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再度动了,但是也而已跨出一小步,无尽的剑气聚积半空,如暴雨般被击落,本来波澜不惊的水池此刻犹如滚烫的开水通常,泛出无数的波纹。“喝”老神身形再度爆涨,对着半空一拳“喝”老神身形再次暴涨,对着半空一拳轰出,拳气在前方瞬间消失,隔空出现在来人身边,这是一种类似神通般的拳法了。。...

来人再次动了,不过也只是跨出一小步,无尽的剑气积聚半空,如暴雨般击落,原本平静的水池此刻如同沸腾的开水一般,泛起无数的波纹。

“喝”老神身形再次暴涨,对着半空一拳轰出,拳气在前方瞬间消失,隔空出现在来人身边,这是一种类似神通般的拳法了。

“碰”“碰”劲气狂暴。

两人同时接下了对方的绝招,但来人显得轻松很多,只是自光团中探出一手,往前一拍一引,身形飘退丈外,前方的拳气已然消失,老神却依然屹立在水中,自他的手心之中,溢出一道鲜血,染红了一小片池水。

“为何?”半空那人沉声问道,他有点不解,对方只要离开水池,这一招不足以对他构成任何威胁,但是,若是如此硬接,结果就如老神这般,虎口被生生震裂。

“没有为何?”老神一时无法摸清对方意图,不可能告知他泉水下洞口的秘密。

“好,那再来一招,小心了。”

来人捏指成剑,身形一闪,无尽的剑芒凝聚在指尖,半空中,风云翻滚,天地变色,一阵金色的光芒在指尖闪动,然后对着老神挥出,狂怒的剑气如同末日风暴,形成一道翻滚的剑气大道,席卷而落。

在下方迎战的老神,此刻内心有点焦急,一来是对方修为太强,强得有点不真实,让他产生一些错觉,若换作是万年前,这点攻击,在他眼里简直是不足一提,但如今不一样了,经历了万年的凡间沉沦,他早已失去了往日的上天入地的能力;二来他担心孟天突然从洞里钻了出来,恐怕会被剑气波及,但是对方这一招蕴含的威力,他自问没有把握完全接下。

“轰轰轰”剑光所过之处,发出一阵阵轰鸣之声,附近气息仿佛全部被挤压掉,漫天充满着阵阵潇杀之气。

“好厉害!”老神不由叹道,暴喝一声,紧握着双拳,在水池内爆发一圈大波纹,掀起一阵狂浪,白发狂飞,刚才那道巨大的影子再次显现,而且,比刚才显得更为实体,巨影展开双臂,横有数丈,如巨鸟般的头颅仰天无声长啸,略显狰狞,老神这是被逼急了。

“轰”一道巨大的光柱自老神拳中轰出,附近草木终于无法承受两股如此狂霸的力量,纷纷爆断,满天都是翠绿的叶酱树汁,将附近的空间都染得通绿,乱石翻滚,不老泉内的池水在那么一瞬间被吸干了,仿佛全部融入了老神的体内。

“啊!怎么回事?”正在洞内寻找宝物的孟天听到异响,回头一看,发现洞内泉水迅速干涸。

“咦?”来者终于发现了小石洞,也感觉到洞里传来的一道微弱气息。

“轰轰”两道至强无比的光芒在半空迸撞,剑芒对金拳,数里内,草木皆成齑粉,小山峰被直接夷为平地,半空中,风云乱涌,连时空都仿佛被打穿一般,光像扭曲,出现一小团一小团密密黑光漩涡。

“前辈,刚多有得罪”来人收回了强大的气息,衣袖挥动,平息了半空纷乱的劲气,同时也显露了不凡的面容,宽广的额头闪着光芒,乌发飘飞,两鬓微添霜,却让人感觉不到丝毫老态,浓浓的剑眉下,双目深邃似海,开阖间,隐有山河奔腾之意,如刀锋削过的脸庞上,五官坚毅清晰,如此风采,让人一目难忘。

一袭青袍加身,魁梧的身形如同一把顶天立地的长剑,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气概,只是左手袍袖空空,迎风而飘,却又有一种别样的沧桑。

“好风采,阁下可是剑宗弟子?可否告知老朽尊姓大名?”

