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千寻!”南初秋尖叫声着朝她扑了回来。南千寻听见南初秋的声音,这才意外发现她居然在门口,并且是一脸都是憔悴不堪的,所以是在这里守了一夜。“狐狸精,你这个不不要脸的狐狸精,南千寻听到南初夏的声音,这才发现她竟然在门口,而且是满脸都是憔悴的,应该是在这里守了一夜。。...

“南千寻!”南初夏尖叫着朝她扑了过来。

南千寻听到南初夏的声音,这才发现她竟然在门口,而且是满脸都是憔悴的,应该是在这里守了一夜。

“狐狸精,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让你勾*引人,让你勾*引人!”南初夏扑过来,来挠南千寻的脸。

“你干什么?”陆旧谦伸手捉住南初夏的手,警告的看着她。

南初夏从来没有见过陆旧谦是这种目光,顿时吓的不敢吭声了,只是咬着下唇,脸色苍白。

“我走了!”陆旧谦转身对南千寻说道,声音虽然微凉,但是绝对不是像是对待南初夏的那种语气。

“你们、你们……”南初夏捂着脸哭了起来。

陆旧谦冷漠的看着她,说:“陆家不会要丢人现眼的媳妇!”

南初夏目瞪口呆的呆愣在原地,他什么意思?

陆旧谦走远,南初夏恶狠狠的看了南千寻一眼,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南千寻见两人走远,一言不发的转身回到店里,心里有些乱糟糟的。

三年没有他的消息了,他这才刚出现两三天,她的生活几乎全部被他给打乱了!

“叮嗒叮嗒叮嗒……”她的电话又响了,拿出来一看是白韶白的电话。

“韶白?”南千寻接听了电话,喊了一声。

“呵呵,南小姐,我以为我的话跟你说的很清楚,没有想到你竟然说话不算数!”

南千寻的心里一慌,电话的那头是白韶白的奶奶胡云英。

“胡董事长,您误会了,我已经准备离开江城了!”南千寻闷闷的说道,心里虽然一直在说服自己,胡云英是白韶白的奶奶,不会把他怎么样,但是还是止不住的想问他到底怎么样了?

“离开江城?”胡云英意外的问,南千寻在江城等了三年,难道不是等着韶白回来?现在韶白回来了,她竟然要走了?

“是的,离开江城!”

“什么时候走?”

“我会尽快走!还在等通知!”南千寻如实的回答。

“那行,你什么时候走,给我一个电话!”胡云英听说南千寻要走,也没有要难为她,当年她狠心分开白韶白和南千寻,也并不是一点都不会内疚的。

可是爱情对于白家的人来说,是最奢侈的一种存在,祖祖辈辈的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胡云英挂了电话,转头看向白韶白说:“我说的怎么样?她心里根本就没有你,我用了你的电话给她打电话,她连问候你一声都没有!”

白韶白的脸色沉了下去,胡云英开的是外音,南千寻有没有问候自己,他听的再清楚不过!

他好不容易说服了奶奶,要娶她进门,他奶奶唯一的要求就是当面打电话确认,他们之间是不是真心相爱的,没有想到南千寻连一声问候都不曾有。

他们的成功已经近在咫尺,却因为她缺少了一声问候,又远在了天涯!

白韶白恼怒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桌子上放置的紫砂壶顿时碎了!

南千寻这边挂了电话之后,忧心忡忡的在店里走来走去,白韶白刚回来,连一顿饭都没有顾得上吃,就被胡云英给叫了回去。

难道他被禁足了?可是白家那么多的事情要处理,又怎么可能会禁足?她很想知道关于白韶白的事情,但是她不敢问,生怕被胡云英误会她依旧对白韶白不死心,当年她同意她留在泰晤士小镇,她答应她不会纠缠白韶白!

南千寻心里胡思乱想的没个头绪,过了一会儿她用邮箱给白韶白发了一封邮件,问:你怎么了?

白韶白的邮箱已经被设置了自动转发,邮件自动转发到了胡云英的电脑上,老太太看到了南千寻为数不多的字,登录了白韶白的邮箱,在那个邮件的基础上回复了邮件,邮件回复完了之后,把邮件彻底的删除了。

南千寻看到白韶白回复的邮件:我很好,不用你挂念!

她的心猛然的沉了沉,白韶白一向不会用这种淡漠疏离的口气跟自己说话,也不会用这种淡漠疏离的语气给她发信息!

