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如,我们去找一找陆旧谦,或是他还能帮上帮。”南紫云去尝试的问,陆家在南川市的势力规模庞大,或是还真的能帮得上他们!“姑姑,我跟陆旧谦了也没任何关系了,也也没立场去“姑姑,我跟陆旧谦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也没有立场去找他帮忙,就算是他有天大的能力,都已经跟我无关了!”南千寻闷闷的说道。。...

“不如,我们去找找陆旧谦,或者他还能帮上帮。”南紫云尝试的问,陆家在南川市的势力庞大,或者还真的能帮得上他们!

“姑姑,我跟陆旧谦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也没有立场去找他帮忙,就算是他有天大的能力,都已经跟我无关了!”南千寻闷闷的说道。

南紫云愣了又愣,她不过是想起来了陆旧谦帮她造房子的时候跟她说过,要是南千寻回来了,就要告诉他,也不是成心的提起伤心事。

“算了,我们不去找他,你别难过。我们再等几天,看看洛少爷怎么安排,我看这个洛少爷也不是一般的人!”南紫云说道。

“嗯!”南千寻嗯了一声也没有多说话。

“如果以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你还是带着孩子回南家吧!”南紫云说道。

南千寻的心里凉了凉,南家哪里还有她的落脚的地方?她从南家嫁出去之后,她在南家的卧室就已经被南初夏给占领了,而她自己的卧室改装成了舞蹈室。

她就是回南家,也从来不会在南家过夜。

更别说,她现在跟佘水星和南初夏的关系这么复杂,她实在不想见她们!

“我不会回南家!”

“千寻,你始终是南家的孩子!”南紫云有些痛心的说道,自从哥哥南建国死了之后,南家就被佘水星那个女人给霸占了,别说孩子的继承权了,就是平时对待南千寻也像是仇人一样。

“在她心里,南家的孩子恐怕只有南初夏一个吧!”南千寻说着底下了头,从小到大,他也尝试着做妈妈口中那个优秀的孩子,但是妈妈从来都看不见她的好。

以前只是以为她单纯的偏心,没有想到后来竟然亲手将妹妹送到她丈夫的床上,还把自己说的用心良苦,仿佛错的都是她一样。

不就是当年没有生下陆旧谦的孩子吗?

现在倒是有了孩子,可是……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天天,又垂下了头。

白韶白那边收到了关于埃里克的消息之后,知道他是被人指使,故意靠近南千寻,要把南千寻引回南川市,立刻着急了,拨打了南千寻的电话。

“韶白?”南千寻看到了白韶白的来电显示,脸上终于舒缓了一些。

“千寻,南川市太危险,你赶紧回来!”白韶白在电话那头焦急的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南千寻闷闷的问道,白韶白一开口说话,她就想到了自从她回到南川市,接二连三遇见的事,真的像是针对自己来的一样。

“那个埃里克是有人故意安排在你身边,要把你引回南川市的,估计是已经在南川市给你准备好了网罗,你赶紧回来吧!”

“韶白,我不能回去!”南千寻直接拒绝了白韶白的要求,之前不愿意回到江城,是因为白家的董事长胡云英,但是现在她更不愿意回去,因为当年的事需要揭开。

“千寻,你不要犟了行不?”白韶白听她说不愿意回来,十分的无奈,南千寻的性子他是了解的,认准了一件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韶白,如果可以,请你帮助我!”南千寻说道。

白韶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跟南千寻之间这辈子算是没有机会了,如果有下辈子还可以再续前缘的话,他宁愿自己不会生在白家这种大家族。

“什么事?”

“我姑父多年前受伤,至今还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说话,我想请你帮我找医生给他治疗。”

“姑父?”白韶白脑子里搜寻了一下,想起了当年她姑父跳楼刚好砸中他的父亲,她的父亲身亡她的姑父瘫痪了。

当年南夫人佘水星以对方是亲戚,不愿意深究,跟南紫云断亲互不来往,以意外了结了这件案子。

时隔多年,怎么突然想起来要给他看病了?

“对,是姑父!韶白,拜托你了!只要你帮忙找医生就可以了,医药费我会想办法!”

“可以!”白韶白也没有多说,他可以负责牵线,至于医药费如果他直接出,恐怕胡云英发现了什么倪端,又要把他们之间可能有的线给砍断了。

挂了电话之后,白韶白立刻让人去找顶级的医生,南千寻好不容易开口求自己一件事,他必须要帮她办好了!

南千寻挂了电话之后,转头看向南紫云说:“姑姑,我让韶白帮忙找医生,给姑父看病!”

“韶白?”南紫云诧异的重复了一遍,在她的印象中韶白还是那个喜欢穿着白色休闲装的大男孩。

“你姑父都这么多年了,不可能好了!”

“姑姑,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不会好?还有当年的事,需要他亲自开口!”

南紫云的心沉了沉,如果丈夫能好,那是最好不过了,可是有这种可能吗?

次日,一大早,南千寻开门看到了大门口站着一个人,仔细看了看竟然是洛文豪。

“狐……Nancy,早!”洛文豪痞气十足的打招呼,差点喊成了狐狸精。

“洛少爷?”南千寻斜眼看着他,他怎么知道自己住在这里的?

“呃,我今天是来跟你说补偿款的事,你确定要我站在这里说?”

“我们的庙太小,装不下你这尊大佛!”