“四海八方,江湖无名,青锋常伴,了了长生,尊姓大名不敢当,剑宗第三代弟子剑长生拜见前辈。”来人身影闪至水池附近,对着老神行礼恭敬的道。

“哈哈哈哈,果然了不起啊,不知道剑宗二代无字辈哪位高人是你师尊?想剑不败创立剑宗已有千余年,历代都是强者辈出啊。”老神道,虽然他一直在这荒林里,但三百年前世外发生一件大事,震惊人间,而且跟剑宗有莫大的关系,剑宗高手如云,在修炼界可是响当当的存在。

“吾师剑无求,前辈是?”

“曾经沧海难为水,沧溟有家,曾住北海,万年一粟,早忘仙途,老夫自今天起就叫粟万年吧,哈哈!”老神似若有所指,但却没有明说。

“碰”孟天自水里钻了起来,看到水池边站立的中年人,感觉到惊讶无比,来人的气息比老神还要强大,站在哪里,就感觉如一座竖立的大山般,令人内心不由产生一种莫名膜拜的冲动。

“这么小年纪竟然突破了炼气境,不错。”剑长生对于孟天的修为与年纪也感觉很惊讶。

“老神爷爷,他是…”

“小天,快见过剑宗老前辈”老神将孟天拉了起来道。

“见过前辈”

“嗯,好,如果再早几百年,我还真想收你为徒,只是...,可惜了。”剑长生自叹道,至于原因,他也暂时不说。

“恕老朽冒昧,再向长生老弟打听一人,请问贵派是否有一位剑魔的传人?”

“哈哈哈哈”剑长生不由大笑起来“前辈为何对此人如此感兴趣?”

“三百年前,剑魔于逍遥山力战下凡仙人,此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老朽虽眼朦耳聋,但是此事轰动整个人间,可惜老朽赶到时,大战已结束,无缘见到剑魔本尊,此事成憾啊”老神边说边握紧拳头,仿佛对当时一事颇为感慨。

“仙人?不是尸宗先祖显灵吗?粟前辈为何如此肯定剑魔对手就是仙人。”

“先祖显灵,那都是欺骗世人伎俩而已,老朽自现场残留气息闻到了仙人的味道,对于老朽老说,太熟悉了,长生老弟刚才施展的剑招难道是剑魔七式?剑长生就是剑魔?当年一战原来你没死啊,嗨!我就知道,怎么可能呢。”老神仿佛联系起某些细节,原本有点浑浊的眼睛一亮道。

“剑魔只是世人给予的一种称谓而已”剑长生道,等于直接承认了他的身份。

“哎,我早该想到,如此霸道剑法,除了剑魔七式外,估计世间再无他妙,只是当年一战,坊间传言老弟已陨落,为此,我还特意出山,将当年尸宗掌门给教训了一下。”老神不自觉改了称呼,对于眼前这位不凡得后辈,确实值得世人景仰。

“粟前辈过奖了,多谢前辈关心,据传当年尸宗掌门被神秘人打成重伤,原来是前辈所谓,哈哈!”

“老弟,刚才剑魔七式,你还有几式没打完的,我们再来切磋切磋如何?”老神刚才的老态忽然间消失无踪,而且,还仿佛年轻了一些,眼中带着一丝强烈战意。

“还有五式,剑魔七式,乃晚辈参悟剑祖剑道所创,当年悟剑道后晚辈曾于剑宗后山留下六块石碑,石碑上皆用剑招刻下剑意,第七式乃后来所悟,至今未曾完满。”剑长生身上剑意自发,瞬间出现在不远处小山峰。

“小天,你到山洞里面躲一躲,我与剑长生前辈再切磋几招。”老神再次将孟天推到洞口,一再交待一个时辰内不要轻易出来。

约大半个时辰后,两道影子从天而下,同时落于不老泉之中,没有泛起一点水花。

“哈哈,长生老弟,痛快啊,咳咳咳咳!”老神身体不由摇晃了一下,刚才一战,消耗他太多元气。

“前辈,你没事吧”剑长生神色自然,依然保持着这份不凡的风采。

“没事,老了老了,长生老弟,当年一战,战果如何?”

