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蒋金花作出如此下三滥的行径,她没啥好很奇怪的。但是孙氏她但是官宦人家出身贫寒的千金小姐,竟然行这般不不要脸的行径?也就怕传回去丢了她娘家的人?果真是近墨者黑,跟随蒋金可是孙氏她可是官宦人家出身的千金小姐,居然行这般不要脸的行径?。...

若是蒋金花做出如此下作的行径,她没啥好奇怪的。

可是孙氏她可是官宦人家出身的千金小姐,居然行这般不要脸的行径?

也不怕传出去丢了她娘家的人?

果然是近墨者黑,跟着蒋金花时间长了,连她那一套都学到了精髓!

沐魁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一辈子也没娶婆娘,哪里能扛得住这般骚操作?

沐云清捏了捏眉心:“让魁伯为难了,是我高估了她们的人品了!”

她其实更想说的是:她低估了西院那些人的无耻程度。

没办成事儿,非但没有责难反而安慰他,这让沐魁有些不知所措:“这,卑职无能!”

沐云清没再就这个问题纠缠:“府里的账本只有一份吗?”

以她的常识,账本这种涉及到银钱的东西应该会有备份的。

沐魁突然拍向了自己的脑门,连声道:“还有一份在卑职那里,是王爷在世时吩咐卑职记下的,卑职这就去取回来!”

“不着急,麻烦魁伯叫上几个能干的婆子,陪我去西院走一趟!”

有备份就好!

孙氏撒泼?

她今儿个就让她们见识见识以泼治泼!

就没有她沐云清治不了的泼妇!

沐魁眼前一亮,甚至心情有些激动,应声就拄拐快步离开了。

等沐云清带着秋水走到西院院门口的时候,沐魁带着四个一看就孔武有力并凶神恶煞的婆子另外还有四个精壮能干的年轻护院追了上来。

沐云清见到这虎虎生威的八个人,嘴角抽抽的不行。

这沐魁也忒实诚!

其实要说西院这些人,都不用帮手,她一个就绰绰有余了。

前世的她除了是个出色的医生,身上的功夫也很不错。

只是她不想暴露自己,让这些人装装样子罢了。

看到沐云清绷不住的表情,沐魁讪讪地指着那四个精壮强悍的护院解释:“卑职这是以防万一……”

沐云清知道这是沐魁防着西院的男人们胡来,含笑点了点头:“魁伯有心了,走吧!”

门口发生的事情,早有婆子丫头报给了蒋金花。

蒋金花她们正在为孙氏机智护住了账本以及沐云清痛快地给了翠衣卖身契,而沾沾自喜,觉得沐云清就是个纸老虎,其实是拿他们没办法。

之前有些受到惊吓的蒋金花这会子信心又上来了。

听说沐云清带着人来了,根本没当回事。

一个黄毛丫头,能有多大能耐?

这一屋子的主子,就算是沐魁带了人,还能对他们动手不成?

沐云清进了西院,径直进了蒋金花的院子-富贵堂。

一院子的下人见到这浩浩荡荡的架势,都惊呆了,拿着笤帚,端着水盆的都跟被点穴似的。

沐云清一个冷清的眼神扫过去,齐刷刷地给吓的跪在了地上。

沐云清满意地收回目光,往正厅走去。

跟在身后的沐魁心里慨叹:四小姐还真是脱胎换骨了!

这活脱脱的老王爷的气势啊!

秋水这几日稍稍有些习惯了,先一步上前给掀开了帘子,并故意抬高了声音:“小姐请!”

几乎是在沐云清踏入花厅的同时,孙氏热情洋溢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哟,清儿姐怎么有空来西院了?有事派个丫头来招呼一声不就行了?”

“是吗?可刚刚我让魁伯问大伯母要账本,大伯母怎么就不给呢?”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沐云清却直接把孙氏的脸给打肿了。

孙氏脸上堆着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

回头看了蒋金花一眼。

婆媳心意想通,蒋金花当即变脸,一拍大腿,身子瘫在了地上:“王爷啊,您睁眼看看吧,这日子没法过了,一个毛都没长齐的黄毛丫头都上门来欺负人来……”

沐魁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又来这一招!

都三十多年了,她不够,他都看烦了!

