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氏是故意的!要不然他们能入陛下的眼,还用等着求她吗?将眼前几人愤怒的的反应看在了眼里,张氏敛起神色,神情恹恹:“正好你们都来了,我有件事要说,我上了年纪身体好要沐庆山脸都绿了,第一个跳出来制止:“母亲,这怎么可以?清姐儿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能当家?”。...

赵氏是故意的!

要是他们能入陛下的眼,还用等着求她吗?

将眼前几人愤怒的反应看在了眼里,赵氏敛起神色,神情恹恹:“正好你们都来了,我有件事要说,我上了年纪身体不好要休养,以后这王府一应大小事宜都归清儿管!”

这话一出,可是把蒋金花他们给惊呆了。

沐庆山脸都绿了,第一个跳出来制止:“母亲,这怎么可以?清姐儿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能当家?”

“是啊,母亲,可是媳妇哪里做的不好?”

孙氏是第二个蹦跶出来的。

因为赵氏自己的儿媳妇世子妃郑氏早逝,偌大一个王府她自己又要照顾年幼的孙子孙女,忙不过来所以近些年来都是沐庆山媳妇孙氏帮忙的。

一直没有开口帮腔的沐庆明和他媳妇钱氏也忍不住了:“母亲,您这样安排,让外人知道可是要笑话咱们王府没人了,才让一个姑娘当家!”

不同于沐庆山两口子对于王爷王妃的执着,沐庆明两口子只要能喝口汤就行。

这眼看着汤都喝不上了,自然不会再沉默了。

见他们如此看不上自己的孙女儿,赵氏顿时恼了,她一拍桌子厉声开口:“清儿是陛下亲封的太子妃未来的国母,怎么就不能当家了?”

“这不还不是了吗?谁知道以后有什么变数呢!”

沐庆山生气地嘟囔了一句。

居然咒她的孙女儿,赵氏当即就怒了:“老大,你说什么?”

孙氏一看事情不好,赶紧圆场:“母亲别生气,老爷一向不会说话!母亲说的是,清姐儿可不是一般的姑娘家,母亲放心,以后媳妇会好好帮清姐儿管好王府的!”

“有魁伯在,就不劳烦大伯母了,回去后麻烦把账本整理整理送到海棠院!”

以沐云清的性子,听这些人在这里唠叨了半天已经是极限了,总算是找到个机会终结这个话题了。

孙氏被赤裸裸地打脸了,一口气提不上来脸憋的通红,看向了蒋金花。

接到孙氏暗示的蒋金花,当即一拍大腿, 瘫坐在地,开始撒泼大嚎:“我地老天爷呀,天杀的啊,王爷你在天上好好看看吧,您一走王妃就要卸磨杀驴呀,这是把人往死里逼啊……”

“她自己的儿孙被她克死了,又来克妾身的孩子啊,王爷您睁睁眼吧,这日子没法过了啊……”

……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蒋金花在王府呆了也有三十多年了,骨子里还是个遇事就撒泼打滚的泼妇。

像赵氏这等世家小姐对上她这样的完全束手无策!

以前很是有过几次,他们西院花销无度,沐青山看不过去,让赵氏约束着点。

往往赵氏刚一张口,蒋金花就往地上一躺开始嚎……

赵氏要脸,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如今又来这一招。

赵氏猛然间想到了刚嫁入王府时的几年,被婆婆大蒋氏与蒋金花联手支配的恐惧了,面色开始发白。

沐云清见状,给忠妈妈使了一个眼色,忠妈妈当即扶起了赵氏。

赵氏有点不放心,沐云清冲她自信地笑了笑。

赵氏也就没坚持跟着忠妈妈走了。

沐庆山他们看着赵氏进了里间,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蒋金花闭着眼睛,拍着大腿正爹呀娘呀的嚎的带劲,被孙氏突然一拽,睁眼才发现赵氏不见了,只有沐云清一脸看大戏似的看着她发笑,顿时没了声音。

“蒋侧妃可是嚎够了?够了就麻烦回去,祖母需要静养!”

