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千寻惊诧的望着郭子衿,在她呆呆的过程中,郭子衿了走到了她的身边,一把把她手里的笔给夺了回来,扔在了桌子上。“不能够签!”“郭律师?”南千寻惊诧的站了出来,郭子“不能签!”。...

南千寻诧异的看着郭子衿,在她发呆的过程中,郭子衿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一把把她手里的笔给夺了过来,扔在了桌子上。

“不能签!”

“郭律师?”南千寻诧异的站了起来,郭子衿这是在干什么?

“南小姐,你不能跟他签!”郭子衿着急把南千寻拉到了一旁,小声对她说道。

“为什么?”南千寻心里闷闷的看了看埃里克,又看了看郭子衿。

“反正你不能跟他签!”郭子衿还没有查出来了这个埃里克究竟是不是石油大亨的儿子,只知道这个人的资料有些问题。

南千寻看着郭子衿片刻,沉闷的说:“你走吧,这是我的私事!”

她说着坐了下来,拿起了笔又留心的把合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又拿起了笔准备签字。

“南小姐!”郭子衿焦急的看着她,她看了看郭子衿,埋头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埃里克看到南千寻已经签名了,咧嘴笑了笑,把合同一式两份,给了南千寻一份,自己留了一份,站起来跟她握手说:“合作愉快!”

南千寻笑了笑,朝他点了点头,伸出了自己手。

埃里克走了之后,南千寻看着合同,小心翼翼的收好。

郭子衿见合同已经签了,重重的唉了一声回去了。

酒店里,陆旧谦站在窗户前,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上夹着一支烟。

“陆总,合同她已经签了!”

“签了?”陆旧谦眉头紧紧的锁着,把手里的烟灰弹了弹,又使劲的吸了两口,拇指和食指捏着烟放在烟灰缸里使劲的碾了碾把烟头给掐灭了,有烟雾从他的鼻孔里钻了出来。

“我阻止不了!”郭子衿无奈的说道。

“找人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埃里克!”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到。

“好!”郭子衿说着从陆旧谦面前退了出来。

陆旧谦看着天天蛋糕店的方向,觉得手好像没有地方放一样,又拿出一支烟,慢慢的抽着。

“谦呀,你怎么又抽烟了?抽烟对身体不好,难道你不知道吗?”陆母黄蓝影开门进来,伸手挥了挥眼前的烟雾,捏着鼻子说道。

南初夏也跟在她的身边,双手搀着她的胳膊,她目光灼灼的看着窗户旁边那个让她日思夜慕的身影。

这两天他时不时的对自己温情脉脉,她已经迷失了。她努力的装扮成最讨厌的南千寻的样子,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目光多停留在她身上一会儿。

陆旧谦靠近窗户旁,头也没有回,一手打开了窗户,把烟头放在外面,并没有掐灭手里的烟头。

“旧谦,你这孩子怎么越来越不听话了?妈妈跟你说话,难道你没有听见吗?”黄蓝影走上前来要抢走他手里的烟。

陆旧谦并没有避开,而是转眼看着她说:“你想要的,我都给你了!”

黄蓝影的手一顿,心里慌乱了一会儿。

她现在能住到陆家老宅里,跟陆家其他的太太一样的待遇,都是儿子出国研修回陆家认祖归宗换来的,她知道他有多讨厌陆家的人。

他跟南初夏订婚,也是她逼的,三年前的孩子要是不被弄掉,现在她已经抱上了孙子,也能在陆家那些女人面前长长脸。

“这孩子,你在说什么?”

“你喜欢南初夏,我跟她订婚了,以后你们一起好好生活,千万不要再吵架!”陆旧谦说着,转身出去。

黄蓝影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觉得哪里好像不对劲,什么叫她们一起好好生活?

“旧谦哥哥他……”南初夏眼泪巴巴的看着黄蓝影。

“没事,旧谦他从小就是性子冷,以后你多主动一些就好了!”黄蓝影拍了拍南初夏的手,耐心的说道。

如果不是三年前她跟南家佘水星联手制造了那一次的意外,害怕被佘水星给抖出来,她还不屑跟南家联姻。

以前陆旧谦是一个私生子,没有名分,现在他是陆家的少爷,继承陆家产业的人,身份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了。

不过南家这两年也风生水起,跟南家联姻也不是不好。

南初夏听到黄蓝影的话,点了点头,还是忍不住的回头去看陆旧谦的身影。

陆旧谦离开了酒店,随意的在大街上走,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河边的草地上,他站在河边看着清清河水,江城的环境比南川市要好一些,只是不比南川市繁华,陆家之所以要进军江城,背后也隐藏着他心底的秘密。

“咚!”一只足球掉在了他面前的水里,他转头朝足球的来源看了过去。

“帅蜀黍?”天天追着球过来,看到陆旧谦,惊喜的叫了一声。

陆旧谦见到天天,神色有些复杂,这个孩子是南千寻的孩子,眉宇之间跟南千寻十分的相似,眨眼的时候尽显魅惑,很像狐狸精!

