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旧谦急速的往外走,脑海中不断地的闪现出白韶白刚说的话,南千寻在南川市遇见了了麻烦!“石墨!”他掏出了电话,边走边打。“陆总?”“去查查南千寻究竟出了什么事?”“陆总?”。...

陆旧谦急速的往外走,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白韶白刚刚说的话,南千寻在南川市遇见了麻烦!

“石墨!”他拿出了电话,一边走一边打。

“陆总?”

“去查查南千寻到底出了什么事?”

石墨呆愣了片刻,脑海中一时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陆总这是怎么了?

之前他跟他汇报关于南千寻的消息,他不让说,这会儿又主动问了起来,他到底是在闹什么?

“南千寻被人故意引回南川市,那个跟她签合同的埃里克的身份是假的,来到江城才开始用的,我怀疑有人要对付她!”

“为什么不早说?”陆旧谦原地爆炸了,对着电话就是一顿吼,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说?

“陆总,我去跟你说,你不让我说!”石墨很委屈的说。

“我让你不说你就不说了吗?南千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好看!立刻回南川市!”陆旧谦暴跳如雷,石墨想说什么又被噎了回去,回南川就回南川吧!开标还有好几天!

陆旧谦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往回走,他的声音很大,在他身后随之出来的南初夏听到了他打电话说要回南川市,整个人狂躁极了。

她连忙掏出了电话,拨打了佘水星的电话,哭着说:“妈,我不管,你一定要帮我除掉南千寻!”

“我怎么告诉你的,你还这么存不住气?你现在不要在南千寻身上浪费精力,多在陆旧谦的身上下功夫。南千寻我已经帮你引回了南川市,你不好好把握机会怀上他的孩子,对付南千寻干什么?”佘水星听到南初夏的话,气的想隔着电话线一巴掌拍在她的脸上。

“妈,南千寻她一向诡计多端,这回不知道她又用了什么办法,勾.引了旧谦哥哥要回南川市!”南初夏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说道。

“你说什么?”佘水星听到南初夏说陆旧谦要回南川市,立刻冷静了下来。

“我刚刚听他给石墨打电话说要回南川市!”南初夏一边哭一边说。

“我知道了,你随着他一起回来,我有办法对付她!”佘水星说完又安慰了南初夏一会儿,挂了电话,看样子自己的计划得加快了。

南初夏听到佘水星给了准确的回复,眼睛里露出了一抹凶狠。妈妈说的不是全部都是对的,还是先除掉南千寻,她没有了威胁,然后才能慢慢的走进陆旧谦的心里!

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快速的回到酒店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她的衣服塞了满满三个大行李箱,她收拾完了之后去找陆旧谦,意外的发现陆旧谦已经离开了。

她的未婚夫离开了,连一个招呼都没有跟自己打!都是南千寻害的,她一定会让她付上代价!

她又在原地跺了跺脚,快速的用电话租了一辆车回南川市。

南川市,晴空万里,天色碧蓝碧蓝的,这个城市的天空蓝的让人心旷神怡,偶尔有一片云飘过来,像极了棉花糖,让人有一种想要伸手摸摸的感觉。

晴空之下,南千寻面带愁容的坐在广场上。

从开始投简历起,两天内她已经面试了不差三十家企业。本来面试的时候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是面试官往往都是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态度明确的说“对不起,你不适合这份工作!”

有的企业干脆连这句话都没有,直接让她走人,回去等通知,一回去就再也没有下文了,打电话过去问,人家就说已经招到了合适的人。

她已经放弃了进大企业的想法,走了很多的小餐馆,可是大大小小的餐馆,看了看她的身份证,直接摇头,她现在就是去做一个洗碗工都没有人要!

“喂,南小姐吗?”又有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过来,电话那头是一个很好听的男声。

“是的,您是?”

“不知道您的工作找到了吗?”对方问道。

“暂时还没有!”

“哦,是这样我,我这里是万年红酒业需要招促销员,不知道您这边有兴趣吗?”

“促销员?”南千寻诧异的问。

“是的,我们公司招促销员,专门向客户送酒,日薪300外加提成,提成是十分之一,在业内是十分可观的!可以常做也可以做临时工,临时工的话日薪两百,有些不划算哦!”

“去哪里面试?面试需要带什么东西?”

“你要是有意的话,晚上六点到敦煌六楼,1010室找黄经理!”

“好的!”南千寻挂了电话,看了看手机,离六点还有两个小时,她打电话给南紫云说了一声之后,吃了点东西,往敦煌去了。

到了敦煌的门口,南千寻有些犹豫了,这里是一个风花雪月的地方,她进去合适吗?

