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到了,陈康尔家开罪了人了,被拆迁办的人是受了人家的授意,故意地难为陈家!”王加大力度难为的说。洛文豪听见王加大力度说陈康尔家里开罪了人,有人故意地要整他们,一点儿都不惊洛文豪听到王大力说陈康尔家里得罪了人,有人故意要整他们,一点都不惊讶。。...

“查到了,陈康尔家得罪了人了,拆迁办的人也是受到了人家的授意,故意难为陈家!”王大力为难的说。

洛文豪听到王大力说陈康尔家里得罪了人,有人故意要整他们,一点都不惊讶。

全村一共就这么户人家,陈康尔家的独栋小别墅又十分的惹眼,看起来刚建起来不超过三年,怎么可能会被遗忘?

遗忘,不过是他给他们的说辞!

王大力见到洛文豪深思的模样,担心了起来,说:“少爷,我们来南川市,主要是做生意了,不是为他人排忧解难的……”

洛文豪回头看了他一眼,双手插在口袋里往车旁去了。

王大力接收到他的眼神,立刻闭了嘴,伸手想抽自己胖胖的脸蛋,发现少爷已经走远了,又伸手摸了摸自己肉嘟嘟的脸,连忙小跑着跟了上去。

“他们家得罪了谁?”洛文豪坐到了车上问道。

王大力原以为少爷不会再问了,谁知道他又问,他的脸比哭都难看,少爷这是要管人家的闲事吗?

老爷交待自己,要好好的帮助少爷在南川市扎根,不要到处惹是生非,可是他哪里能管得了少爷?

“少爷,那些人怕得罪了头上的人,没有敢说出来啊!”

“他们不说,你就查不到了吗?”洛文豪伸手摸着自己的下巴,脑海里不端的浮现南千寻那张像狐狸精一样的脸。

“少爷,我们刚到南川市,好不容易有些起色,万一得罪了人……”

“开车!”洛文豪没有继续跟他说,这个胖助理天天就知道跟他对着干,查个信息又怎么了?洛家干嘛要给他配这么个不懂风情的助理?真没趣!

只不过,死胖子不说,难道自己就查不到了么?

南千寻那边,关于拆迁的事情处理好了之后,开始寻思着要追查当年的事,不过在此之前要先找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和孩子,这应该会是一场持久战。

“当当当……”手机响了,她看了看手机上的电话号码,是白韶白的,连忙接了起来。

“韶白?医生找到了吗?”南千寻接到电话张口就问。

“嗯,找到了,我会让他跟你直接联系,你的号码我已经给了他!”白韶白说道。

“真是太感谢你了!”南千寻有些激动,白韶白在电话那头,嘴角微微翘了起来,问:“天天还听话吗?”

“听话!”南千寻笑着说道。

“韶白,你在跟谁打电话呢?”一个悦耳空灵的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南千寻呆愣了数秒。

“有时间我再联系你,拜拜!”白韶白说着没有等到南千寻回应,直接挂了电话。

南千寻拿着电话发了半天呆,刚刚那个女人是他的未婚妻吗?

她甩了甩头,白韶白有女朋友不是也很正常吗?

“当当当……”她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她拿起来看了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划开来,放在耳旁。

“你好,南千寻小姐吗?”电话那头是低沉的男音。

“我是,请问您是?”

“我是白介绍的医生,我是John,有时间我们见个面!”

“好的!今天有空吗?”

“可以,下午四点半,圣安德鲁斯小镇,TM咖啡厅!”John在电话那头说道。

“好!”

南千寻挂了电话,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两点钟了,现在赶往圣安德鲁斯小镇也不算太早了,她交代了一下天天和南紫云,拿着包包赶往了圣安德鲁斯小镇。

她匆匆忙忙的赶到TM咖啡厅,看了看表,已经四点多了,于是进去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她要了一杯咖啡,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窗外是一条小河,河里的锦鲤被喂的肥的都游不动了,大大小小的游过来游过去的,悠闲的让人羡慕。

“你好南小姐吗?”一个年纪约三十岁的男人,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拎着一个公文包站在南千寻的桌子旁,低声而又不失礼的问道。

“John医生?”南千寻连忙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非常抱歉,让你久等了!”John见自己没有认错人,连忙上了位子。

“我也是刚到!”南千寻微微一笑。

“坐,不用这么拘谨!”John微笑着说,两人同时坐了下来。

John看着眼前的南千寻,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更漂亮一些,尤其是那双眼睛,看起来有些勾魂,定力不好的男人,会被她给勾的三魂少了六魄,难怪她能让白韶白开口央求自己。

“先生您好,请问喝点什么?”

“咖啡,不加糖!”John微笑着对服务员说道。

南千寻诧异的看着他,这个人也喜欢喝不加糖的咖啡?

“你现在可以说说你姑父的情况了!”John说道。

南千寻见这个人直接切入主题,对他的印象好了很多,说:“我姑父是再一次意外中……”

“南千寻?!”一个南千寻极其不想听到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她的脸色一白,就算是再不怎么想见,也不得不去面对。

佘水星跟客户在咖啡厅里谈生意,刚签好合同,准备离开,意外看到了南千寻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坐在一起。

John诧异的看着南千寻,说:“那位太太你认识?”

