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谦哥哥……”南初秋咬着唇,有些受了委屈,心里一阵阵的失落,这个时候么他们也不是所以要舌吻才是正常地的套路吗?他居然在最最关键的时候停了下去,么到现在的他都还也没忘了“没、没有!”南初夏摇了摇头,脸上扬起一抹幸福的微笑,但是这个微笑的背后是些许的虚假,一种爱而不得却偏偏装作很幸福的虚假。。...

“旧谦哥哥……”南初夏咬着唇,有些委屈,心里一阵阵的失落,这个时候难道他们不是应该要接吻才是正常的套路吗?他竟然在最关键的时候停了下来,难道到现在他都还没有忘记南千寻吗?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陆旧谦收回自己的视线,转头看向她。

“没、没有!”南初夏摇了摇头,脸上扬起一抹幸福的微笑,但是这个微笑的背后是些许的虚假,一种爱而不得却偏偏装作很幸福的虚假。

她已经充当他传说中的未婚妻三年了,他今天终于肯为自己正名了,可是这三年别说他碰她了,就是见一面也是困难的。

陆旧谦把视线从南初夏的身上转移走,看着门口隐隐有些发愣,刚刚那个身影……

订婚仪式举行完之后,开始了宴会,来的客人大多数都是商业界的精英,还有几位政府要员陪伴着国际友人。

宴会之所以这么隆重盛大,不仅仅是因为陆旧谦要订婚,更是因为陆家决定了要进军江城。

要在江城这片土地上扎根,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毕竟江城是白家的地盘,所以陆家借着这一次的订婚,来江城混个脸熟。

江城的人也不傻,就算是不能在鹤蚌相争中获收渔翁之利,也不会随随便便的去得罪某一个人。

一众豪门代表,在一起举着红酒相互谈笑风生,实际上众人的心里都十分的厌恶这种尔虞我诈,面合心离的交际场合。

郭子衿一路追着南千寻出去,却在转角处遇到了一个人,那人是江城大名鼎鼎的二世祖洛文豪,洛文豪手里还端着酒杯,不停的摇晃着红酒,邪魅的看向郭子衿,说:“郭律师这是要去哪里?”

“呵呵,原来是洛少爷!”郭子衿展开一抹笑颜。

“这里是厨房重地,郭律师来厨房重地,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做吗?”二世祖斜着眼睛看着他,桃花眼里都是戏谑“是看上了宴会上哪个美女?要不要我帮你,根本用不着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保证她乖乖的任你所为!”

洛文豪一边说着,一边用那种我都懂的眼神看着郭子衿,郭子衿被他说的胸口一阵火烧,说:

“我不过是偶遇一个故人,急忙追着出来了,洛少爷千万不要乱说话,要不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果然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动不动就要拿官司说话,我好害怕呀!”洛文豪说着,还特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像是一身鸡皮疙瘩一样,只不过下一刻他又突然把魅惑的脸伸了过来,说:

“如果真的是故人,为什么不停下来跟你叙叙旧?不愿意跟你说话,要么人家根本不想看到你,要么只能是很像故人的一个人。

哦对了,郭律师该不会是要用这种方法搭讪吧?不过我告诉你这种方法还真有效,对付不同的妞要用不同的办法……”

“洛少爷,你喝多了!”郭子衿觉得自己跟洛文豪说话脑细胞都集体跳楼了,这个花名在外的花花公子,除了在一些花边杂志上跟不同的女人同框,三天两头被媒体捕捉到搂着一个两个美女同住一间酒店,几乎没有见过他有什么作为。

洛家的人也不出面管管,长此以往,洛家不愁不倒台!

“郭律师你别走啊,我们留下来好好谈谈怎么泡妞,哎,你别走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同道中人……”

郭子衿差点没有一口血喷出来,跟这个二世祖没有什么好说的,他转身急速离开,洛文豪再怎么喊他也不回头。

洛文豪对着郭子衿的后背吹了一个口哨,一只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一只手还端着红酒,漂亮的妞自然不能让给郭子衿了!

