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二房长女沐云薇?沐云清上下打量的目光扫过去的。今儿个个的沐云薇穿了一身鲜艳的鹅黄色襦裙,乌黑的头发挽成了一个流云发髻,鬓间簪着一根步摇和几朵石榴红的珠花,唇红齿今儿个的沐云薇穿了一身鲜亮的鹅黄色襦裙,乌黑的头发挽成了一个流云发髻,鬓间簪着一根步摇和几朵石榴红的珠花,唇红齿白,端的满是春天的气息。。...

大小姐?

大房长女沐云薇?

沐云清打量的目光扫过去。

今儿个的沐云薇穿了一身鲜亮的鹅黄色襦裙,乌黑的头发挽成了一个流云发髻,鬓间簪着一根步摇和几朵石榴红的珠花,唇红齿白,端的满是春天的气息。

只是一张随了蒋金花的大方脸,折损了本该是七分的容貌。

沐云薇见沐云清看她,落落大方地理了理自己的广袖,端的长姐的范儿,张口语中却是带刺儿:“四妹妹,你终于回来了,可是让姐姐好等!”

“大姐姐这话听着可是满腹怨气,好像是妹妹故意让姐姐等着似的!”

沐云清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这个沐云薇平素总是一副温婉大小姐的样子,可是背地后可是一直因为身份不如原主尊贵,心里耿耿于怀。

但表面上却总是一副为原主好的样子指指点点,装的可是良善。

甚至于很多本该是原主出席的场面,因为沐云薇的劝说,原主都放弃了,由沐云薇代劳。

渐渐地原主在这京城贵女圈中落了个傲慢看不起人的名声,连个闺中密友都没有。

沐云薇倒是借此结交了不少京中贵女。

难怪原主这些年越发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了。

这种白莲,原主看不透,沐云清怎么会看不出来?

所以会给她好脸子才怪!

听了沐云清这异常尖锐的话语,沐云薇一时竟是反应不过来。

之前蒋金花她们说沐云清变了,她还不怎么相信。

这会子她看着沐云清一脸冷清,目光讥诮的样子才真的相信,这个四妹妹的确跟以前不一样了。

里里外外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掩下心头的不悦,她款款起身走过来要抓沐云清的手如往常一样扮姐妹情深。

不料被沐云清躲了过去:“大姐姐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刚接管王府很忙,没空闲聊!”

这太过赤裸裸的嫌弃并赶人的话语,饶是旁边的丫头婆子听着都替沐云薇臊得慌,更别说一向在府里没这么被人无视过的沐云薇。

她当即就变了脸色,言语不善:“四妹妹当了家,这就不顾姐妹亲情了吗?也罢,妹妹是太子未婚妻,身份尊贵,对姐姐理当是看不上的!”

“只是四妹妹带着人冲到牡丹院,吓晕了我祖母,气倒了我娘,还让护院伤了我爹和二叔是不是太过分了些?我大雍朝可是以孝治天下,四妹妹就不怕……”

听着沐云薇这理直气壮的指责声,沐云清冷笑着地打断了她:“今儿个可是稀奇了,你们组团来指责我不孝来了?”

沐云薇被沐云清冷清咄人的目光盯得忍不住退后了两步。

沐云清可是不会放过她:“大姐姐你说我不孝,敢问我是在祖父孝期寻花问柳了,还是穿红戴绿穿金戴银到处招摇了?”

沐云薇顺着沐云清的目光往自己身上一看,顿时红了脸,手臂上挽着的粉色的挽稠格外地刺眼。

沐云清则是步步紧逼:“大哥这样,大姐姐也如此,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这般行径是巴不得祖父早死呢!”

沐云清话少,但不等于她不善于言谈。

这言辞可是诛心啊。

那么多下人听着呢。

这要是传出去,西院的名声可就别要了。

她还怎么说亲?

被沐云清怼的脸青红交加,沐云薇一时脸红脖子粗开不了口。

不过她想到今日来的目的,硬生地把屈辱压了下去,很快服软:“四妹妹提醒的是,姐姐疏忽了!”

疏忽了?

蒋金花和孙氏都是死人?

不过沐云清也懒得理她了,说了句:“大姐姐好自为之吧!”

就往屋里走。

沐云薇也不端着架子了,赶紧开口:“四妹妹,如今我祖母和我娘都病着,需要燕窝和人参补身体,刚我去库房,库房的人说没有四妹妹同意,不能取。姐姐想着这种小事,断不可能是妹妹……”

这话里话外,她可是委屈了。

“是我这么吩咐的!”

沐云清转身看着沐云薇就说出了这么一句。

沐云薇愣住了,嘴唇抖动了两下:“那姐姐现在跟四妹妹报备了,就能取了吧?”

内心早已经不平静了。

这个臭丫头,拿根鸡毛当令箭,拿点燕窝都要她同意?

真的是太小气了,以前库房里的燕窝人参她们西院一个丫头都能随便去挑的。

“大姐姐,不是我小气,人参燕窝都是大补之物,蒋侧妃和大伯母都是气结于心,此症最忌进补,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去害蒋侧妃和大伯母!”

说这话时,沐云清一脸大义凛然。

沐云薇气的要爆炸!

手里的帕子已经被她扯得不像个样子了。

这个死丫头说的跟她要害自己的亲奶奶和亲娘一般。

“四妹妹可别乱讲话,这可是秦大夫开的方子!”

尽管来之前沐云薇并不怎么在意沐云清,但她还是做了准备,这一点她是深得孙氏真传,事事周全。

她想着自己都抬出大夫来了,沐云清总没办法了吧?

谁知下一刻沐云清却召唤了秋水:“去把秦大夫找来!”

沐云薇有些维持不住她以为的淑女表情了,几乎咬碎了一口的银牙:“四妹妹这是不相信姐姐?”

沐云清嘴角扯了扯,没理她。

自个儿坐到了秋千架上,晃悠了起来。

很明显,就是不相信她!

沐云薇气哼哼地坐回了石凳上。

秦大夫来了又怎样?

还不是听她的!

很快秦大夫被带了过来。

在自以为沐云清看不到的时候,秋水和沐云薇对视了一眼。

沐云薇正要开口,却是被沐云清抢先了一步:“你就是当初诊断我被花瓶砸死了的秦大夫?”

秦大夫抬头愕然地看向了秋水和沐云薇:这跟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这般庸医,继续留他在王府也是个祸害,春妈妈夏妈妈,带他去找魁伯,让他卷铺盖走人,在大门口贴告示招新大夫!”

沐云清在沐云薇和秋水的愕然中开口。

春夏两位妈妈当即动手将人给扭送了出去,动作麻利快的让沐云清都忍不住赞叹。

这两位妈妈深得她心!

沐云薇怎么也没想到沐云清叫秦大夫过来,问都不问一句,直接当她面给赶走了。

这可是赤果果打她的脸!

书评(175)

我要评论
  • 看背影&妈惊吓

    看背影真的是沐云清,忠妈妈惊吓之余心里的话脱口而出:“四小姐,您还活着?”

  • 了看院&断抬脚

    沐云清抬眼看了看院墙,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之后,果断抬脚。

  • 以她的&,她都

    以她的能力,但凡赵氏有一口气在,她都能把人从阎王手里拉回来。

  • 祖父沐&遗憾倒

    祖父沐王爷沐青山心系爱孙心系边疆,花甲之年再披战甲,打得入侵北境的敌军狼狈逃回老巢,然而自己却旧伤复发不治,带着没能找回孙儿的遗憾倒在了北境的边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