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这也不是蛋糕西施么?”一声类似于嘲讽的声音从背后传了回来,南千寻猛地回过头,出乎意料的看见了洛文豪站在离处。洛文豪见她突然回过头,迅速将脸转到边去,上一次在泰晤士洛文豪见她突然回头,迅速将脸转到一边去,上一次在泰晤士小镇,他就是被她的身材给欺骗了,真是白瞎了这身材,那张脸简直……不可描述!。...

“呦,这不是蛋糕西施么?”一声类似嘲讽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南千寻猛然回头,意外的看到了洛文豪站在不远处。

洛文豪见她突然回头,迅速将脸转到一边去,上一次在泰晤士小镇,他就是被她的身材给欺骗了,真是白瞎了这身材,那张脸简直……不可描述!

“洛少爷!”南千寻看到洛文豪,抬步朝他走了过来。

洛文豪的余光看到了她朝自己的身边走了过来,连忙伸手制止她,说:“你,你不要过来!”

“洛少爷?”南千寻连忙止住了脚步,站在原地。

“你别、别过来!”洛文豪一边说着,一边疾步朝前走了去。为了拯救自己的眼珠子,还是不要贪恋她的身材好了,他有些后悔了,好端端的干嘛要招惹她?

她的身材虽然不错,但是脸长的实在不堪入目!

南千寻见洛文豪这种表情,想起了在泰晤士小镇的时候,她把蓝莓果酱弄在了脸上,估计是把他给吓坏了吧?

传说中的洛文豪是一个喜欢看脸的家伙,现在看看果然是真的,以前他搂着的那些嫩模网红,果然个个都是身材火辣,性感妖娆的女神。

“我不过去,你不用怕!”南千寻连忙说道。

洛文豪这才站住了脚步,刚好土管所的人过来开门,看到这个令人非常尴尬的一幕,一个漂亮的女人对洛少爷说“你不用怕!”,他惊讶的无以复加。

虽然洛少爷是个颜值较高的人,但是他的生活作风实在令人不敢恭维,眼前这个美女怎么会紧追着人家不放呢?

还有,这个洛少爷什么时候竟然改邪归正了?美女追着他,他竟然躲着走?猫儿不吃腥了么?

“洛少爷!”那人连忙走到洛文豪的身边,点头哈腰的跟他打招呼。

洛家进军南川市,南川市的各级领导都非常的重视洛家,只要洛家能把大量的业务转移到南川市来,对于南川市的地方税收都是难以估量的价值,更别说带来的就业岗位,解决多少人就业的问题了。

“快把那个丑女人轰走!”洛文豪脸都不转过来,对着那人说道。

那人呆愣了一下,这里只有一个绝色的美女,哪里来的丑女人?

不过,洛少爷说是丑女人,那就是丑女人了!

“喂,丑女人,洛少爷让你赶紧离开!”那人对南千寻说。

“我是来办事的,你赶我走,合理吗?”南千寻见洛文豪赶自己走,土管所的人立刻赶自己走,有些生气了,凭什么?

“你办事?你来土管所办什么事?”土管所的人轻蔑的问道。

“我是来问川北村拆迁的事的!”

“川北村?”那人呆愣了一下,面色诡异的看向洛文豪。

洛文豪听到这个川北村,也愣了愣,问:“川北村的事还没有处理好?”

“已经处理好了,就等着村民找到地方搬走,应该在一个月内就可以腾出来了!”那人说道。

“原来是你?”南千寻对着洛文豪说道。

洛文豪挑了挑眉头,说:“是我干的,怎么样?川北村的土地被我征用了,补偿款都已经到账了!”

“补偿款?哪里有补偿款?”南千寻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猛然看向土管所的那个人,那个人摸了摸鼻子,说:“这事不归我们管!”

“不归你们管,归谁管?”

“你应该去城建局!”

“城建局?”南千寻说罢掉头就去等公交车。

洛文豪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回过头来问那人:“川北村到底怎么回事?”

“呃,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那人见洛文豪问起川北村的事,脸上有些慌乱。

“这件事,我一定会弄清楚,你们要是敢贪污这个钱,别怪我洛文豪不讲情面!”洛文豪本来是来过问川北村的土地征用的事的,没有想到意外得知村民没有拿到征用款的事,看样子需要好好调查一番了。

南千寻这边,跑到土管所,土管所的人跟她说这事不归他们管,要她去城建局,城建局的人让她去直接找拆迁办,到了拆迁办,他们说这个是要土管所来解释,反正皮球踢来踢去的,她始终没有要到一个合适的说法。

到了中午十二点多,所有的行政单位都已经下班了,她只好先回姑姑家再说。

她搭乘了公交车,到了川北村,意外的在村口遇见了洛文豪。

洛文豪站在村口,看着川北村这片土地,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资本家!”南千寻看到他的时候,没有来由的一肚子的火,他们这些资本家说征用土地就征用土地,可是谁能想到离开土地,这些农民都要怎么过活?