只是他是个下人……

沐云清清眸冷寒,信手抓了一个花瓶掼在了地上,瓷片碎裂的声音瞬间将屋里的人镇住了。

“来人,蒋侧妃因祖父突然离去悲伤过度,神志不清胡言乱语,送到西郊静思庄子上休养!”

沐云清冷厉的声音落下,两个壮硕婆子上前一步把蒋金花给架住了!

沐庆山和沐庆明没想到沐云清真的敢下令,也没想到真有婆子敢动手!

“我不要去庄子!我看你们谁敢碰我?”

蒋金花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喊叫声,两个婆子差点让她给挣脱了。

“大胆婆子,侧妃也是你们敢动的?”

沐庆山虽然是个白身,但是言语却是端得一家之主的架子。

“我看你们谁敢?”

沐庆明也挡在了前面。

沐云清冷笑一声,回头喊了一声:“魁伯!”

沐魁早就等着了,一挥手,就上来两个强悍的汉子,老鹰逮小鸡一般将沐庆山和沐庆明摁到了一边去了。

孙氏和钱氏已经被这沐云清这强硬的做派给吓蒙了。

“沐云清,你想干什么?我是你大伯!”

沐庆山额头冒出条条青筋。

他和沐庆明从小吃不了苦从没练过武,加之这么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被两个汉子禁锢着,根本动不了,只能用吼的了。

沐云清鄙夷地看了他一眼,目光再次回到蒋金花的身上,话却是对那两个婆子说的:“带走!”

“我不走,我不走,四小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你饶了我这一回吧!”

蒋金花突然瘫在了地上,痛哭流涕地求饶。

西郊的静思庄子,简直就是她的噩梦。

早年因为犯下大错曾被沐青山送过去一次,吃没吃的喝没喝的,要不是她的姑母大蒋氏,估计她要被饿死在那里了。

她再也不要去那个地方。

这滑稽的一幕一出现,连沐青山和沐庆明都被震惊到了。

他们的这个娘用这招在王府游刃有余活了三十多年,怎么就一句送庄子突然服软了?

被送到庄子上反省差点饿死这种丑事,蒋金花当然不会对儿子讲!

沐魁心里给沐云清竖起了大拇指。

四小姐厉害!

对付蒋侧妃这样的人,就得用这种非常手段。

“蒋侧妃真的知错了?”

沐云清一抬手,两个婆子不动了,但还是没有放开她。

“知错了!”

蒋金花还是一脸恐惧,哪里还有平日里那副张牙舞爪的样子了。

“那以后还撒泼骂人吗?”

“不骂了,再也不骂了!”

这会子不管沐云清问什么,她都不会还嘴的。

“那好,饶你这一回,你先下去歇着吧!”

沐云清这一松口,蒋金花不用婆子扶着,自己麻溜地跑了……

看着那肥硕的身躯,居然还有这么灵活的一面?

她现在不动蒋金花,自有她的道理。

目送蒋侧妃跑了,沐云清的视线转到了孙氏身上,目光冷清:“大伯母,把账本交出来吧!”

书评(493)

我要评论
  • 宣旨的&即就杀

    宣旨的人一走,母子三人当即就杀到了芙蓉院指着王妃赵氏的鼻子破口大骂!

  • 周古色&掠过一

    环顾四周古色古香的香炉纱幔以及家具摆设,她警惕的眼眸里掠过一丝疑惑:这是哪里?

  • 沐云清&”

    沐云清脚下一顿,回头瞥了忠妈妈一眼,冷声开口:“谁说我死了?”

  • 沐庆昱&明。

    这沐王爷除了王妃赵氏给他生了嫡子,也就是原主的父亲沐王府世子沐庆昱外,还有个蒋侧妃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分别是长子沐庆山和次子沐庆明。

  • 地,吃&的野山

    沐云清记得自己刚执行完一个秘密医疗任务,身心疲惫回到基地,吃了师姐特意为她准备的野山菌火锅就回去睡觉了,怎么醒来就出现在这里了?

  • 氏心中&一说气

    这男人儿子孙子个个都是赵氏心中最难言的痛,听蒋侧妃这么一说气晕了过去。

  • 她一时&赶紧跟

    她一时惊的瞪目,眼见着人已经进了屋,赶紧跟着跑了进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