他吹着口哨往蛋糕房里去了,刚刚那个美丽俏佳人可是千里难寻的一个,他只瞟了一眼,就能判断出上中下几等女人,刚刚那个分明不能用他的分级来衡量,他一向对自己的目光很自信!

面包房里,那个美丽的倩影,还穿着女仆装,或者来一场制服的诱惑,只是想想他就已经蠢蠢欲动了,尝试过各种场合各种方式,还从来没有在面包房里嘿嘿嘿!

“嗨,美女,刚刚我救了你……”洛文豪风、骚的靠在门框旁,手里不住的转动着酒杯。

南千寻连忙转过身来,对着洛文豪笑了笑。

“呕……”洛文豪连忙转过脸去,干呕了一下,心里一千万个卧槽像弹幕一样从脑海中跑过。

本来是看到一个美丽的倩影,觉得应该是一个绝世美女,可是谁知道这张脸丑布满的麻子,而且还是大龅牙,看起来真恶心!

洛文豪转身就走,他怕再继续呆下去会吐出来,南千寻连忙对着他的背影喊了:

“先生……”

洛文豪听到南千寻的声音,如同天籁之音一样,心里又痒痒了,刚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他鼓足勇气再回头看了她一眼,心里又是一阵作呕,立刻头也不回的走了。

南千寻松了一口气,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脸,蓝莓果酱还是很好用的!

她把嘴巴里的口香糖也拿了出来,心里暗道幸好自己机智。

洛家二世祖的花名她早有耳闻,只不过二世祖成天跟名模们混在一起,跟她没有什么交集。

泰晤士小镇他来过几次,只是每一次他的一双眼只顾盯着人家模特的胸部,还时不时的擦拳磨掌,没有注意到她罢了!

李叔慌慌张张的进来,看到南千寻安好无恙,终于松了一口气,说:“小寻啊,刚刚是不是洛少爷来了?”

“来了!又走了!”南千寻笑了笑,没有丝毫的在意。

“洛少爷是什么人,李叔我知道……小寻,你脸怎么了?”李叔本来想劝说南千寻离那个二世祖远一点,没有想到她抬头来,脸上竟然斑斑点点的,吓了一跳,不是出什么疹子了吧?

“啊?可能是不小心弄上了果酱!”

“哦……你可千万别跟洛少爷正面遇上,他不是个好人!”李叔担忧的说道。

“谢谢李叔,我有分寸!”南千寻笑了笑,继续忙活手里的活计,心里想着以后是不是应该化雀斑妆。

宴会厅里,有一个金发碧眼外国俊小伙,吃着蛋糕,不住的大赞,用生硬的国语说:“这个蛋糕太好吃了,我想见见它的创造者!”

众人听到这个歪果仁夸赞蛋糕做的好,也纷纷过来偿了偿,果然是很美味。

“陆少爷,我想见见这种蛋糕的创造者,或者可以谈谈怎么合作!”那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伙对陆旧谦说道。

陆旧谦的眸光微转,淡淡的笑了笑,对石墨说:“去问一下,蛋糕是谁做的!”

“是!”石墨连忙往蛋糕房里去了,李叔刚从里面出来,正巧遇见石墨过来,石墨见到这个宴会的负责人,连忙问:“李先生你好,客人想见见蛋糕的制作者,还请李先生帮忙联络!”

“蛋糕的制作者?”李叔诧异的看着石墨,说:“石先生稍等,我等一会儿就领着工人过去!”

“有劳李先生了!”石墨说完回去复命了,李叔焦急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他跺着步子来到南千寻的身边,把情况跟她说了。

南千寻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想要见她,说:“让殷红她们过去吧,我不去了!”

