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天还在疑惑和惊讶时,弓弦之上,闪出几道红光,自上至下如光滴般扫落,弓弦上的兽血在这扫动之下,居然看不见了,握在手中的弓身轻轻颤抖出来,虽然十分微小,虽然孟天却真长箭脱手后,弓弦抖出阵阵虚影,“嗡嗡”不绝于耳,原本细小的铁箭,在一股莫名力量的催动下,铁箭的周遭仿佛笼罩着一层光圈,犀利破长空,威力比之前貌似强大了许多。。...

孟天还在疑惑和震惊时,弓弦之上,闪出一道红光,自上至下如光滴般扫落,弓弦上的兽血在这扫动之下,竟然不见了,握在手中的弓身微微颤动起来,虽然非常细微,但是孟天却真切感受到了,这股颤动让孟天产生一种错觉,手中的黑弓仿佛在瞬间拥有了生命,这生命被握在手里,就要脱离掌控腾空而起一般,孟天暂时不明白发生了何事,为了阻挡兽王追击,拼尽全力拉出一箭,利光闪动,带动一片云涌,如流星坠行,直追下方正在暴走的巨影。

长箭脱手后,弓弦抖出阵阵虚影,“嗡嗡”不绝于耳,原本细小的铁箭,在一股莫名力量的催动下,铁箭的周遭仿佛笼罩着一层光圈,犀利破长空,威力比之前貌似强大了许多。

“吼”兽王双拳合拢,对着袭面而来的铁箭怒砸而下,只听到“碰”的一声,以兽王为中心,爆发出一团刺目的光芒,靠近兽王的鬼爪猴纷纷惨叫着倒退,连兽王也被震退一步,这是两者交战以来的首次。

“好厉害”孟天滚落地面后,回身正好看到刚才的情景,长弓再拉,箭意透过箭支瞄准了兽王,将其锁住,“嗖”箭支如长着眼睛般,穿过数只猴子,瞬间来到了兽王跟前,被兽王伸手拍掉,这一次竟然没有对它造成任何影响。

“怎么会这样?”孟天没想到两次射击效果反差这么大“难道是跟小白有关?为什么小白咬过后,威力可以这么大。”

“碰碰”前方挡道的鬼爪猴被兽王蛮力拍飞,孟天还在地面仰躺着,眼见兽王扑来,一掌一脚同时下拍,将身体带上半空,往旁边翻滚着逃走,“嗖嗖”铁箭连连射出,稍微挡住了兽王追击的步法,兽王挡下了数支铁箭后,突然停下,怒踏大地,激起无数的沙石,“轰”怒掌狂拍,无数的沙石汇成一道沙风石浪,将孟天逼落地面。

兽王到目前为止,还是比较在意孟天背负小兽的生死,在几次本有机会重创孟天时,由于担心杀死小兽,及时撤掉部分力量,暴劲变巧力,想将孟天一同抓住,但每次都被孟天用步法给闪开。

在几个回合间,孟天已经逃到了距离小山路不足十丈的距离,眼看逃出在望,不过越到这里,孟天就会越担心,兽王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带着小白安然离开,而且他意念空间里,还带着兽王的铁笼。

“这猴群跑出来的数量越来越多,天弟估计已经杀到了出口前,从目前来判断,他至少应该还活着。”孟莹莹道,心情却是更加的焦急。

孟羽也取出了长枪,长枪灌满元力,直将三只鬼爪猴窜在一起,然后一抖,将他们全部抖飞。

后方三只品数较高的鬼爪猴,也许终于懂了兽王的意思,又或者担心孟天被解决后,兽王会拿他们开刀,在兽王的召唤之下同时冲出,再次加入了围堵孟天的行列,四周压逼的气息让孟天压力大增,移动身形都受到了影响。

“竟然如此,唯有全力一搏了”孟天判断了一下四猴的方位,全力运转玄功,狂灌入护腕之中,自他的顶上,一道虚影浮现而出,爆发出一道震慑四方的气息,引动浮云翻卷。

“杀!”孟天狂喝一声,举着护腕对着距离最近的兽王狠狠砸出,护腕在劲气的催动下,迎风而大,如一把大锤般呼啸而至,兽王裂着恐怖大嘴,高大的躯体略向后倾,然后对着孟天撞出。

