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峰家里,众人围在床边,很紧张的关注着孟天的情况,三位长老更是神色凝重,孟渊长老取出来一颗红色的灵丹,轻轻地的将孟天扶了出来,运功隔空将灵丹送入了孟天嘴里,接着左手按过了一会,“哎”孟渊收回了手掌,轻轻叹了一口气。。...

孟峰家里,众人围在床边,紧张的关注着孟天的情况,两位长老更是神色凝重,孟渊长老取出一颗红色的丹药,轻轻的将孟天扶了起来,运功隔空将丹药送进了孟天嘴里,然后一手按住他的胸口,缓缓输入元气。

过了一会,“哎”孟渊收回了手掌,轻轻叹了一口气。

“长老,我孩儿怎么啦?”村子夫人自见到重伤的孟天后,眼泪都没停过,此刻眼眶红肿,忧心忡忡。

“情况不太妙,孩子太小了,背伤伤及了筋骨内脉,可能对日后的修炼有影响。”孟渊刚叹气就是这个原因,孟天背部伤虽然已止住血,刚孟渊也帮他用丹药护住了心脉,奈何伤口太深,几乎可以见到了骨头,即使是大人,也要一段时间才能好起来,而且,伤到了筋骨内脉,就等于伤及了本元,孟天年纪这么小,修复能力如何,是否可以完全修复,还是一个未知数,即使可以修复了,估计也会留下一些后遗症。

“长老,求求你快救救我的孩子吧,我…我给你跪下了,求求你,好吗?”村长夫人听完后,紧紧拉着孟渊的手臂,眼泪嗒嗒的掉,就要跪下来,被孟渊打出一道力量托住。

“使不得,使不得,这也是我们的孩子,我那有不想救之理,只是这次恐怕不好救啊,这样吧,我与六弟合力布下一阵,看看是否可以对孩子有帮助,布阵所需的灵石...”

“我负责去找,即使是抢龙巢,捣凤窝,我也要将灵石弄回来”孟峰道,他身上衣服还染着孟天的血迹,长老所说的灵石,乃天地元气之实体显化,就如早晨的露珠一般,灵石的形成与天地五行运转有关,五行相克相生,当阴阳相错,五行瞬间失衡,就会出现生克之像,生则可以生出元气实体,也就是灵石,因此,灵石往往带有五行力量,单纯不含五行力量的净灵石也有,只是非常难得,蕴含的灵气充足,可以随意使用,还有重要一点,在荒林形成的灵石,除了人类需要外,鸟兽也会收集,所以,寻找灵石这种事情,平日里都是随缘的,如果有目的去寻找,恐怕一天也很难找到一颗,除非,有人愿意冒险进入一些危险之地,在百万荒林里,危险之地,其实存在很多的,比如一些凶猛兽类的聚居地,还有一些闻名的凶地等等。

“不用去冒险了,我这里就有。”老神突然出现在门外,走了进来,随手一拂,将几块蓝色的发光小石头东西放于孟天旁边,屋子内瞬间充满着一阵阵微弱的能量波动。

“孩子怎么伤这么重?”老神用神识扫了一下孟天身体,不解的问道。

“说来话长啊。”

“那先不说了,布阵吧。”

村中练功场,两位长老全神贯注的在比划着位置和方位,然后作下标记,放置灵石,很快就摆出一个类似人体形状的法阵,然后吩咐孟峰将孟天抱了进去,随着孟渊长老在孟天头顶附近一拍,“嗡”一阵微不可闻的声响发出,法阵之上蓝色的光华流动,很快覆盖孟天整个身躯,如同一蓝色水幕般将孟天给包裹起来。

“这‘沐伤阵’乃先祖所创,依据人体结构而布的阵法,我刚才在背部位置埋了两颗灵石,希望这阵法能帮到孩子。”孟渊道。

在众人为孟天疗伤期间,村子中央高大而庄严祖坟前,两位少年依然穿着血衣,恭敬的直跪着,约一个时辰过去了,依然一动也不动。

“好了,都起来吧”在他们身后,两位长老一脸严肃。

“小羽、莹莹,二长老的话,难道你们没听到吗?”孟旭见两人依然没反应,沉声喝道。

“长老,我们没有照顾好弟弟,让弟弟受这么重的伤,我们甘愿受罚。”孟羽道,旁边孟莹莹点头附和。

“事情经过究竟是怎样的?你们为何落入猴群的包围圈?难道你们长这么大,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吗?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的心血就白费了。”孟渊摇头道。

“长老,事情是这样的……”孟莹莹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出。

“又是刘家村,哼!难道我孟家还怕他们不成,好了,都起来吧。”孟渊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不由大怒。

“这刘家少年实在太过分了。”孟旭跟着道。

两人依然跪着不动,孟旭跨出几步,伸手将两人托了起来“好了,以后多加注意,遇事要冷静,不要逞强就是了。”

