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从房间里退回去后,南初秋在外面的走廊上拦下了他。“南小姐!”石墨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南初秋笑的像一朵花像,说:“石墨啊,你到现在的还认不清谁会是你的主人吗“南小姐!”石墨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

石墨从房间里退出去之后,南初夏在外面的走廊上拦住了他。

“南小姐!”石墨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声。

南初夏笑的像一朵花一样,说:“石墨啊,你到现在还认不清谁会是你的主人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撩自己的头发,撩完了头发又伸出刚做的指甲,漫不经心的看着。她的指甲上镶了钻石,在阳光下格外的闪亮,照的石墨有些睁不开眼。

石墨莫名其妙的不喜欢这个女人,有些爱慕虚荣的感觉。这女人平时的看起来还算是乖巧,其实心底上却是傲慢无比的,还真当订婚了就能成陆太太了?

主人,仆人?现在已经不是奴隶制社会了,她竟然还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呵呵,南小姐说的是!”

“既然知道,以后我姐姐的事不用跟旧谦哥哥说了。旧谦哥哥很忙,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去管不相干的人的事,你明白了吗?”

石墨目瞪口呆的看着南初夏,没有想到她不仅仅是傲慢,还是一个心机婊,为了不让陆总知道南千寻的消息,故意来拦截自己。

真不知道老太太为什么要舍弃了南千寻,非要逼着陆总跟这个南初夏订婚,原本以为南初夏真的有什么过人之处,现在看起来并不是这么回事!

“你姐姐的事应该跟你说,不过以后不会有你姐姐的消息!”石墨没有好气的说着走了,南初夏听出来他语气中的不屑,气的跺了跺脚,心里想着,等到以后嫁给了旧谦哥哥,看她怎么收拾他!

石墨走到了停车场里,憋了一肚子的气,还有关于南千寻的事,他这几天都良心不安,不知道她被人设计倒还好,知道了袖手旁观那可不是一般的难受!

换成一般人也倒罢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南千寻在陆旧谦这里到底受了多少委屈,他比谁都更清楚,实在不忍心她再伤心。更何况陆总对她的态度不明,万一以后真的水火不容,陆总又想要和好,还不是要他想办法去解决问题?

他烦躁的往停车场里去,意外在停车场遇见了路由。

他连忙上前说:“路副总!”

“呦,石副总!”路由的手刚搭在车门把上,听到有人叫他,连忙转过来身子,见到是石墨,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了下来。

“路副总,借一步说话!”石墨站在他的面前说到。

“石副总,我们现在是竞争对手,还是保持距离比较合适!万一被人偷拍到了,我们私下里见面,以后陆总进军江城受到了什么阻隔,你就是最大的嫌疑人!”路由似笑非笑的说道。

石墨听到他的话,知道他说的没有错,但是连续几天的良心不安,让他的心理备受折磨,这事非说不可,而路由是白韶白身边的人,南千寻跟白韶白的渊源又非同一般,告诉他就等于间接的告诉了白韶白!

“路副总,这件事必须要跟你说,是关于南千寻的!”路由本来不想跟他多耽误时间,但是听到了关于南千寻的事,又改变了主意。

“南千寻怎么了?”路由问道。

“这个,这个给你,你自己拿回去慢慢看吧!”石墨本来想跟他细说,但是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只好将手里的资料给了他。

路由拿着优盘,看着石墨转身离开的背影,眼眸里多了一层深意,现在陆家想方设法的挤进江城,白家想方设法的到处围堵,一个优盘其实是可以做什么多事的,比如沾染病毒!

他留了一个心眼,到了网吧里插上优盘,意外的发现优盘里的竟然是一些证据,证明那个埃里克的身份有问题,埃里克的身份是临时才用的,而且他是故意接近杨若依的,故意的把杨若依引回南川市,杨若依被人给盯上了!

他忧心忡忡的拿着优盘回去了,今天少爷就会回来了,到时候让他来做决定好了!

南千寻那边,跟白韶白分开之后,带着孩子来到了城北的乡下,南紫云家。

她到了村口,意外的发现,村里已经到处都被贴上了拆迁的标签,她加快了步伐来到了姑姑家,姑姑家的墙上写上大大的拆字,而且在拆字外面画了一道圈圈,中间还打了一个大大的×。

“姑姑!”南千寻进门叫了一声,南紫云在院子里听到了南千寻的声音,连忙跑了出来。

“千寻?”

“姑姑,怎么要拆房子了?”

“我也不知道,说是违建!”

“违建?”南千寻诧异的魂不守舍的,乡下谁还会来管违建?城市里的违建都还管不过来,谁闲的没事干,跑到乡下来管违建?

南千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自己像是被人套在了一个网罗里,很快就要进入走投无路的地步了。

“房产证有吗?”

“有,但是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盖了新房子以后,没有重新办理!”