她收了手机,看了看窗外,或者应该更早点离开江城。

只是埃里克那边还没有给到消息,是不是要主动联系他?她想了想给埃里克打了电话。

“埃里克,我是南千寻!”电话通的那一刻,南千寻说道。

“埃里克还在睡!”一个性感妖娆的女人接了电话,南千寻愣了又愣,有些尴尬,自己是不是不应该这个时候打电话。

“宝贝,谁啊?”埃里克低沉略带磁性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管他谁呢,我们继续睡觉!”电话里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南千寻连忙挂了电话。

埃里克跟两个女人睡在一起!

她伸手揉了揉眉心,天天从楼上下来,她朝他招了招手,天天跑了过来,问:“妈咪,醒么事?”

“天天,我们过一段时间就要离开江城了,你有需要告别的好朋友,记得跟他们告别!”

“噢!”天天听说要离开江城,他知道是要去妈咪长大的地方,他也想去看看。

孩子去哪里都无所谓,哪里有妈妈,哪里就是家!

南千寻的心里一直噗通噗通的,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南初夏那边,跟着陆旧谦回到酒店,陆旧谦回到房间之后,并没有关门,南初夏跟着进去了。

“旧谦哥哥……”南初夏的心痛的像是被针扎的一样,昨天晚上旧谦哥哥跟南千寻一起睡了一个晚上!

“南初夏,你忘记我说过什么了?”陆旧谦浑身冒着冷意,视线都懒得放在她的身上。

“旧谦哥哥……”南初夏咬着唇,脸色苍白而憔悴,整个人瑟瑟发抖,看起来就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如果再有下一次,你就别怪我下手无情!”陆旧谦狠狠的说完,推门出去了。

要不是他的母亲非要他跟这个女人订婚,他说什么都不会多看她一眼,同样是南家的女儿,南千寻心底善良,她心狠手辣。

多年前,南千寻从公园里抱回去的那只浑身长着猫藓的小猫咪,就是南初夏把它丢在水里淹死的,南千寻回来之后,她还跑到她面前哭诉可怜兮兮的,说小猫咪掉在水里淹死了。

要不是他偶尔听到南家的下人议论纷纷,他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人前纯洁善良的南初夏,其实是一朵名副其实的白莲花。

既然母亲喜欢白莲花,那就娶回家,让她们在一起好好过吧!

没有想到,她竟然把主意打在了自己的身上,还下药,好的狠!

陆旧谦出去的时候,刚好经过南初夏的身旁,撞到了她把她撞在了地上,她惊愕的看着他决绝离去的人,直到门在她面前被关上,她才捶胸顿足的哭了起来。

佘水星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准备今天回南川市。她隐隐约约的听到陆旧谦的房间里有动静,悄悄的走了过来,听到是南初夏的哭声,连忙开了门。

“初夏,你怎么了?”佘水星问道。

“妈,那个南千寻就是专门来破坏我和旧谦哥哥的,昨天晚上他们在一起住了一个晚上,呜呜呜……”

佘水星的眼眸底下一寒,想要抢走她女儿的男人,她怎么能允许?

她伸手 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别哭了,我去跟她谈谈!”

佘水星说着出去,朝天天蛋糕店来了。

南千寻正在蛋糕房里打扫卫生,拿着拖把拖地,其实地昨天晚上她已经拖过了,但是闲着没事干,她又会胡思乱想,于是又打扫了一遍。

她拖着拖着有一只脚踩在了她的拖把上。

书评(369)

我要评论
  • 上,每&这样吵

    陆旧谦伸手抚在额头上,每天工作压力那么大,回到家里还是这样吵吵闹闹,他也疲惫了。

  • 我就死&过去,

    “你不肯离是不是?你要是不离,我就死给你看!”陆母说着往阳台上跑了过去,陆旧谦连忙上前扯住她,说:

  • 南千寻&里再一

    南千寻的脑袋里再一次轰了一下,另一只手不由的抓紧了那张孕检单,整个人都处于懵的状态。

  • 在她的&面前哭

    “姐,你千万别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南初夏还跪在她的面前哭,陆母上前来把她拉起来,说:

  • 烧的一&杯水,

    半夜,整个别墅安静的出奇,南千寻的喉咙像火烧的一样,她从玄关处爬起来,到厨房里接了一杯水,端进了卧室。

  • 这种骂&放心,

    “初夏,你怀了宝宝难道不知道吗?为什么要跪在她面前?她要是有能耐给我们陆家添上个一男半女,何苦让你背负这种骂名?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旧谦对你负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