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泉旁,孟天将自洞中获所有的物品放了出,经在山洞里的感悟,他已基本陌生了意念空间运用比较,但是上次将青鼎取出时遇上一些状况,很沉重的力量将他差点儿压在地上,不“这青鼎沉淀古朴,隐含玄青之光,定是经过千锤百炼锻造而成,才能历经无数大战而不毁”剑长生目光闪动,已将青鼎一切了然于胸,青鼎的四面,布满斑驳的痕迹,可以猜想当年一战,应该是惨烈的不可名状,鼎主人保住了鼎,而自身却遗憾陨落。。...

不老泉旁,孟天将自洞中获得所有的物品放了出来,经过在山洞里的感悟,他已基本熟悉了意念空间运用,虽然刚才将青鼎取出来时遇到一些状况,沉重的力量将他差点压在地上,不过以孟天的能力,再过些时日,应该很快就可以得心应手。

“这青鼎沉淀古朴,隐含玄青之光,定是经过千锤百炼锻造而成,才能历经无数大战而不毁”剑长生目光闪动,已将青鼎一切了然于胸,青鼎的四面,布满斑驳的痕迹,可以猜想当年一战,应该是惨烈的不可名状,鼎主人保住了鼎,而自身却遗憾陨落。

“这剑虽是断剑,却重若千斤,藏于洞中万年,剑光养晦,暗露利锋,依我看,这应该是用神铁淬炼而成的不凡宝剑”老神举手弹了一下剑面,“铿”一声剑鸣,将孟天耳膜震得生痛,不老泉水瞬间泛起一圈圈密集的波纹,久久不息。

“好剑”天下之无敌剑魔,对剑自然是最熟悉不过,只见他单手一翻,断剑已被握在手中,一股恐怖的战意冲天而起,可以承受巨大冲击力的洞天草木,竟然在战意之下纷纷爆碎。

“此剑虽时断剑,但几可媲美我的玄锋,可惜我的玄锋,陪伴我七百余年,三百年前一战,已然毁掉”剑长生收了战意,不由叹道。

“两位前辈,这块布是什么来的?”孟天拿起了一块红色的布问道,这布四边凹凸不平,红如火,好像会散发着光热,布的中间用特殊的材质绣成一个天字,伸手触摸,可以感觉到一丝暖意。

“这应该是幡掉下的残布,从断口来看,好像是被人生生扯下来一般”老神眉头紧皱继续问道“里面就一块这样的残布?”

“嗯,我仔细找过了,真的只有一块。”

“这残幡虽然只有一部分,但上面依然保留着部分阵法,不知道完整的旗幡,威力如何?”剑长生道。

“这..这可以用吗?”孟天对于幡,不是很懂。

“只要你可以感应到残幡上面的阵法,就可以使用残幡力量,至于如何去感应,这就看你个人的资质了。”

“谢谢前辈指点。”

三人正在谈论间,原本平静的水池再起突变,竟自动泛起一圈圈的滴水纹,如下雨时雨滴落在水面情景一样,但天空并无雨迹,这景象有点不真实。

“嗯?”两位绝世高手一时也搞不清发生何事。

“这洞天难道还有其他秘密?”老神全力放出灵识,仔细探查周围一草一木,一静一动。

“悠悠九天辰,遥遥星河水,独坐星月,煮酒一壶,苦盼君来君不来......”有如天籁般的歌声仿佛来自人的灵魂深处,悠悠响起,带着无尽的沧桑,悲凉而孤独。

“清清月下花,楚楚白衣裳,百草芬芳,匆匆水流,仙踪觅尽觅不尽......”剑长生紧闭着双目,嘴里呐呐自语,似歌似泣,灰白的鬓发迎风摆动。

过了一会,那道歌声慢慢淡去,直至消失,当老神与孟天反应过来时,剑长生早已失去了踪影,就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而在孟天的手中,却多了一快如他手指般大小青玉,青玉成剑,一丝丝光芒在闪动。给人一种利剑出鞘的感觉。

“此乃剑玉符,可保你在关键时刻解除危机。”是剑长生的声音。

“多谢剑前辈”

“这是千里传音,老弟修为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老神自叹道。

“老神,刚才的歌声...”