南千寻无奈的点了点头站起来,佘水星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质问道:“你打算一辈子不回家了吗?你还有没有一点规矩?”

“我有事!”

“你还能有什么事?就算是谈婚论嫁,也要经过我同意,你这是干什么?”佘水星看了看坐在南千寻对面的男人,压了压自己分贝,她的修养不允许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着南千寻做什么。

南千寻不想再说话,不管她说什么,到头来都是错的,她觉得自己跟她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成了别人的下堂妻就算了,还不想丢人的跟男人在外面鬼混!”佘水星见南千寻一言不发,火有些压不住了,手都蠢蠢欲动,想要打她。

“这位阿姨,您搞错了,我今天在这里跟南小姐确实是有正事要说,不存在搞对象什么的,请您注意用词!”John见佘水星强势的压着南千寻,有些坐不住了,站了起来依旧谦和的说道。

“还有,听您这样的语气,别说南小姐了,就是我我也不会跟你回去!您还是先走吧!”

佘水星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也不会是一般的男人,心里对南千寻更加的不满了,凭什么她随随便便的能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男人,而她的初夏却始终入不了陆旧谦的眼?

他们都已经离婚三年了,陆旧谦还对她念念不忘?!

“南千寻,你到底跟我回去不回去?”佘水星等着南千寻,像是随时都要吃人一样。

南千寻将脸转到另外一旁,不再看她,她伸出手来指着她的鼻子说:“你好!好的狠,既然你不想认我这个妈,我们就断绝关系,以后你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好啊,断绝关系!”南千寻听她说断绝关系,转过头来看向她,一脸无惧的说道。

“行,你翅膀硬了,可以自己高飞了,要跟我断绝关系,你好的很!我就不信,离开南家做你的后盾,你还能继续潇洒的起来!”佘水星转头快速的离开,胸腔里一团火在燃烧。

南千寻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心痛的早就麻木了!

“南小姐,你没事吧?”John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十分抱歉!”南千寻转头看向John,有些歉意。

“想必你给你的姑父看病,也是想要保密的,这样我上门去带病人,医疗费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我也不敢百分之百的保证能全完医好!”John也不再继续拖延。

“行!”

南千寻跟John道别之后,立刻回去让姑姑收拾一下,晚上送陈康尔去了医院。

John帮陈康尔做了全身的检查之后,说:“全身骨折的地方已经长好了,现在要是想让病人重新站立起来,需要把腿骨打断重新再接!”

南千寻听到重新打断再接的话,整个人都吓的软瘫了。

“能先帮他治疗其他的吗?比如不能说话?”南紫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打断腿是个什么滋味?她想着想着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都痛。

“可以!这是一个长久的治疗过程,希望你们能理解,病人需要住在医院里,而且费用不少的!”

“我会尽量想办法!”南千寻对着医生说,那医生点了点头,说:“你是白的朋友,我自然信得过!你们最好还是租个房子在医院附近,这样方便照顾病人!”

“谢谢提醒!”南千寻连忙道谢,然后对南紫云说:“姑姑,你先在这里守着,我去租房子,以后你带着天天在这里照顾姑父,我出去找工作!”

南紫云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么多年来,他们也不断的求医问药,但是医生从来没有说过可以治,每一次都是带着希望去,带着失望归!

这一次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她当然不想放弃了。

南千寻又对着天天嘱咐了一番,立刻出去了,她今天务必要租下来一套房子,不要求有多大,凑合能住就行了。

但是医院的周围一房难求,最后终于在离医院有半个小时脚程的地方租下了两室一厅。

她租好了房子,又去买了一些日用品,收拾完毕之后,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多。南千寻回到医院,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千寻?”南紫云看到南千寻回来,十分紧张的看着她。

“怎么了?”南千寻狐疑的看着南紫云,她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南紫云看着南千寻脸上狐疑的神色,暗暗的送了一口气,她还不知道!

书评(149)

我要评论
  • 旧谦上&天喊地

    “妈,你又在闹什么?”陆旧谦上楼听到陆母哭天喊地的,有些头疼。

  • 南初夏&,冷眼

    陆旧谦刚好开门进来,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伸手扶住南初夏,冷眼看向南千寻问:“你们在作什么?”

  • &母对陆

    “旧谦,这个女人弄掉了初夏的孩子,我们陆家容不下这么恶毒的女人,你马上跟她离婚!”陆母对陆旧谦说道。

  • ?为什&放心,

    “初夏,你怀了宝宝难道不知道吗?为什么要跪在她面前?她要是有能耐给我们陆家添上个一男半女,何苦让你背负这种骂名?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旧谦对你负责!”

  • 跑五里&弃。

    南千寻看着自己少的可怜的东西,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嫁给陆旧谦两年,她几乎没怎么添过衣服。每天都像是菜市场大妈一样,不惜因为青菜便宜几分钱就多跑五里路去买菜,尽管这样陆母还是各种挑剔,各种嫌弃。

  • 夏的下&流出来

    “我、我、孩子、孩子……”南初夏的下身有血流出来,陆母大叫:

  • 妇没有&再找,

    陆旧谦揉了脑袋许久,终于抬起头来看向南千寻有迅速的把头转到一边,说:“千寻,媳妇没有了可以再找,妈只有一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