“碰”孟天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刚才的攻击是假的,其实是为借力外逃,望着如箭般往小山路附近倒飞的孟天,兽王从刚才攻击判断,一下子就意识到上当。

“嗷”震天的兽嚎,迸发出巨大的音波,将附近小山堆全部震碎,双目凶光激射,仿佛有实质的杀气喷出,如匕首般倒插在嘴里的长牙,闪动着寒光,杀意是从来没有的浓烈,兽王终于动了杀心。

“轰轰”站在小山路屠杀异兽的孟家兄妹都感觉到一阵摇晃。

“是兽王的怒吼”孟莹莹肯定的道,这种气息五年前她曾接触过,即使隔着福地,凭她的意识,依然可以感觉道。

“二阶二品兽王”孟羽也感觉到了,两人尽量往里面靠,虽然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景,而且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挡住,但两人还是希望可以帮到一点忙。

“哥,看来我们都错了。”孟莹莹突然开口道。

“为什么这样说?”

“我还感觉到另外一道奇特的气息,虽然非常微弱,但是有点熟悉,极有可能是五年前那只腓腓兽,呵,这...哎!”孟莹莹说到最后,都不知道去如何表达了,因为这事实在是太出乎意料,连长老们基本都认为,当年那只腓腓兽可能已经死了,孟天五年来的坚信,以至于今天独自闯荒林和进入愁云坡探险,村中长辈们都只是抱着让他还了一桩心愿的想法,没有一人会认为他真的能找回腓腓兽。

“这...这不可能吧?”孟羽没有孟莹莹那种天生敏锐感,暂时没有感觉到那道气息,但是他相信自己妹妹所说。

“碰”孟天刚落地,准备翻身逃走,因为他这位置距离小山路口已不足一丈,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一道非常狂霸的力量给压住,自他正前方,兽王已不再保留,展现出原始的狂暴,孟天知道兽王已经放弃了小白,他不会再让小白出来送死,前方如山般的铁臂仿佛已经砸到他的身上,让他感觉到一股强蛮之力,也许在下一息,他的身体会被对方给碾碎。

“哎,小白,没想到我来救你,不曾成功,结果还会害了你。”孟天内心叹道,虽然年纪还小,但历经与群猴一战后,竟有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凉,他也很清楚兽王不可能让他们活着离开,之所以能熬到现在,是刚才兽王还存着抢回小白的幻想,如今这幻想即将破灭,它唯有下重手将它们全部毁灭,这就是兽性。

“吱吱”也许是感觉到了孟天情绪出现剧烈变化,小白自他的背部挣扎着冲了出来,这一次它直接将自己的身体撞入了黑鳞弓中。

“小白!”孟天惊呼,伸手准备将小白抱住。

“吱吱”小白神色有点痛苦,双眼睁得很大,全身因为剧痛而颤抖,但它依然伸出小爪,将孟天的手抓住,阻止他将自己抱了下来。

“嗡嗡嗡嗡”黑鳞弓这次是晃动起来,黑弓之上突然产生一股吸力,将小白的身体紧紧吸住,在孟天的手上,黑鳞弓化出虚影,这虚影在不断的变大,上面的鳞片仿佛都在蠕动。

“当”巨大的兽影已经扑至,如小山般的双臂狂砸而下,却听到了一声清脆的碰击声。

躲在铁笼下的孟天狂喝一声,瞬间将黑鳞弓拉开两指宽,怒射而出,“嗷”一道长影冲天而起,翻滚着如黑龙腾空,“噗”利箭是直接洞穿了兽王巨大的身体,将他带飞出三丈之外,直接砸死了成片的猴子。

“这是什么?”孟家兄妹感觉这一切就发生在身边,但却无法看清。

“好像是龙吟。”孟莹莹摇头道。

“这怎么可能?”