“你可以帮我够球吗?”天天指着水里的足球说道。

陆旧谦顺着他的手指看向水里,没有吭声,看到这个孩子他就觉得头上绿了一大片,内心像是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一样。

天天见他没有出手的意思,自己走到了河边趴在边上,一边用手划水,一边心里暗暗的吐槽这个帅蜀黍一点风度都没有。

球渐渐的靠近他,他一只手抱不上来,伸出另外一只手去抱,还差一点点就能够得到,他又往前伸了伸,噗通一声一不小心翻了下去。

陆旧谦大惊,连忙跑到河边,心里天人交战了数秒,救还是不救!只不过他还没有想出结果,已经跳在了水里,

只是有一道身影比他更快跳进水里,快速的把天天给捞了上来。

一大一小两个人从水里上来之后,陆旧谦看清楚了那个人,浑身的气息冷了好几分。

“要不要紧?”白韶白抱着孩子担忧的问。

天天摇了摇头,看着白韶白看了半天,突然惊喜的喊:“韶白粑粑!”

“天天?”白韶白也惊讶的看着天天,自从这个孩子生下来,他还是第一次面对面见他,没有想到他急急忙忙的从美国回来,救了他一命。

“窝萌肥家!我妈咪肯定很高兴看到你!”天天拉着白韶白的手往天天蛋糕店去。

白韶白看了陆旧谦一眼说:“刚刚多谢陆总了,我想就算是我不出现,我儿子也不会有事!”

陆旧谦浑身都是冷的,抿着嘴没有说话,他儿子,他儿子,天知道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他很想这个孩子能被淹死!

可是,他又不想看到南千寻伤心欲绝的样子!

“妈咪,窝萌肥来了!”天天拽着白韶白的手,开心的跑在前面,白韶白的脸上挂着笑容,跟在他的后面,拽着他的小手。

南千寻听到天天的声音,连忙从里面出来,看到白韶白和天天在一起,并且两个人浑身都湿漉漉的,手里的小碗掉落了下来,啪的一声摔碎了。

她伸手捂住了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竟然不知道让他们赶紧去换衣服!

“千寻!”白韶白深情的叫了一声,她又瘦了。

“你们,你们怎么回事?”南千寻听到白韶白的声音,才找回了一点点的神志。

“我们还是先去洗个澡,然后再说吧!”白韶白很想跟她叙叙旧,可是孩子耽搁的时间久了,恐怕会感冒。

“哦!”南千寻说着连忙往楼上跑,跑了两个台阶,又回来问:“箱子里有衣服吗?”

“有!”白韶白脸上挂着笑牵着孩子上楼了。

南千寻把白韶白箱子打开,拿出了他的衣服上了楼,放在卧室里,敲了敲浴室的门,说:“衣服放在床上了!”

“嗯!”里面传来一阵阵孩子的嬉笑声和哗啦啦的水声,南千寻心情复杂的下楼,把地上的水渍拖了拖,坐在了临窗的位置。

白韶白带着孩子洗完澡之后下了楼,他站在楼梯上看着正在发呆的南千寻片刻,嘴角含着笑,走过来说:“在想什么?”

“韶白!”南千寻听到白韶白的声音,连忙站了起来。

白韶白走过来把她摁着坐了下来,说:“意外吗?”

她点了点头,看着白韶白。

三年了,岁月走过三年,好像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只觉得他更加的老练成熟了。

“你又瘦了!”白韶白的手放在她的脸上摸了摸,小脸小的像脚后跟一样,看起来像猫一样可怜兮兮的。

南千寻一动不动,不知道要做什么动作,好在白韶白的手在她的脸上停留了片刻,放了下来。

“刚刚怎么回事?”南千寻闷闷的问道。

“天天在河边玩,不小心掉了下去,恰巧我路过!”白韶白简单的说道,丝毫没有提及陆旧谦的事。

南千寻的脸色瞬间变白,假如韶白没有回来没有从那里经过,她就再也看不到天天了?

“不用担心了,都已经过去了以后不让天天去河边玩了!”白韶白看到她面色苍白,知道她被吓的不轻,伸手抚在她的手上。

她的手还在发抖,嘴唇哆嗦了半天,才缓过来劲,说:“韶白,谢谢!”

书评(178)

我要评论
  • 一言不&谦,屏

    南千寻一言不发的看着陆旧谦,屏住呼吸,生怕错过陆旧谦的任何一个表情,任何一句话。

  • 诈我是&底安的

    “旧谦,你看到了吧?她就喜欢这样装无辜,我就轻轻的推了她一下,她就顺势跌坐在地上,干什么?还想讹诈我是不是?想在旧谦面前装可怜是不是?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 给了自&惊吓。

    她今天刚刚查出来怀孕了,本来是想回来跟他一起分享这个迟来的喜悦,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联手给了自己一个惊吓。

  • 女人羡&知道其

    她默默的转身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这段婚姻她也疲惫不堪了,她的名义上是陆旧谦的老婆,多少女人羡慕的对象,可是只有她才能知道其中的滋味。

  • 楼听到&。

    “妈,你又在闹什么?”陆旧谦上楼听到陆母哭天喊地的,有些头疼。

  • “我、&我不是

    “我、我……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南初夏说着朝南千寻跪下哭了起来。

  • 南千寻&走!”

    “你到底是要媳妇还是要妈?你要是不跟南千寻离婚,我马上离家出走!”

  • 我没她&南千寻

    “旧谦,你给我听好了,现在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陆母凶悍的指向南千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