“当年一战,两败俱伤。”剑长生剑眉轻扬,断袖突然伸直,于水中一扫,如同正常的手臂般抓出一把水剑,然后软化成水,迅速滴落,这断臂估计就是当年一战所造成的。

“那名仙人不简单啊,当年若不是他恶意伤我师叔,我也不会追杀他三千里,不过,若不是他手中那块镜子,我定能将其永远留在人间。”人间修者,利用人间法则是可以屠杀仙神,但能真正做到的,估计也只有剑魔一人而已,仙神下凡,虽然仙神之力无法施展,但是曾经历过漫长的岁月修炼,身体异常强悍,战斗意识超强,所以,能真正杀伤他们的,只有圣境高手才能勉强做到。

“我断一臂,他是双脚齐断,连一只耳朵也被我削了下来,值了,为此我闭关将近三百年,至今才完全复原。”剑魔没有细说当年一战战况,但如此高级别的大战,定是惨烈无比,也不知是天界那位仙人下凡,可惜遇到了以剑为狂的剑长生。

“好!”老神仿佛对这些仙神也没什么好感,听到剑长生的话后,连连点头。

“前辈,万年前究竟发生了何事?你为何还要强留在人间啊?”

“长生老弟啊,此事说来话长,万年前的混战,我只是参与了一小部分,我当年的好友都先后陨落了,我是无处可去,也不想离去,人间本就是我的家园。”老神目光突然变得深远,仿佛在回味旧事,更多是感慨,万年前一战,惨烈得实在是不堪回首。

“我宁愿老死在故土,也不愿上天入地苟延残喘。”荡气回肠的话语穿越万年时刻,悲壮的犹如昨日,百万仙神,十万铮铮寒骨,潇潇血雨飘洒,夕阳晚暮,何处是归路?

“波”孟天自水中钻了出来,手中抓着两颗如鸡蛋般大小的灵石,吸引了两人的目光。

“九品纯灵石!”两人都是人间绝顶高手,一眼就可以分辨出灵石的品阶,九品灵石,被称为极品灵石,据传,为了好区分价值,修炼界一位倒卖灵石的商人提出了将灵石分为九个品阶的建议,在建议中提出了一些分类的标准和定义,此建议提出不久,得到了无数修炼者的支持,一直沿用至今,但是,对于一般修炼者来说,只能通过观看灵石大小大概分辨品阶,因为真正的分类里面还是有不少门道的。

第5章 早猎

2021-07-22

第6章 冲突

2021-07-22

第7章 兽群

2021-07-22

第9章 突变

2021-07-22

第16章 箭意

2021-07-22

书评(456)

我要评论
  • 者用脚&躯抛出

    两头红狼就这样被老者用脚压住,再也无法动弹,老者依然是双手环胸,飘身而起,双脚往前一带,将两具庞大的狼躯抛出十丈外,掀起丈高的沙尘,一击即杀。

  • 林丛中&。

    “沙沙”不远处的密林丛中,突然传来微弱的声响,紧接着一阵摇动,自密林中蹿出两头如火般的异兽,额头上长有一支犄角,最为显眼,呲牙裂齿的,发出阵阵沉闷的兽鼾,如铜铃般兽睛凶光闪烁。

  • 树林中&现,犹

    晨,天微亮,树林中的雾气还没消散,轻轻飘动起伏,如丝如缕,盘绕于村口附近那颗古树之上,绿峰若隐若现,犹如一幅浑然天成的画作,晨景让人心醉,美不胜收。

  • 称为峰&,孟家

    “峰叔,你看他的额头,好像还有血啊”刚发现红狼的孩子指着婴儿对他道,孩子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异状,这名被称为峰叔的人名孟峰,孟家村现任村长。

  • 怒吼,&根竖起

    “嗷~~”发现众村民后,两头红狼同时怒吼,全身的狼毛根根竖起,体型感觉又增大了,两双狼眼闪烁着骇人的恶光,让胆小的村民不由一阵心悸,但是红狼并没有对村民发动攻击,也许早已感觉到异常。

  • “恐怕&突破了

    “恐怕来不及了”另外一位老者叹道,因为两头红狼再次扑向了婴儿,貌似突破了古树光圈,众人刚刚燃起的希望再次被浇灭。

  • 扑出,&婴儿。

    “嚯”两头红狼分别扑出,其中一头冲到村口附近堵住众人,另一头直扑往婴儿。

  • 翻身立&上刮起

    微胖老者刚提脚跨步,一阵幻影闪出不到半丈,最初被打飞的红狼已翻身立定,对着最近的两位长老怒嚎不已,全身红色的狼毛根根竖起,平地上刮起阵阵狂风,微胖老者在这嚎声之中,被迫停了下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