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小姐!”郭子衿刚从宴会厅里出,想看一看这个英国泰晤士小镇的风景,出乎意料的碰见了佘水星跟南千寻在一起。他亲眼见到看见佘水星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原本他是想见状去以及维护她,但他亲眼看到佘水星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本来他是想上前去维护她,但是他更想知道她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小姐!”郭子衿刚从宴会厅里出来,想看看这个泰晤士小镇的风景,意外的撞见了佘水星跟南千寻在一起。

他亲眼看到佘水星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本来他是想上前去维护她,但是他更想知道她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三年没有见面的母女,为什么见面竟然是这种方式!

正在哭泣的南千寻,听到有人叫她南小姐连忙抬起头来,脸上的泪水还挂着没有来得及擦掉,看在跟郭子衿的眼里有一种梨花带水的感觉。

“郭律师?”南千寻站了起来,看着郭子衿,并没有避开自己那半张已经红肿了的脸。

“我送你回去!”

“不,我要去买东西!”南千寻闷闷的说了一句,垂着头急忙绕过郭子衿去了超市,走了几步还不忘将脸上的眼泪给擦了擦。

她不想让自己狼狈的一面被人看到,郭子衿恰巧是见她狼狈最多的人,在她为白韶白伤心欲绝的时候,陆旧谦每一次都比他更快一步来到她的身边。

郭子衿见她逃也似的离开,连忙跟了上去。

南千寻在挑选牛排的时候,想了想多买了一份。

回到天天蛋糕店,天天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南千寻没有找他,直接提着牛排去了厨房。

“你的脸需要处理一下!”郭子衿说着拉着她的胳膊把她拉到了椅子上,自己去冰箱里找了一些冰出来,帮她敷脸。

“我自己可以!”南千寻不喜欢跟别人近距离的接触,自己拿着冰放在脸上敷。

郭子衿见她自己敷脸,脱了外套去了厨房,南千寻想要拦住他,却没有说出口。

郭子衿到了厨房里,把牛排给煎了,然后弄了一些意大利面,端了出来。

“谢谢!”南千寻对着郭子衿说道。

“不用谢,你现在是伤员,照顾你是应该的!”郭子衿笑了笑,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自顾的将面前的牛排用刀子切好了,然后推了过去,说:“赶紧趁热吃吧!”

南千寻看着桌子上的两个盘子,盘子里已经切好的牛排,隐隐有些失神,这些事是很久很久以前陆旧谦最喜欢做的。

在别人的眼中他是一个很高冷的人,但是她知道他其实很贴心,很贴心。

想到陆旧谦,她的心脏突然又刺痛了起来,她面色有些白。

“南小姐,你怎么了?”郭子衿终于发现了她的脸色不对,连忙问道。

“我、我胸口闷!”南千寻说道。

郭子衿二话不说,拦腰将她抱了起来,冲了出去。

小镇上有一家私人医院,郭子衿匆匆忙忙抱着她朝街北的医院跑了过去。

医院里面病人不多,医生正闲着在电脑上斗地主,突然来了病人连忙站了起来。

那医生看到是南千寻,知道她心痛病又犯了,说:“Nancy,你的情绪不应该太激动,要保持心情愉快!”

“嗯!”南千寻应了一声,一只手捂着胸口,觉得心脏难受的老想一把把它拽出来丢掉。

医生连忙拿了两颗药放在她的嘴里,她用舌头压着药瞬间感觉好多了。

“这种救心丸你要随身携带,你这种病可大可小,千万不要不在意!”

“嗯!”南千寻闷闷的应了一句,想要保持愉快的心情,谈何容易?

“医生,她到底怎么了?”郭子衿见医生好像见惯不惯的了,立刻上前一步问道。

“她的心脏有些问题!不能受到刺激!”医生简单的说道。

郭子衿听说心脏有问题,整个人都不好了,她年纪轻轻的,怎么心脏就有了问题呢?而且看起来还很严重的样子。

“不用担心,我没事!”南千寻看到郭子衿那副天都要塌下来的表情,淡淡的笑了笑。

“Nancy,家里没有药了吗?”医生问道。

“没了!”

“那你拿点,记得要随身携带,感觉心里难过的时候就压一片在舌头低下,还有记得要早点睡,早上起来稍微锻炼一下!”

“嗯!”南千寻拿了药离开了医院。

郭子衿陪着她回去,到门口的时候意外发现陆旧谦和南初夏正在她蛋糕店的门口拍照。

陆旧谦转脸看到了南千寻跟郭子衿站在一起,浑身冷了好几度,他收回目光,含情脉脉定睛在南初夏的身上。

南初夏看到他一直盯着自己看,心脏又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脸上一阵娇羞。

南千寻看到两人郎有情妾有意的样子,转身往回走,郭子衿想要跟上去,突然感觉到后背上一凉,转过身去看到陆旧谦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他追随南千寻的脚步停了下来。

陆旧谦看着南千寻离开了蛋糕店,随即放开了南初夏,石墨问:“我们还拍吗?”

“不拍了!”陆旧谦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南初夏还浸沉在刚刚陆旧谦浓厚的爱意之中,突然一阵冷风吹过,刚刚的那一幕烟消云散了。

石墨也莫名其妙的,刚刚在宴会厅里,陆总说要出来拍照,他的饭都没有吃饱,跟着出来了,谁知道刚摆好姿势,一张都还没有拍,他这就不拍了?

南初夏清醒过来之后,看了看眼前 的蛋糕店,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他果然是还惦记着她!

她怎么会给他们机会,让他们旧情复燃?

