战,在她看来,在现在物价飞速上涨的这种大环境下,降价是最不明智的一种选择,再加上现在的人都讲究养生了,一旦降低了价格,虽然一时间可能会拉来一些生客,但是那些熟客就不一样了,他们会认为自己的菜材料出现问题了,那样长久下去,只会损坏自己的名声。

就在这个时候,她接到了自己的一个叔辈的电话,说是发现了一种非常好吃的菜,问她有没有兴趣。

唐妙珠听了,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便应了下来。

开什么玩笑,自己正想着怎么提升品质,可又苦于没有好的原材料,现在听到有这种纯天色而又特别好吃的菜,怎么可能会放过!

万一自己迟点答应,让别家拿去了,自己就等着哭吧!

到时候,恐怕连眼泪都没有了。

在她焦急的等待中,李大龙终于带着叶小天过来了。

看着年轻的唐妙珠,叶小天就点不敢相信,这个在李大龙嘴里非常了不起的老板居然是个女人,而且还是如此年轻的女人!

“妙珠,这就是叶小天,一个让我无比震惊的年轻人,他种出的菜,简直就能让你无法想象!”李大龙兴奋地说。

“是么?那就真是太好了,我现在最缺的就是这种与众不同的菜。”唐妙珠微笑着。

然后,她又主动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唐妙珠,是云客来的老板。”

叶小天回过神来,跟她握了一下手,然后微笑道:“唐老板你好,我是叶小天,很高兴认识你!”

两人的手握到一起,不知道为什么,双方都是微微一 震,特别是叶小天,脸色都有点红了起来。

唐妙珠自然也看到他的表情了,心里更加惊讶了,这个男孩子这么害羞,居然能种出与众不同的菜?

不过,她也没有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来,其实她跟叶小天握手时,也是产生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就好像两人是一般。

叶小天不好意思握得太久,放开手后,便直接将自己带来的菜心拿出来,对唐妙珠说:“唐老板,这些菜心就是我种出来的,请过目!”

唐妙珠一看,在眼里就泛过了一丝惊喜,先不说品质,光是这菜心的个子,便是有点与众不同了,这边的本地菜心她当然很清楚了,绝对不可能会有这么大棵的,而且看这叶子,也是绿到让人不敢相信。

“叶老板,你这菜心确定是纯天然的?”她定了定神,问道。

“是的,我确定啊!”叶小天认真地说。

“很好,那我就放心了!不过,一切都要等试过之后,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的磋商,没问题吧?”唐妙珠说道。

“没问题啊,这是应该的!”叶小天高兴地说。

唐妙珠让自己的助手进来,指着那些菜心说:“小静,你拿这些菜心到厨房去,让他们炒出来,然后拿给我试一下!对了,叶老板,这菜心怎么炒最好?”

叶小天微微一笑,说道:“也不用怎么炒,你可以分两次炒,一种就清炒,一种按你们的方法去炒,试试两种的区别。、”

“行!小静,就照着叶老板的话去做。”唐妙珠转头说。

“好的,我马上就去。”方静看了一眼叶小天,眼中泛过了一丝惊讶之色,难道说,这些菜心是这个大男孩带来的,看上是真的不错啊!

等方静拿走了菜心之后,唐妙珠这才开始招呼两人喝茶:“李叔,还有叶老板,请用茶!”

“谢谢唐老板!”叶小天微笑着,然后便拿了起来。

看到他的动作,唐妙珠就知道他应该不是很常喝茶的人,不过她却没有鄙视对方的意思,她知道叶小天是一个菜农,所以没有什么时间泡茶喝也是正常的。

她虽然是一个大老板了,但从来都不是那种看不起农民的人,当然了,让她去接近农民,倒也是不怎么可能的,能够做到不会鄙视农民,就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现在的城里人,有很多都是带着有色眼光去看待农民的。

“唐老板的茶真好喝,虽然我不是很多时候有茶喝,而且喝的都是相对劣质的茶,但也能分辨得出来,这种茶应该是相当好的。”叶小天放下茶杯,微笑道。

“是么?叶老板不用谦虚,我看你的品味挺高的,虽然你是种菜的,但是气质却跟一个贵公子没有了!”唐妙珠认真地说。

“唐老板开玩笑了,我一个农民的孩子,家里穷得叮当响,哪有什么贵公子气质啊!”叶小天笑道。

“我是说真的,你虽然是农民,但是气质绝对不输于那些真正的贵公子!”唐妙珠正色说道。、、

“关于这一点,其实我也想说的,小天你绝对担得起妙珠的话,你的气质真是非常不错的,从容不迫,器宇不凡啊!”李大龙点头说。

叶小天不好意思起来,他可从来都没有听人这么夸过自己,现在听到他们两人都这么说,这就让他既意外,同时也有点窃喜了。

毕竟,唐妙珠不但是一个大老板,而且还是一个大美女,能得到这种级别的美女夸自己,何尝不是一种荣耀?

三人聊了十来分钟,便听到门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没一会便看到方静推门进来,一脸兴奋地说:“珠姐,这菜简直就是太好吃了!”

书评(475)

我要评论
  • 得了赵&让人说

    “混蛋!”吴大刚知道事情败露,哪还顾得了赵春凤,套起了短裤便往外追,如果让人说出去,自己出丑不说,连这村长的官位也可能不保了。

  • 流到他&他算命

    而叶小天的小腿上,一丝鲜血从伤口里流了出来,正好流到他脚踝上的脚链上了,这脚链他已经戴了快二十年,据说是小时候一个道长帮他算命时让他戴上的。

  • 制级大&,脚下

    叶小天呆呆在看着这一幕限制级大戏,激动之下,脚下踢到了一个东西,发出了一声响来。

  • ,脚链&透了,

    就在他“咚”的一声掉入潭水之时,脚链也让他的血泡透了,闪起了一阵白光,然后叶小天整个人在掉进潭水里之后,也消失不见了。

  • 他成了&大用处

    就因为这条脚链,让他成了同学的笑柄,都说男人戴脚链有问题,索性叶小天心大,也觉得既然是道士算命得来的,那将来可能有大用处,就这么一直坚持戴着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