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金花一行五人胸有成竹地来,狼狈奔逃地回了西院。除了沐庆明的小儿子沐云盛他不在府里外,云字辈的孩子都在等着了。一见蒋金花他们回去,都围了上去:“怎么样?王妃是不除了沐庆明的小儿子沐云盛不在府里外,云字辈的孩子都在等着了。。...

蒋金花一行五人胸有成竹地来,狼狈逃窜地回到了西院。

除了沐庆明的小儿子沐云盛不在府里外,云字辈的孩子都在等着了。

一见蒋金花他们回来,都围了上来:“怎么样?王妃是不是答应去见陛下了?我爹很快就能继承王位了吧?”

说话的是沐庆山唯一的儿子沐云福,他身边的两个姐姐沐云薇沐云蝶也一脸期待。

若是爹爹成了王爷,那她们就是郡主了,以后出去看谁还敢笑话她们的出身?

相对的沐庆明的儿子沐云贵,女儿沐云蔷没那么迫切。

不过从庶出之后成了嫡出,说不期待那是假的。

还是孙氏捱不过儿女的要求将芙蓉院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几个孩子大眼瞪小眼,任谁都不相信。

“沐云清不是整日里病怏怏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吗?怎么可能突然间这么厉害了?”

说这话的还是沐云福。

不过他这话也得到了另几个姐弟堂弟堂妹的认可。

沐云清是府里最尊贵的小姐不假,但她从出生开始就是个半病子,平日里连海棠院的门都很少出来,怎么能把几个大人给搞成这个样子?

“娘,说也奇怪,沐云清这臭丫头怎么突然变化这么大?”

不光几个孩子有疑惑,回过神儿来的沐庆山也百思不得其解。

刚才他莫名其妙地跪下的时候,沐云清那丫头嘴角诡异的笑容看着让人慎得慌。

蒋金花还没开口,钱氏就接了一句:“不会是鬼上身了吧?那日秦大夫不是说她已经没气儿了吗?这非但没事,还变得厉害起来了……”

蒋金花最怕鬼。

听钱氏这么说她一团胖肉使劲儿地缩了起来:“有鬼,有鬼!”。

倒是孙氏看着蒋金花被吓破胆的样子,若有所思:“先观察观察再说!”

这丫头现在有点邪性,她不能冒然行事。

第二日,沐云清刚在海棠院用过午膳,忠妈妈就过来了:“四小姐,管家回来了,王妃让您过去!”

沐云清跟着忠妈妈去了芙蓉院。

一进花厅,就看到赵氏在和一个魁梧高大,身着一身灰绸大衫拄着拐杖的中年人说话。

想来这就是管家沐魁了。

“祖母!”

沐云清含笑喊了一声。

那中年人立马回头,看到沐云清端雅大方,眉目清明地走了过来,他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直到看到沐云清朝自己点头,才连忙躬身:“卑职见过四小姐!”

几日没见怎么四小姐脱胎换骨了一般?

不仅没了往日的病气和愁容,反而平添了一身凌厉不容忽视的气势。

真的如王妃说的那般,死里逃生能让一个人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魁伯免礼,魁伯一路辛苦了!”

看到了沐魁眼中的惊讶,沐云清笑的更淡然了。

她从没想过占了沐云清的身体就要成为她的样子,她就是她!

“四小姐折煞卑职了!卑职回来迟了,让四小姐和王妃受惊,还请四小姐责罚!”

听沐魁这话,沐云清就知道赵氏已经把之前的事情跟他说了。

也好,省的自己再多费口舌了。

“魁伯多虑了,您又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怎么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事儿咱就不提了,想来祖母已经跟您说了,以后王府的事宜就归我管了,我需要您的协助!”

沐云清做事一向不拖泥带水,如今也是客套话不多说,直奔主题。

“是!一切听四小姐安排!”

