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要是被他明白了,他当然会不高兴的!”“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佘水星地说“想一想妈妈是怎么回来的?现在的也不是像好好的的?”南初秋听见佘水星的话,心里好像暗自的下了什夜幕再一次降临在小镇上,夕阳最后一抹余晖也消失之后,整个小镇都安宁了下来。。...

“妈,万一被他知道了,他肯定会生气的!”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佘水星说道“想想妈妈是怎么过来的?现在不是一样好好的?”

南初夏听到佘水星的话,心里似乎暗暗的下了什么决心一样。

夜幕再一次降临在小镇上,夕阳最后一抹余晖也消失之后,整个小镇都安宁了下来。

小镇上的西餐厅里,南初夏坐在陆旧谦的对面,陆旧谦把手机放在桌面上,一边吃一边看手机,时不时的回上几条信息。

“旧谦哥哥……”南初夏咬了咬唇,她很想让他放下手机,他们好好的吃一顿饭,可是后面的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试想,两个人约会一起吃西餐,本来是一件极其浪漫的事,可是另外一个人一直在划手机,明显的人在心不在,对于另外一个人来说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煎熬?

“我很忙,有事等会说!”陆旧谦划手机是在工作!

南初夏默默的将心里的话都咽了下去,她走不到他心里就算了,但是绝对不能让他讨厌!只有继续留在他的身边,才有可能会走进他的心里。

“喝点红酒!”南初夏将酒杯放在了他的面前,她紧张的看着他,手紧紧的捏在了一起,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生怕他发现了什么倪端。

陆旧谦没有抬头,眼睛一直盯着手机,端起来闻了闻,闻到红酒的味道喝了一口。

他抿了一口之后,把酒杯放在一边,继续看着手机,南初夏偷偷的瞄了一眼他手机的页面,见是股市的页面,心里渐渐的松了一口气,是工作总比微信聊天强!

“旧谦哥哥,再喝点!”南初夏见陆旧谦没有要再端杯子的意思,又将杯子递了过来,陆旧谦这会儿把视线从手机上转移了过来,看着她手里的酒杯,一言不发。

南初夏紧张的手都在发抖,喉咙里一直发干,像是有火在烧,她咽了咽口水,露出勉强的微笑。

陆旧谦伸手接过杯子,放在嘴前盯着她的表情,南初夏显然紧张的不得了,双手紧紧的握着,不住的盯着他的酒,他头渐渐的扬起来她更加的紧张还有一丝丝的期待。

“砰!”陆旧谦伸手把酒杯重重的放在了桌台上,南初夏浑身一僵看着他,他,他发现了什么?

“南初夏,想要当陆太太,你最好给我安分守己!”陆旧谦冷冷的叱呵了一声,站起来拿着外套走了。

南初夏软瘫在椅子上,他太可怕了!

只是数秒,她突然想起了他喝了那红酒,立刻站起来追了出去。

陆旧谦刚跟收银的结完了账,南初夏已经跟了过来,他大踏步的出去,南初夏连忙追了上去。

到了马路上,陆旧谦转过身子看着她冷冷的说:“不许跟着我!”

“旧谦哥哥……”南初夏咬唇要哭,陆旧谦却不耐烦的转过脸,不一会儿石墨出现在她的面前,说:

“南小姐,请跟我回去!”

“不,我不回去!”南初夏挣扎道,石墨为难的看了看陆旧谦,陆旧谦面无表情往前走,。

石墨知道他今天绝对不允许南初夏跟着,继续拦着她。

“你放开我,放开我……”南初夏几乎要崩溃了,他这是要去哪里?难道是要去找南千寻吗?她担着那么大的风险给他下药,难道要给别人做成了嫁衣吗?

她用力的推搡石墨的胳膊,石墨不动如山的拦着她,她情急之下对着石墨的胳膊就咬了下去。

石墨吃痛的收回了自己的胳膊,南初夏连忙追着陆旧谦离开的方向跑去了。

只是陆旧谦已经不见了身影,她满大街小巷的找人,却找不到他的影子。

陆旧谦这边摆脱了南初夏,心烦意乱的,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上他特别想见南千寻。

他站在天天蛋糕店的门口,店门已经关了,楼上窗户里有粉黄的灯光,还有她的影子在窗户过来过去,心里某一块软了下来。

只是片刻,白韶白的名字突然闯到了他的脑海中,他的心冷了下来,白韶白应该在里面吧!他们应该一家三口,享受天伦之乐!