洛文豪正想什么事情想的入神,突然听到有人叫他,他下意识的就转头朝身边的人看了过去。

只见眼前一个站着一个烫着亚麻色大波浪卷发的美女,狭长的凤眸顾盼生辉流转生情,脸上皮肤弹指可破,他几乎能看到她的鼻尖上白色的小汗毛,肉嘟嘟的小嘴是典型的少女粉,他一眼就看出这个女人没有擦口红,人间的极品啊!

没有想到川北村这个地方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像极了一只慵懒的狐狸,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骨子里透露出来的贵气和傲气。

“狐狸精!”这个洛文豪看到她之后的第一反应,传说中的狐仙么?

只是这个女人貌似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美女,我们是不是见过?”洛文豪露出了一抹自认为风流倜傥的笑容,伸手摸了摸下巴问道。

“早上刚见过!”南千寻对他的态度一点都不好,甚至十分的冷淡。

“早……”洛文豪一肚子的草泥马,原来是蛋糕西施!难怪这么熟悉,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长的这么妖孽,那天在陆旧谦的订婚礼上,她是故意弄成那个样子的咯?

洛文豪感觉自己像是被她给耍了,但是脸上露出对她更加浓厚的兴趣了。

“原来是蛋糕西施啊!”

“洛少爷夸奖了!”南千寻看到洛文豪的目光,心里咯噔了一下,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洛文豪连忙换上了谦谦公子的样子,上前虚扶了一把,说:“小心!”

“我、我没事!”南千寻连忙避开了他的手,关于洛文豪的种种传言,她听的不知道有多少,以前在泰晤士小镇的时候,李叔也多次的跟她说,让她小心那个洛文豪。

“你家在这里?”洛文豪问道。

“嗯!”

洛文豪伸手摸了摸下巴,说:“这片土地被我们洛家给征用了,所有的补偿款也到账了,你家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再见!”南千寻说着急匆匆的离开了,跟这个洛文豪站在一起,他的目光始终赤*裸*裸的,一点都不带掩饰的,一张脸上就写着“想睡你”三个大字。

洛文豪看着她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身后摸上了下巴,说:“有趣!”

他在她走了之后,也跟着往村里走,到了村里挨家挨户的询问补偿款的事。

洛文豪在川北村里询问拆迁款的事,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村里的人纷纷聚集起来,来到洛文豪所在的地方,听他说补偿款的事。

南紫云也听说了这件事,对南千寻说:“你先吃饭,我出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嗯!”南千寻答应着,并且说:“千万不要让那个人到家里来!”

南紫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出去了。

南千寻心不在焉的挑着饭,有些咽不下去。

不一会儿,南紫云回来,说:“千寻,我们的房子是有补偿款的,不知道为什么别人的都拿到了,就剩我们的没有拿到。”

“那洛少爷怎么说?”南千寻紧张的问,如果说先前她是怀疑有人要对付自己,现在几乎已经敢确定,确实是有人要针对自己。

只是自己到底得罪了谁?或者是到了谁的事?竟然不把自己逼上绝路不甘心?

“洛少爷?”南紫云疑惑的看向南千寻,南千寻接受到她的目光,说:“土地是被江城的洛家给征用的,来村里的那个人是洛家的少爷,洛文豪!”

“他说一定会弄清楚,绝对不会让我们吃亏!”

南千寻的心里一阵疑惑,这种话不应该是一个二世祖能说得出来的,是谁说这个人胸无二两点墨,好色成性?恐怕是对他知之甚少吧?

“我们再看吧,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到别的城市租一套房子,我有手有脚的,肯定不会饿死!”南千寻对南紫云说道。

“不如,我们去找找陆旧谦,或者他还能帮上帮。”南紫云尝试的问,陆家在南川市的势力庞大,或者还真的能帮得上他们!

书评(121)

我要评论
  • 那里拉&手扶着

    南千寻看着陆旧谦和陆母在那里拉拉扯扯,她一手扶着衣柜一手抚着肚子,一句话都不说。

  • 她的亲&老公的

    南千寻站在那里,浑身冰冷冰冷的,这个是她的妹妹,她的亲妹妹,竟然怀上了她老公的孩子。

  • 起姐姐&着眼泪

    “可是,我对不起姐姐,是我对不起姐姐……”南初夏伸手抹着眼泪,余光不时的看向南千寻。

  • 好!我&你看一

    “陆太太,你好!我是陆旧谦的律师,这份是陆旧谦先生托我拟定的离婚协议书,你看一下!”

  • 南千寻&另一只

    南千寻的脑袋里再一次轰了一下,另一只手不由的抓紧了那张孕检单,整个人都处于懵的状态。

  • 你个恶&的往南

    “南千寻,孩子没了,你开心了?你个恶毒的妇人,你害死了我陆家的孙子,你赔我孙子,你赔我孙子……”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陆母哭哭滴滴的往南千寻的卧室奔了来。

  • &我就死

    “你不肯离是不是?你要是不离,我就死给你看!”陆母说着往阳台上跑了过去,陆旧谦连忙上前扯住她,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