若说刚才赵氏跟他说起让沐云清掌管王府时,还有顾虑的话。

这会子看到沐云清一身夺人的气势和那种雷厉风行的言辞,他心里头的疑虑全都打消了。

沐云清很满意沐魁的态度,当下挨着赵氏坐下了,视线却不离沐魁:“您一路劳累,先回去歇着,明日一早去西院把府里的账本取回来。

还有我院子里的丫头伊人被大公子带走了,也帮我讨回来!之后的事咱们再说。”

虽然之前说让孙氏送账本,但用脚趾头想也是不可能的事。

“是!”

沐魁丝毫不觉得被一个小丫头指使,有任何不舒服之处。

相反,他觉得真正的王府小姐就应该是沐云清这样的!

“对了,我听祖母说您应该今日一早就会到的,可是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沐云清今日特意起了一个早,等了半上午不见沐魁的踪影,所以忍不住问下。

看赵氏也看向了沐魁,知道她还没来得及问。

“回王妃,四小姐,是卑职进城时,正好碰上燕王殿下出征的车队,需要避让所以耽搁了些时候!”

“燕王殿下出征?出征哪里?”

赵氏一脸好奇,沐云清更是不解。

原主虽是个深闺女子,对外边不关乎沐王府的事儿一概不闻不问。

但是对这个燕王却知道一些。

燕王名李霁,字怀瑾,是大雍二皇子也是太子李玄成的同胞弟弟。

从十岁起就跟着沐青山就上战场了,同沐云风也是至交好友。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年前沐云风在北境失踪的那场战役,统帅就是燕王。

那一场战争以沐云风不知所踪,燕王重伤,大雍惨败收场。

之后才是沐青山披甲上阵赢了战争失了性命的北境之行。

在原主心里,她哥哥的失踪她祖父的死都跟这个燕王殿下有关。

甚至于她是恨这个燕王的!

这自然是沐云清从原主的记忆中得到的信息。

而她只是纯好奇这个燕王不是受了重伤一两年痊愈不了吗?

这么急切是要去打哪里?

沐魁迟疑了一阵才开口:“王妃,四小姐有所不知,北齐那边因为知道王爷殉国的消息后,欺我大雍没有良将又卷土重来了!”

“燕王殿下这次出征正是去北境驱敌!”

居然是这样!

沐云清意外之余发现赵氏一脸惨白。

她很理解赵氏的心情。

北齐卷土重来意味着沐青山白死了!!

她连忙安慰:“想来燕王殿下此去定能大胜,替祖父报仇,说不定还能带哥哥回来呢!”

赵氏听着她贴心的话,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嗯,希望如此!清儿,祖母累了,想去歇会!”

知道赵氏心里不好受,沐云清也没说什么,就让丫鬟吉祥和如意扶着人去歇着了,之后又嘱咐了忠妈妈一通才和沐魁离开了芙蓉院。

出来之后,沐魁手足无措,一脸内疚:“刚才卑职不该对王妃讲出实情的……”

书评(175)

我要评论
  • 睡觉了&出现在

    沐云清记得自己刚执行完一个秘密医疗任务,身心疲惫回到基地,吃了师姐特意为她准备的野山菌火锅就回去睡觉了,怎么醒来就出现在这里了?

  • &快速收

    坐定垂眸稍微调息了片刻,快速收拾了一下,便起身出了正屋。

  • &使有一

    但若是已经没气儿了,她纵使有一身的本事也无济于事了!

  • 夜半,&狂风夹

    夜半,突起的狂风夹杂着细雨席卷了整个京城,偶尔传来几声受惊的狗叫声,很快就被淹没在猛烈的风雨声中了。

  • 院到芙&个巡夜

    从海棠院到芙蓉院距离不算近,一路上沐云清连个巡夜的都没碰上。

  • &但脚下

    她快步走了进去,看到正房有灯光,松了口气,但脚下没慢。

  • &的痛,

    这男人儿子孙子个个都是赵氏心中最难言的痛,听蒋侧妃这么一说气晕了过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