“碰碰碰”兽王巨大的身躯在地上不断的翻滚,整片愁云坡如发生地震般,剧烈的震动。

“小白”孟天刚射出狂霸一箭后,全身也感觉精气被抽光,小兽也脱离了黑弓,慢慢的坠落,它的身体比之前还要小了,好像丢失了很多血肉一般,此刻显得非常虚弱,孟天强撑住身体,将小白抱起,提步准备往小山路冲去。

这一丈的距离,此刻在他的脚下,如同万里征途。

“今天我就算是死,我也要将你带出去”孟天紧咬着牙根,跌跌撞撞的走往小山路口。

“吼”兽王翻转了几下,竟然摇摇晃晃站了起来,随手抓起了一块巨石,对着孟天方向砸了下来。

“碰”孟天用尽了最后一丝力量,举起了护腕,护住了自己的头部,身体微微弓缩。

小山路处,气浪纷动,一道全身是血的身影被砸飞了出来,上身的衣物几乎已经全无,只余下腰间还残存的那点破烂,怀里还抱着一只黑色的小兽。

“天弟”两人惊呼,孟羽急冲纵身跃起,将小山路飞出的孟天稳稳接住,单脚一登山体,带着他飞落在数丈外的一片空地上,同时也终于看清了他怀中的那只虚弱无比的小兽。

“哥,先带天弟走,我来殿后”在愁云坡出口,三道稍微强大的气息涌出。

“轰”也许是感觉到了有人堵在福地口,三只鬼爪猴几乎同时自里面冲了出来,孟莹莹身影飘飞,避开了它们合力的冲击,待尘埃散去,露出了三只体型高大的异兽。

“吼”看到孟羽手中抱着的一人一兽,三兽狂扑而出,速度极快。

“哼”孟羽怒视着三道扑过来的兽影,将孟天平放在身后,重瞳中闪出浓烈的光芒,双臂一震,提拳冲出。

“轰”即使三兽合击,依然无法抵挡孟羽全力的一拳,三只猴子纷纷滚落山间,孟莹莹如蝶舞般的身影扑至,长枪舞动,一枪洞穿了其中一只猴子的肩膀。

第5章 早猎

2021-07-22

第6章 冲突

2021-07-22

第7章 兽群

2021-07-22

第9章 突变

2021-07-22

第16章 箭意

2021-07-22

书评(416)

我要评论
  • 下,似&手想挣

    约莫过了半柱香时间,依然没人发现这里的异常,婴儿身体无意识的动了一下,似乎是小手想挣脱缎被的束缚,双眼微微张开,然后很快睡去。

  • 锋利,&另一名

    “别小瞧它们,它那角异常锋利,加上皮粗肉厚,有点难对付啊。”另一名老者道。

  • 么大岁&神,步

    “这是红狼,是狼族中罕见长角的异类,之前曾听祖辈们提起过,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初次见到”在孟峰的身后,出现了两名老者,目光有神,步履稳健,但花白的头发及脸上的点点灰斑,岁月的痕迹明显。

  • 红狼再&人刚刚

    “恐怕来不及了”另外一位老者叹道,因为两头红狼再次扑向了婴儿,貌似突破了古树光圈,众人刚刚燃起的希望再次被浇灭。

  • 故,她&有着一

    “不要啊”刚拦住羽儿的那名妇人喊道,不知何故,她内心深处,感觉到与这孩子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

  • 村民修&来。

    “嚯嚯”两团红光爆闪,带出阵阵的光影,提升了力量的红狼速度显然快了不少,围观的村民修为稍低者,压根就看不清楚红狼的移动轨迹,此刻众人心再次紧张起来。

  • 红狼的&身上,

    “死畜生,拼了”孟家村民暴喝,长枪如箭般飞出,想尽力将红狼给拦住,但是长枪打在红狼的身上,貌似效果不大,而且是被无视,眼看红狼锋利的爪子就要抓在婴儿的身上,众人的内心不由一阵无奈和发寒。

  • 弃了婴&旋转光

    “嗷”红狼终于感觉到一丝危险,暂时放弃了婴儿,顶着犄角往那道旋转光芒冲了过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