沐云清往后闲在地一靠,学赵氏的样子细细地品茶,懒洋洋地丢出了这句话。

可是把蒋金花给气了一个愣怔,当即又故伎重演,刚拍了一下大腿,沐云清就重重的地把茶碗放在了桌上,茶水溅出来不少。

脸上的不怒而威的寒意让沐庆山他们都有了胆怯。

这丫头什么时候有什么骇人的气势了?

“蒋侧妃不嫌累就尽管闹,祖母若是有个好歹,我就去面见陛下,给沐王府分家,你们另找地方住!”

“要分家也是你们走,这是沐王府,你一个要外嫁的姑娘有什么资格占着沐家?”

沐庆山一听沐云清要赶他们走,当即就不淡定了。

“是啊,清姐儿,就算你跟太子有婚约,也没有将姓沐的赶出沐家的道理!”

沐庆明也坐不住了。

孙氏和钱氏也跟着叽叽喳喳数落沐云清的不是。

沐云清烦躁地掏了掏耳朵。

真他妈烦人!

若不是这里是王府,她又答应了赵氏不弄死他们,早就三下五除二给解决了。

强迫自己镇静下来,瞅着沐庆山他们冷声道:“大伯二伯说的很有道理!”

见沐云清有服软的迹象,沐庆山兄弟两个稍稍松口气。

不料随后沐云清煞有介事的声音再次响起:“既如此,那我和祖母明日就去求见陛下,自请离开沐王府,将这里留给姓沐的!”

蒋金花刚要高兴起来,孙氏抢先了一步:“清姐儿说的是什么话?你大伯不会说话,你也是知道的!”

开玩笑了。

这赵氏和沐云清可是代表的王府的嫡支,她们走了,这府里就跟王位没什么关系了,更别说陛下根本不会同意她们走,到时候走的铁定是他们西院的人。

“不会说话就别说!没人求他说!”

沐云清丝毫不给孙氏台阶下。

眼见一众人变了脸色,沐云清唇角一翘忽然软下了嗓子:“其实刚才我也只是说说,这王府可是我哥哥的,我可得好好替他守着,免得让别人给抢了!”

这一句话说的沐庆山又要跳脚,再次被孙氏拦下:“清姐儿说的是,这王府自然是风哥儿的,谁也抢不走!既然王妃不舒服已经去歇着了,那我们就先回去了……”

这边识大体地拦着,那边却是向沐庆山和沐庆明使眼色。

赵氏在意的是个丫头,只要这个丫头死了,什么都好说了。

之前命大让她逃过了,今儿个可是亲手把这事儿做实了!

沐庆山兄弟会意,眼里闪过一丝阴狠,作势往外走却是转身往沐云清这边奔过来。

沐云清讥诮冷哼一声,手指稍稍一动,哥俩只觉得膝盖处一酸居然齐齐地跪倒在沐云清的跟前!

“大伯二伯行如此大礼,侄女儿可承受不起!”

面对沐云清意味深长的笑容,沐庆山沐庆明二人面色大变。

沐庆山哥俩这诡异的一跪,让蒋金花突然想起了她昨日莫名其妙地被绊倒,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喊了一声“有鬼”,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手拖着一个儿子竟是飞快地跑了。

书评(339)

我要评论
  • 赵氏的&口大骂

    宣旨的人一走,母子三人当即就杀到了芙蓉院指着王妃赵氏的鼻子破口大骂!

  • 气儿了&身的本

    但若是已经没气儿了,她纵使有一身的本事也无济于事了!

  • 烈,特&旨封遗

    昨日,也就是沐青山出殡后的第二日,永嘉帝感念沐王府一门三代忠烈,特颁下圣旨封遗孀沐王妃赵氏为护国忠烈王妃,并将原主沐云清赐给太子李玄成为太子妃,孝期结束后就完婚。

  • 环顾四&家具摆

    环顾四周古色古香的香炉纱幔以及家具摆设,她警惕的眼眸里掠过一丝疑惑:这是哪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