“姑姑……”

“先进来再说!”南紫云把南千寻给接到了屋里。

陈康尔看到了南千寻,呜呜的又哭了起来,南千寻这一次仔细的看着陈康尔的眼睛,发现他像是有话要跟自己说一样,连忙看向南紫云说:“姑姑,我觉得姑父好像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南紫云愣了一下,看向陈康尔,说:“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千寻说?”

陈康尔眨巴眨巴眼,南千寻和南紫云纷纷震惊的对视了一眼,南千寻说:“你先不要着急,我问你,是就眨一下眼睛,不是就眨两下!”

陈康尔眨了一下眼睛,南千寻沉眸思考了一会儿,抬眼看了看南紫云,说:“你是不是要跟我说你出事故的事?”

南千寻看着他,他常年都病卧在床,不会再有其他的事要跟自己说了,而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他应该都告诉了姑姑,只有这么一件事能让他那么的激动。

陈康尔听到她说他事故的事,呜呜呜的想要说什么,却表达不出来,南千寻见他既不是眨一下眼也不是眨两下眼,又迷糊了。

陈康尔见南千寻疑惑的样子,连忙着急的使劲眨了一下眼,南千寻看了看南紫云,南紫云也一脸疑惑的盯着他看,说:“别着急,别着急!我们慢慢说!”

南千寻一脸的郑重,看着陈康尔,想了想,说:“是不是你们当年的事故有内幕?”

“呜呜呜……”陈康尔听到南千寻的话,呜呜的哭了起来。

南千寻看向南紫云,两人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一丝凝重,当年的事居然是有内幕的。

“是有人害了你?”

“呜呜呜……”陈康尔呜呜的哭了,南千寻心里百味杂陈,既然有人想要害死姑父,那爸爸的事究竟是巧合还是有预谋?

“康尔,康尔,别激动别激动!我们慢慢的说,头上三尺有神灵,青天之上有公理,就算有人害你,早晚也会被暴露出来,你别激动别激动!”南紫云见丈夫情绪激动成这样,连忙上前拉住他的手,担忧的说。

陈康尔看着妻子在一旁劝慰,努力的平稳自己的情绪。

“姑父,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不急在一时,你先别着急,我会穷极一生找出事情的真相。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查出内幕,也会揪出幕后凶手!”南千寻郑重的说。

陈康尔激动的看着南千寻,情绪这才稍微平复了一些。

南千寻的心却沉淀了下来,当年爸爸去施工的工地上查看工程质量,姑父在工地上意外坠楼,砸在爸爸的身上,爸爸当场身亡,姑父一直病卧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话也不会说了。

没有想到,时隔多年姑父才向她传达了当年的事竟然是有内幕的,那么当年的内部到底是什么?

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能解开事情的真相吗?假如是有预谋的,还能找得到证据吗?

南千寻的大脑乱哄哄的,一夜未眠。

她刚回到南川市,先是被诬赖进了警察局,紧接着姑姑家的房子要拆了。

这种拆违建跟一般的拆迁还不一样,一般的拆迁是会有补偿的,但是这种拆违建是没有补偿的,万一姑姑家的房子被拆掉,他们四个人要住哪里?

这件事是所有事情的重中之重,至于当年的事,也不急在一时,以后慢慢再说。

次日一早,她起来对南紫云说:“姑姑,天天放放在这里,我去土管所去看看情况!”

“你千万不要跟他们有争执!”南紫云担忧的说道。

“嗯!”南千寻早饭没有吃,坐了公交车去了土管所,到了土管所的门口土管所还没有开门。

她焦急的在门口走来走去,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呦,这不是蛋糕西施么?”一声类似嘲讽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南千寻猛然回头,意外的看到了洛文豪站在不远处。

书评(271)

我要评论
  • 下,慢&,蹲了

    南千寻愣了一下,慢慢的走到陆母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扶住她的胳膊,说:“妈,都怪我,您别生气了!”

  • 喜欢这&还想讹

    “旧谦,你看到了吧?她就喜欢这样装无辜,我就轻轻的推了她一下,她就顺势跌坐在地上,干什么?还想讹诈我是不是?想在旧谦面前装可怜是不是?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 毒的女&道。

    “旧谦,这个女人弄掉了初夏的孩子,我们陆家容不下这么恶毒的女人,你马上跟她离婚!”陆母对陆旧谦说道。

  • 咙像火&从玄关

    半夜,整个别墅安静的出奇,南千寻的喉咙像火烧的一样,她从玄关处爬起来,到厨房里接了一杯水,端进了卧室。

  • 着那一&妈只有

    家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南千寻的脑子里一直不停的回荡着那一句“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只有一个!”。

  • 子,他&,所以

    陆旧谦的出生并不光彩,是他父亲酒后乱性生下来的孩子,他的妈妈一直想借着他正位,没有想到他的父亲却一直拒绝,他妈妈为了养他吃了不少的苦,所以妈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可撼动。

  • 我对不&不时的

    “可是,我对不起姐姐,是我对不起姐姐……”南初夏伸手抹着眼泪,余光不时的看向南千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