“旧谦哥哥,我今天好像看到了姐姐了!”南初夏连忙追上陆旧谦的脚步,挽着他的胳膊说道。

“是吗?”陆旧谦回答的心不在焉。

“她好像过的还不错,这些年我们怎么找也找不到她,原来她早就跟郭律师在一起了。”南初夏说道。

陆旧谦正在往前走的脚步突然顿了下来,说:“她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人了,跟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

“可是,她始终是我姐姐!”南初夏咬着下唇说道。

陆旧谦转身看着她,就在她手足无措的时候说:“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

“旧谦哥哥……”南初夏愣了一下,连忙又追了过去。

南千寻这边离开了天天蛋糕店,来到了小镇的河边,坐在椅子上,看着河水慢悠悠的流淌着。

夜幕来临的时候,整个小镇都安静了下来,她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往回走,真不希望再遇见陆家或者是南家的任何一个人。

陆旧谦远远的看着她,眼眸深深,既没有上前,也没有说话。

南千寻感受到暗处有一束目光盯着自己,连忙朝那边看了过去,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相遇。

两道目光在空气中交织了数秒,她收回自己的目光,朝着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你打算一个字都不跟我说吗?”陆旧谦一阵气结,快步走到南千寻的身边伸手捉住了她的手腕。

他的手握在她的手腕上,心里一阵疼痛,她又瘦了!胳膊上原本不多的肉全没有了,而且整个人还呈一种病态!

白韶白就是这样养她的?

“陆先生,新婚愉快!”南千寻扯出一抹笑,回头看着陆旧谦。

陆旧谦抓住她胳膊的手渐渐的发紧,额头上的筋突突乱跳,一时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旧谦哥哥……”南初夏远远的跟着陆旧谦,听不清楚两个人说了什么,只是这会儿见到两人这样对视着,有些存不住气了,从那边跑了过来。

陆旧谦听到南初夏的声音松开了手,将视线从南千寻的身上挪开。南千寻收回了自己胳膊,伸出另外一只手揉了揉那只被他捏的生疼的手腕,以前的他不会这么容易生气!

“姐姐,你也在!”南初夏跑到两人跟前,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姐姐,见到你太好了,妈妈老是叨念你,你离开南川市这三年了,怎么不回家看看?我们都很想你!”

南千寻的脸上神色未明,她会想她吗?她想她的表现就是离别三年没有嘘寒问暖,而是上来一巴掌,生怕她的出现破坏了妹妹跟前夫的订婚礼。

“你们真的想我回去?”南千寻看着南初夏问道。

南初夏拿出自己的招牌动作,咬着下唇,看起来无辜至极,声音里带着一些哭腔,说:“姐姐,我知道你一直跟妈妈不合,可是妈妈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能……”

“够了!”南千寻低吼了一声,她盯着南初夏的脸,心里暗暗的呵呵,以前那么多年她怎么没有发现她这么白莲花?

“南千寻,你果然越来越薄情!”陆旧谦冷冷的说了一句,揽着南初夏的肩膀离开。

在他们离开的背后,南千寻的眼泪哗啦一下从眼眶里跌落了下来,他的怀抱曾经只属于自己,可如今一切都变了。

从来只见新人笑,有谁听见旧人哭!

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妈只有一个!

他的话仿佛还在耳旁回荡,他如今唯一的妈妈也还健在,媳妇没有了现在也有了,可自己到如今依然一无所有!

次日一早,埃里克来到天天蛋糕店。

“Nancy!”埃里克看到正在擦玻璃的南千寻喊了一声,快步走了过来。

“埃里克?”南千寻直起腰来,有些眩晕,伸手扶了扶脑袋。

“早上好,Nancy小姐!”埃里克看着她脸上所有的果酱都被洗掉,只是还有些斑斑点点,但是丝毫不能掩饰她的天生丽质。

“Nancy小姐天生丽质,非常漂亮!”

“谢谢!屋里坐!”南千寻将埃里克迎到了蛋糕店里,埃里克进来看到里面的装修已经摆设都非常的满意。

“我今天来是跟你签合同,你看看,没有问题签字就可以了!”埃里克笑眯眯的看着南千寻,南千寻接过他手里的合同,看了看说:“没有问题!”

“没问题签字就可以了!”埃里克说道。

南千寻伸手接过他递过来的笔,正准备签上自己的名字,蛋糕店的门突然开了,郭子衿大声说:“你不能签!”

书评(182)

我要评论
  • 劈在南&脑海中

    一道晴天霹雳劈在南千寻的脑海中,她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 &一声

    她慌不择路的往外逃,经过南初夏的时候,南初夏突然朝后倒了去,撞在身后的鞋柜上,捂着肚子惊叫一声

  • 烧的一&从玄关

    半夜,整个别墅安静的出奇,南千寻的喉咙像火烧的一样,她从玄关处爬起来,到厨房里接了一杯水,端进了卧室。

  • 陆旧谦&了一步

    陆旧谦说不在乎有没有孩子,可是南千寻却背着他吃了很多的中药,终于怀上了孩子,可是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 你,你&道自己

    “都怪你都怪你,你每次都说都怪你,这一次我绝对不容你!”陆母伸手把她推开,南千寻冷不防的被她推倒在地,跌坐在地上,她的手摁在了地上的玻璃渣上,一阵钻心的痛传了过来,她知道自己的手心破了。

  • 里再一&另一只

    南千寻的脑袋里再一次轰了一下,另一只手不由的抓紧了那张孕检单,整个人都处于懵的状态。

  • 连忙上&前扯住

    “你不肯离是不是?你要是不离,我就死给你看!”陆母说着往阳台上跑了过去,陆旧谦连忙上前扯住她,说:

  • 屁都不&会放了

    “我一定会让旧谦跟你离婚,你给我等着!”陆母伸手指着南千寻,“你这个女人连个蛋都不会下,现在连个屁都不会放了是不是?”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