洛文豪伸手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在女人堆里一直无往不利,突然遇见这么一个性子冷的,有些不习惯,越发的想要征服她!

他就想试试冷性子的女人在床上是什么样,那些性感火辣的妹纸他已经玩腻了,想换换口味。

“Nancy,你这样拒绝我,让我的心里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我的心已经碎成了无数的碎片,五二零胶水都无法黏起来了……”

“洛少爷不是要说赔偿款的事吗?”

“哦对!”洛文豪连忙停止了表演,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协议书,说:“原来是他们那群人办事不利,把你们家给忘了!不过我已经让他们重新拟定了一份合同,让房主出来签字!”

南千寻伸手接过来协议书看了看,确实是关于土地征用的补偿协议,补偿款的那栏里还是空的,她的视线停留在那个地方。

“这里是空的!”南千寻说道。

洛文豪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发现是补偿款的那一栏,说:“这个要跟房主谈好了再填进去!”

南千寻抬眼看了他一眼,转头到院子里喊南紫云:“姑姑!”

门口的洛文豪还浸沉在她刚刚回头是的那一个眼神,她的眼睛极其的漂亮,算作是勾魂眼吧!

一个冷冰冰的美女,配上这么一双勾魂眼,勾的他心里痒痒的。

“外面谁啊?”南紫云从厨房里出来,见南千寻拿着东西匆匆忙忙的进来,上前问道。

“洛少爷,让你签土地征用协议!”南千寻把协议给了她,南紫云迅速的浏览了一遍,问:“他的意思是这里的金额随便填吗?”

南千寻怔了怔,说:“你出去跟他谈吧!”

南紫云出去,把洛文豪请到了院子里来,两人坐在院子里葡萄架下的石桌上,在商量着什么。

南千寻在厨房里做早餐,偷偷的瞄了一眼外面的情况,洛文豪似乎能感受到她的目光一样,抬起眼准确的捕捉到她的视线,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相撞,南千寻连忙收回视线,继续忙碌手里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她又想看看外面的情况,却再一次被洛文豪给抓了正着!

她有些囧,立刻收回自己的目光,洛文豪见到她的样子,嘴角扯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姑姑,至于钱都好说,你看多少合适,自己填上去!”洛文豪把协议放在南紫云的面前。

这句话说的声音有些大,南千寻在厨房里,听的很清楚,心里暗暗的想到,昨天还想着这个人不一定就是一事无成,今天看他豪起来的样子,果然是一个二世祖,拆迁的补偿款可以随便填?

“既然这样,那我就填了啊!”南紫云问道。

“当然可以!”

“我也不估价了,以后你补偿我一个面积一样大的房子就可以了!”南紫云说道。

“你要房子?”洛文豪诧异的看了看南紫云。

“是!”

“那行,你看怎么合适就怎么来!”洛文豪笑着说道。

南紫云将要求写了下来,洛文豪在旁边签上了字,整个过程相当的顺利。

“洛少爷,慢走不送了啊!”南紫云对着洛文豪说道。

南千寻连忙抬眼朝外面看了过去,洛文豪回头朝她抛了一个媚眼,笑的有些欠抽!

“姑姑,怎么说?”南千寻连忙去问南紫云。

“我没有要钱,要了一套房子!”南紫云笑着说“房子比较值钱,升值快!这里以后要是开发出来,房价会坐地升值,如果要钱的话,太多了不合适,太少了吃亏!”

“……”南千寻非常的无语,姑姑真的会精打细算的。

洛文豪离开了川北村,他的秘书王大力连忙迎了上来,叫一声:“少爷!”

他也不知道少爷发什么疯,非要自己来弄什么拆迁款,如果什么事都需要他来亲力亲为,那么还要他们这些人干什么?

再说了,拆迁的事自由拆迁办来处理,少爷这是怎么了?

“大力,给我查到原因了吗?”

“原因?”王大力迟疑了一下,附在洛文豪的耳旁,小声的说:“这个陈康尔的事我们还是少管!”

洛文豪浑身一僵,转过头问:“到底查到了还是没有查到?”

“查到了,陈康尔家得罪了人了,拆迁办的人也是受到了人家的授意,故意难为陈家!”

书评(458)

我要评论
  • 南初夏&看向南

    “可是,我对不起姐姐,是我对不起姐姐……”南初夏伸手抹着眼泪,余光不时的看向南千寻。

  • &的指向

    “旧谦,你给我听好了,现在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陆母凶悍的指向南千寻。

  • 来看向&:“千

    陆旧谦揉了脑袋许久,终于抬起头来看向南千寻有迅速的把头转到一边,说:“千寻,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只有一个!”

  • 半女,&你背负

    “初夏,你怀了宝宝难道不知道吗?为什么要跪在她面前?她要是有能耐给我们陆家添上个一男半女,何苦让你背负这种骂名?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旧谦对你负责!”

  • 姐,我&……”

    “我、我……姐,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南初夏说着朝南千寻跪下哭了起来。

  • 闹什么&陆母哭

    “妈,你又在闹什么?”陆旧谦上楼听到陆母哭天喊地的,有些头疼。

  • &天霹雳

    一道晴天霹雳劈在南千寻的脑海中,她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 &中的地

    陆旧谦的出生并不光彩,是他父亲酒后乱性生下来的孩子,他的妈妈一直想借着他正位,没有想到他的父亲却一直拒绝,他妈妈为了养他吃了不少的苦,所以妈妈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可撼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