一别三年,他苦苦找了她三年,她却早已经跟旧情人在一起双宿双*飞。自己孤苦伶仃,孤军奋战,而她却已经早就另投他人怀抱,而且还生了孩子。

一想到孩子,他控制不住自己,一拳打在路旁的树上。手没有见受伤,倒是树皮烂了一块,他不再是当年那个一拳打在墙上手会受伤的他了。

他把额头放在自己的胳膊上,将脸埋在肱二头肌上,心已经痛的无法呼吸。南千寻,南千寻,一个让他多少次梦里叫醒的名字,一个让他魂牵梦绕多年的女人。

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偷,偷走了他最重要的东西,这么多年他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都是因为他的心已经不在了。

他再一次看了看对面的窗户,窗户上的身影已经不在了,他烦躁的离开。

回了酒店,他把自己泡在冷水里。只是越泡他内心深处的那股想要见她的冲动越明显,那股冲动在他四肢百骸中游走,渐渐的按捺不住,像极了人家说的那什么精虫上脑。

他霍的一下从水里上来,拿了一块毛巾擦了擦身体,套上衣服出去了。

南初夏那边找陆旧谦一直找不到,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她急急忙忙的回到酒店,找到佘水星。

佘水星听说陆旧谦一个人走了,气的差点没有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一个没有本事天天就知道哭哭滴滴的东西,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要是便宜了别人,不怀孕倒还好,万一怀孕了,陆太太哪里还有你南初夏的份?”佘水星手指点在了南初夏的脸上恨铁不成钢的数落着。

“妈……他不让跟着,让石墨拦住了我……”南初夏的心里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就怕晚一步被别人占领的先机。

佘水星揉了揉太阳穴,这件事她们也不敢张扬出去,万一要是被黄蓝影知道了,指不定日后会怎么说。

“快去南千寻门前守着!”佘水星迅速的分析了一下,如果陆旧谦对南千寻还有旧情,他势必会去找她,只要排除了他跟南千寻,就算是一个陌生人,威胁都不会那么大。

南初夏听到佘水星说去南千寻的门前守着,心里突然像是有思路了一样,陆旧谦喝了药,肯定会去找南千寻,只要她守在南千寻的门前,就一定能等到他。

她撒腿就往外跑,一直跑到天天蛋糕店门口,看着门还是关着的,才松了一口气,扶着树大口大口的喘了一会儿气,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在门前路旁的道牙子上,内心似火煎熬一般。

陆旧谦从另外一条路往天天蛋糕店这边走,将近转角处,突然发现有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过去,他看到了那个是南初夏的背影。

他看着她一口气跑到天天蛋糕店门口坐了下来,他心里思索了一下,眼睛里都是冰冷,他一闪身到了另外一条街上。

南千寻在屋里,刚刚把天天哄睡,坐在床上翻阅一些糕点制作的书。埃里克的店很快就要开张了,她得好好准备准备。

突然,门响了,她连忙把手里的书放了下来看向门口,发现门已经开了,陆旧谦正站在门口。

书评(469)

我要评论
  • 烧的一&端进了

    半夜,整个别墅安静的出奇,南千寻的喉咙像火烧的一样,她从玄关处爬起来,到厨房里接了一杯水,端进了卧室。

  • 谦,你&不动一

    陆母哭着哭着,抹了一把鼻涕,说:“旧谦,你看到了吧!这个女人就巴不得我去死,她站在那里动都不动一下。”

  • 南千寻&我马上

    “你到底是要媳妇还是要妈?你要是不跟南千寻离婚,我马上离家出走!”

  • 姻她也&义上是

    她默默的转身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这段婚姻她也疲惫不堪了,她的名义上是陆旧谦的老婆,多少女人羡慕的对象,可是只有她才能知道其中的滋味。

  • 动,说&:“千

    陆旧谦也抬起头来看向南千寻,她果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说:“千寻,你不会哄哄咱妈?”

  • 他们竟&惊吓。

    她今天刚刚查出来怀孕了,本来是想回来跟他一起分享这个迟来的喜悦,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联手给了自己一个惊吓。

  • “南千&人先闻

    “南千寻,孩子没了,你开心了?你个恶毒的妇人,你害死了我陆家的孙子,你赔我孙子,你赔我孙子……”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陆母哭哭滴滴的往南千寻的卧室奔了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