“你好,南小姐吗?”有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刚从一辆玛莎拉蒂里下来,看到南千寻在会所的门口徘徊,伸手扶了扶眼睛,上前问道。

“呃,您是?”

“我是万年红酒业的黄经理,今天跟你打电话的是我的秘书!”

“哦,黄经理,你好你好!”南千寻连忙伸出了手,黄经理轻轻握了握手,说:“我们上去说?”

“哦,好的!”

黄经理伸手请南千寻往里走,自己伸手又扶了扶眼镜跟了进去。

敦煌会所的内部装修的金碧辉煌,到处都是金光闪闪的,墙壁上不知名的装修材料四处反射着人的影子,只要你愿意,在敦煌内部随时随地可以照照自己的身材,墙壁上面是一些不可描述的艺术雕刻,真是纸醉金迷的好地方!

“南小姐,这边请!”黄经理伸手朝电梯间引了过去。

“谢谢!”南千寻点头致谢,跟着黄经理上了六楼。

到了黄经理的办公室,黄经理亲自给她倒了杯白开水,端过来给她说:“我们招聘促销员,条件我助理已经跟你说过了,待遇想必也都说清楚了,南小姐这边还有什么疑问吗?”

“我临时工可以日结吗?”

“可以!”

“那我觉得我应该试试!”南千寻说道。

“如果你这边没有问题的话,晚上试试吧,你看到敦煌也应该明白了,你的工作地点就在敦煌,主要负责给客人们推酒,运气好的话会有很多小费,小费都归你!”

南千寻鼓足了勇气点了点头。

“没有问题的话,等会儿跟着丽姐出去,该注意的事项她会告诉你的!”黄经理说道,伸手摁了一下电话,不一会儿一个名字叫做丽姐的三十来岁的女人走了进来。

“黄经理,你叫我?”

“这位是新来的同事,你带带她!”

“好!”丽姐妖娆一笑,扭着屁股转过身来,对南千寻说:“小妞,跟姐走吧!保管你从此走上人生的巅峰!”

南千寻看着丽姐的模样,心里有些不喜欢,但是她现在容不得自己不喜欢,姑父的病花销不是一般的大,她的那一些存款,要不了多久就会被耗干的。

“喏,想要赚钱,你的装备很重要,不能穿的这么保守,要像姐一样!”丽姐用审视的眼光看了看南千寻,转了一圈,又倒过来转,说:“啧啧啧,浪费了你的这张脸,要是你这张脸去当公主,肯定比卖酒来钱来的更快,不过也难说,你这双勾魂眼,要是能用上正地方,日入过万不是梦!”

“丽姐,我只是来做一个推销员而已!”南千寻受不了她这种赤裸裸的目光,闷闷的说道。

“算了,我也不勉强你了,或者性感火辣的他们都看腻了,换种口味或者能火,反正能赚钱就行!”丽姐说道。

南千寻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实在穿不出去丽姐给她找来的那种衣服,太暴露了。

晚上敦煌会所开始营业的时候,南千寻心里极其的忐忑,看着眼前的酒,鼓了鼓勇气,端起来敲响了包厢的门。

“你好,卖酒的!”南千寻站在门口吆喝了一声,才推开包间的门,包间里乌烟瘴气的,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领带被打开,双臂摊开在沙发上,有一个女人正骑在他的腿上,动手解他的衬衫,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有个男人跟一个女人已经开始骑马。

南千寻一阵干呕,这些人简直太不要脸了,个个都穿的西装革履,人模人样的,到了晚上就不要皮了,化成野*兽,来敦煌里泄*欲。

她连忙退出去,到门口正准备关门,从她背后又冒出来一个人上前来把她推了进来,她冷不防的被推倒,一头栽在了那两个正在骑马的人面前。

“呦吗,新来的?”背后那个人站在门口,堵住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千寻。

“我、我是卖酒的!”南千寻连忙说道。

那个骑马的男人翻身从那个女人身上下来,不慌不忙的收好了自己的家伙,蹲在了南千寻的面前。

那个女人光着身子又攀了过来,眼睛不怀好意的看着南千寻,汹涌的波涛不住的蹭在这个男人的胳膊上。

另外一个也一把将身上的女人给扯了下来,也来蹲在她的面前,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那个女人怨恨的瞪了南千寻一眼,对着这个男人发嗲:“三哥~~”

南千寻看着欲*求*不*满的两个母的,又看看如*狼*似*虎的两个男的,吓的心里有些哆嗦,说:

“我、我不卖了!”