“可是,来询问的是南川市陆家的人,万一被他们知道了,会不会不太好!”李叔不想让南千寻放弃这个可以露脸的机会,又担心洛文豪会来纠缠她,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没有关系,确实是殷红她们做的,我不过是帮了忙而已!”南千寻淡淡的笑着,不想出现在大厅里。

李叔见她真的是不愿意出去,只好让人把之前那几个做蛋糕的女孩子叫了回来,让蛋糕师傅领着去了前厅。

那个金发碧眼的小伙子看到一个中年大叔带着几个小姑娘过来,眼珠子都直了,这么美味的东西竟然是出自他们的手?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陆旧谦的眼睛扫过那些穿着女仆衣服的人,没有见到刚刚的那半个身影,垂下眸子掩去眼中的失落。

“埃里克,这些人就是美味蛋糕的制作者!”石墨站在那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旁边,那人早就张大了嘴,连连说:

“哦,我的上帝!我认为这么美味的东西应该是非常美丽的小姐的创作!哦,太不可思议了!”

一旁心不在焉的喝酒的洛文豪,听到这个埃里克的话,眼珠子转了转,对着歪果仁说:“你确定这样的蛋糕一定会出自一个美丽的小姐的手?”

“哦,那当然!”歪果仁十分自豪的说道:“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洛文豪哈哈大笑,笑完了问那个蛋糕师傅,说:“你们那个丑女人怎么不来?是不是知道自己长的丑,所以不好意思出现?”

那个蛋糕师傅被他说的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今天来帮忙的人个个都是颜值担当,甚至蛋糕西施也来了,哪里有什么丑女人?

“洛、洛少爷,没有、没有丑女人啊!”蛋糕师傅差点就要哭了,这个洛文豪就是一个典型的纨绔子弟,只要被他盯上的女人,几乎没有能逃出他手掌心的,他十分担心他的魔抓会伸向他的这些小徒弟们。

“这师傅不老实啊!”洛文豪不以为然的说道“难道是因为太丑,所以不算个人了?”

“洛少爷,我们的团队真的没有丑女人!”蛋糕师傅哭丧着脸说道,心里不由的诧异的很,平时跟这个二世祖成双成对出入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前凸后翘身材火辣的女人,今天怎么突然换了口味,问一个丑女人?

关键是他说的丑女人,他这里没有啊!

“难道你的团队里少了谁都不知道么?”洛文豪说着站起来,晃着酒杯走了过来。

“你是说蛋糕西施?”

“哈哈哈,蛋糕西施,哈哈哈哈……”洛文豪差点把眼泪都笑出来了,就那也称为蛋糕西施?东施都嫌弃她丑吧?

那个女人能看的就只有身材了吧?要不是因为她的身材,他还不会浪费精力去拦郭子衿呢!

“哇,还有蛋糕西施,快去请过来,我要见见她!”埃里克也知道在国内西施代表漂亮的女人。

“埃里克最好不要失望哦!”洛文豪一副看好戏一样的坐在了一旁,拿了一只蛋糕填在了嘴里,味道确实不错!只是想到那个女人的脸,他呕的一下又把蛋糕给吐了出来。

李叔焦急的去请南千寻过来,南千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该来的始终还是要来的!

书评(468)

我要评论
  • 的出奇&样,她

    半夜,整个别墅安静的出奇,南千寻的喉咙像火烧的一样,她从玄关处爬起来,到厨房里接了一杯水,端进了卧室。

  • 摔了一&也不会

    怎么可能?她根本就没有碰到她,就算是摔了一跤孩子也不会这么容易掉啊!

  • 不离,&:

    “你不肯离是不是?你要是不离,我就死给你看!”陆母说着往阳台上跑了过去,陆旧谦连忙上前扯住她,说:

  • 陆母在&,她一

    南千寻看着陆旧谦和陆母在那里拉拉扯扯,她一手扶着衣柜一手抚着肚子,一句话都不说。

  • 状一把&一动不

    陆母见状一把推开南千寻,南千寻一头撞在玄关处,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 有她没&!”陆

    “旧谦,你给我听好了,现在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陆母凶悍的指向南千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