“多谢长老,天弟他怎样了?”孟羽问道。

“背部伤得很重,不知道是否能治好。”听长老说完,两人对望了一眼,同时低头,神色悲伤,内心无比的自责。

练功场上,孟天身体依然被流动的光华包裹,过了约半个时辰,原本急促的呼吸已变得平稳,苍白的脸色也渐渐出现一丝血色,看来这“沐伤阵”效果不错。

“嗯,没想到先祖留下的阵法,竟然有这么好的疗伤效果。”孟渊长老探查了孟天的身体变化后,有点欣慰道,旁边情绪一直异常紧张的孟峰夫妇也慢慢缓了下来。

日落月起,很快夜深,天空中,繁星点缀着这深厚的蓝幕,如孩童调皮的眼睛,不断的眨烁着光芒。

雄伟高大的宫殿,在夜色的映衬之下,显得更加的威严肃穆,突然,自宫殿一角,射出一道金色的光芒,快若闪电,瞬间没入夜空,化作出一道微光后消失无踪。

孟家村内,紧张了一天的村民渐渐散去,村长夫人也被孟峰劝回休息,练功场上只留下两位长老及孟峰三人盘坐于附近,一边吐纳养气,一边密切关注着孟天身体的变化,照目前的情况看,事情已向好的方向发展。

突然,原本安静的孟天突然颤抖了一下,气息在瞬间变得异常紊乱,将在场三人吓得跳了起来。

“小天?”三道身影几乎同时闪至,发现孟天的胸口处一小道金色光芒闪耀,扭曲着如同旋涡,然后融入体内。

“怎么回事?”连孟渊长老都无法探知发生何事。

“啊...噗!”孟天猛然张开眼睛,紧握着拳头,大呼一声,狂喷出一大口鲜血来,将三人吓得不轻。

“等等”孟峰心急,想伸手去查看,被孟渊拉住“我先撤去法阵”,双手在地上快速按了几下,然后将一块灵石拍碎,法阵光华渐渐消散。

孟峰迅速将孟天抱起,焦急的问道“孩子,你怎么啦?”

“我…我胸口好痛啊。”孟天意识不清,貌似在自言自语,一手捂住胸口,神色显得异常痛苦。

“不对啊,这法阵即使对身体恢复无效,也不可能造成如此严重的力量反噬啊。”孟渊长老想了一下道,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何会发生这么奇怪的事。

“快让我看看”孟渊自孟峰手中接过孩子,伸手在他身体上探了一会,发现孟天经脉再次受挫,体内气息混乱不堪,无法引导着凝聚,他内心紧紧抽了一下,额头上冷汗直冒。

“怎么会这样啊?如此下去,孩子恐怕会有生命危险啊。”两位长老都急得直搓拳,孟峰听完更是如同五雷轰顶般难受,刚刚平复的心情再次跌入谷底,全身冰凉。

“长老,救救我的天儿吧!”这次连孟峰也不淡定了。

石洞内,老神自打坐中睁开双眼,射出两道精光,身体化出一阵虚影,已出现在练功场,神识扫过孟天的身体后,打出一道光芒进入孟天的前胸,一手将其抱住,冲天而起,迅速消失在夜空之中。

“放心吧,我一定尽我所能,将他救活。”老神声音悠悠,此刻已不知到了何处,练功场上只余下还在担心的众人。

第5章 早猎

2021-07-22

第6章 冲突

2021-07-22

第7章 兽群

2021-07-22

第9章 突变

2021-07-22

第16章 箭意

2021-07-22

书评(343)

我要评论
  • ”两位&老者同

    “碰碰”两位通穴境老者同时祭出绝技,在两股强大力量的冲击之下,红狼庞大的躯体被打着横飞出去,“轰”重重砸落在二丈之外,落地成坑,附近草木尽断,乱石破碎纷飞。

  • 哭,想&被大人

    “羽儿,你想干什么,给我回来”混在人群中的一孩子被一大手给捞了回去,正是最初发现红狼的那位少年,他听到婴儿在哭,想偷偷摸过去将孩子带回来,没想到刚走两步,就被大人发现。

  • 微亮,&如一幅

    晨,天微亮,树林中的雾气还没消散,轻轻飘动起伏,如丝如缕,盘绕于村口附近那颗古树之上,绿峰若隐若现,犹如一幅浑然天成的画作,晨景让人心醉,美不胜收。

  • &哭了起

    “呜呜~~要是老神在就好了”那名叫羽儿的少年双手捂着眼睛,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其他村民何尝不是这样希望。

  • 到老树&事你们

    “我在千里之外感受到老树的发出的声息,所幸能赶回来,我还有要事未了,可能还要十天才能回来,剩下的事你们自行处理吧”灰袍老者身形闪了一下,已上半空,眨眼就了无痕踪。

  • 狼同时&狼并没

    “嗷~~”发现众村民后,两头红狼同时怒吼,全身的狼毛根根竖起,体型感觉又增大了,两双狼眼闪烁着骇人的恶光,让胆小的村民不由一阵心悸,但是红狼并没有对村民发动攻击,也许早已感觉到异常。

  • ”众村&有停下

    “啊?”众村民又是一阵惊呼,红狼逼退众人,伤了孟峰,没有停下来,而是直扑刚刚醒过来的婴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