她着急的说着,连忙爬起来慌不择路的往回跑,身后那个男人一把接住她,说:

“不是说好不卖了么?怎么这会儿又投怀送抱了?”

“放开我,放开我……”南千寻大叫了起来。

“你叫什么?不是说卖酒的么?”那个被称为三哥的人问道。

南千寻这才找回了一些理智,说:“我,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冲撞了各位,给、给各位赔不是了!”

“没有诚意!”那个刚刚在骑马的男人说道。

“不如你把你自己卖的就酒给喝了,你喝多少,我们买多少!”身后的那个男人说道。

南千寻看了看自己拿过来的酒,少说又四万多块钱的酒,要是都喝完,他们就会给四万多块,然后她的提成就有四千多!

那个叫做三哥的看出来她的犹豫,突然从身边的包包里拿出了一沓钱,撂在了桌子上,南千寻一眼看过去,那些钱至少有五万块!

“你喝完了所有的酒,这些钱全部都是你的了!”

“对,酒钱另外付!”

南千寻不再犹豫,说:“你们说话算数!”

“当然!”

“我可给你们录音了,你们要是说话不算数,我会告你们的!”南千寻说完,鼓了鼓勇气,打开了一瓶酒,开始灌了起来。

她的酒喝的又急又快,两瓶很快下肚,喝的太快有些顺着嘴角流下去,流到脖子里,然后又流到了胸前。

有一个人咽了咽口水,tmd实在太撩人心了,最撩人心的时候,是你已经心里痒痒的,但是对方根本不想撩你!

红酒虽然不会轻易的醉,但是过量了也会醉的,南千寻一向不怎么喝酒,对酒精本来就有些敏感,两瓶酒下肚,有些晕乎乎的了。

她看着眼前的酒,又开了一瓶,仰头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喝着喝着渐渐的就喝高了,伸手指着眼前的几个人说:“你们,我的钱……”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抱桌子上的那些钱!

“这些钱,你要把所有的全部喝完才能拿走!”叫做三哥的看着她面不改色的说。

“我还喝,喝,给我开酒……”南千寻大声的说道。

南千寻一边说着,一边自己去开瓶子,喝一半洒了一半,那个叫做三哥的拿着酒瓶对着她灌了起来。

南千寻的胃都快撑破了,十几瓶的酒灌在了胃里,就算是灌的白开水,也喝不下。

她伸手去推开那个叫做三哥的,说:“我告诉你们,我不稀罕你们,谁我都不稀罕……”

她说着说着伸手攀上了那个叫做三哥的肩膀,看着他,说:“你比他们两个帅多了,你看他们两个,一个个尖嘴猴腮的,看起来就不像个好人……”

她口齿不清的说道,那几个人都听清楚了,那两人脸色纷纷一黑,说:“我们先出去了,你们慢慢玩!”

“嘻嘻,他们走了,就剩下我们了,我们玩什么呢?我跟你讲故事,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胡汉三看着怀里挂着的女人,伸手揽住她的腰,说:“哥带你玩更好玩的!”

他说着转身把南千寻压在了沙发上,这个举止之间都带着魅*惑的女人,刚刚就让他破功了!

书评(199)

我要评论
  • 心里一&无数的

    陆旧谦像是知道她的位子一样,站在楼下朝上面投过来一道冷清的目光,南千寻的心里一慌,手中的杯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碎成无数的碎片。

  • 寻,孩&,你赔

    “南千寻,孩子没了,你开心了?你个恶毒的妇人,你害死了我陆家的孙子,你赔我孙子,你赔我孙子……”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陆母哭哭滴滴的往南千寻的卧室奔了来。

  • 响了,&台上的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南千寻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她转头的时候看到了梳妆台上的表,已经凌晨两点钟了,旧谦回来了?

  • 旧谦和&手扶着

    南千寻看着陆旧谦和陆母在那里拉拉扯扯,她一手扶着衣柜一手抚着肚子,一句话都不说。

  • 千寻,&在玄关

    陆母见状一把推开南千寻,南千寻一头撞在玄关处,倒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 在干什&初夏的

    “南千寻,你在干什么?”陆母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拦在南千寻和南初夏的中间,把南初夏护在身后。

  • ,我既&陆家的

    “初夏,你放心,我们陆家的男人都是有担当的,我既然敢让你怀上陆家的孩子,一定会为你和孩子正名!”陆母郑重的对南初夏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