“你也听到了?这可不是一般的歌声,是天寂之音,想听到,需要非常的机缘,而且,你刚才也看到了,这声音与长生前辈有着莫大的关联。”

“为什么叫天寂之音呢?”孟天继续问道。

“天寂之音,也可以称为跨时空传音,如果你实力足够强大,有一定的机缘可以给万年或者百万年后的人传音,因为隐含天道机缘,所以称为天寂之音。”

“好了,东西快收好,已经出来这么久,村里人恐怕都等急了,既然身体已完全恢复,我先送你回家吧,记得,回家后不得将此处秘密告诉任何人”

“嗯”老神抱起孟天,冲天而起,往孟家村方向赶了回去,第一次出来的时候孟天是处于昏迷的状态,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何事,如今他伤势全好了,被老神抱着疾飞,只听到耳边不断掠过呼啸的风声,下方的景象唰唰往后退,内心是又惊又喜。

过了约一个时辰,老神摇醒了差点沉睡的孟天,降落在村口,只见村口大树旁,坐着两人,神色焦虑,见到老神与孟天后,惊叫着扑了过来。

“天儿,我的儿啊!”村长夫人喜极而泣,紧紧抱着孟天,生怕一放手就会飞走一般,旁边的孟峰双手不知所措,只是怔怔的望着已经复原的儿子,眼眶通红。

“老神,多谢!”孟峰走到老神跟前,就要跪下来,被老神拦住,村里闻讯而来的两位长老,也是欢喜不已,身后还跟着孟羽与孟莹莹等人。

“这臭小子福分不小啊,竟然因祸得福,发现一处新洞天,人我已经送回来了,但我还得出去一下,估计需要一个月才能回来,这段时间大家注意点,别再出什么大事了”连续与剑魔切磋两场,跟着帮孟天炼化黄玉巩固意念空间,再将孟天送回来,老神此刻身体虚得要命,他得赶快赶到不老泉处静养。

“天儿,不知你昨晚是否还记得,本来沐伤阵已帮你治愈了大部分伤势,为何在最后关头出现变故?”这件事一直困扰着两位长老,至今也无法释怀,所以,见孟天身体没事后,首先询问此事。

“长老爷爷,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本来我在沉睡中,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慢慢在恢复,突然感觉心口处好痛,就像被人射了一箭一般。”孟天掀起衣物,指了指胸口一处道。

“射了一箭?”两位长老努力回忆,在孟天身体发生变化时,胸口处的确出现了一道金色光芒闪耀,扭曲着如同旋涡,然后融入他的体内。

“哇,这是...”村里练功场上,众人看到了孟天自不老泉洞天里带出来的物品后,惊讶得差点合不拢嘴,一尊青鼎,一把断剑,一块残幡,一个看起来显得非常残旧的护腕,护腕一头还带有一些残破,中间破了一个洞,当然还有两颗闪闪发光的九品纯灵石。

“这些都不是一般物品,你是怎么拿出来的?”孟旭长老掂了掂那把断剑,发现异常的沉重,当然,已作为通穴境五重天的修者,可以轻松的拿起那把断剑,但孟天就不一样,之前他也试过,想尽办法都无法移动半寸。

“是老神与另外一位前辈,助我开辟了意念空间,我将这些物品藏里面给带出来的”孟天意念一动,将地上青鼎给收了进去,然后再次放了出来,如此手段看得众人羡慕不已。

第5章 早猎

2021-07-22

第6章 冲突

2021-07-22

第7章 兽群

2021-07-22

第9章 突变

2021-07-22

第16章 箭意

2021-07-22

书评(173)

我要评论
  • 缕,盘&绕于村

    晨,天微亮,树林中的雾气还没消散,轻轻飘动起伏,如丝如缕,盘绕于村口附近那颗古树之上,绿峰若隐若现,犹如一幅浑然天成的画作,晨景让人心醉,美不胜收。

  • 少有鸟&里啊?

    “真奇怪啊,这么多年以来,村子周围极少有鸟兽过道和盘踞,今天竟然来了两头红狼,还有谁一大早将孩子放在这里啊?”微胖老者不解的道。

  • 何出现&,尔等

    “这孩子来得很奇怪,连老树也无法察觉他是如何出现,尔等不要再猜测了,竟然孩子与孟家村有缘,我观他脸有正气,不似坏种,就让先他留下来吧。”老神声音悠悠传来,众人又是一阵惊讶。

  • “大家&,而且

    “大家小心”微胖的长老功运全身,全神戒备,感觉到红狼的要动了,而且这次是残暴的攻势,忙提醒道。

  • ”村子&。

    “红…红色的大狼啊”村子里一早起的孩童被村口红色的光芒吸引,定睛一看,吓得大叫起来,闻讯而起的村民纷纷抄起武器冲到了村口。

  • 还有要&下,已

    “我在千里之外感受到老树的发出的声息,所幸能赶回来,我还有要事未了,可能还要十天才能回来,剩下的事你们自行处理吧”灰袍老者身形闪了一下,已上半空,眨眼就了无痕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