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云清回过头难得露着一点儿笑容:“大姐姐,这下好了,我把庸医赶跑了,蒋侧妃和大伯母就会被他给害了!”得,她这是我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大好事了?沐云薇被气的肝疼。她咬了咬她咬了咬牙,挤出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还是妹妹想的周到。祖母和母亲那边不需要了,可是姐姐这些年一直吃着燕窝养颜,这几日眼看就吃完了,还是需要拿些回去的!”。...

沐云清回头难得露出一点笑容:“大姐姐,这下好了,我把庸医赶走了,蒋侧妃和大伯母就不会被他给害了!”

得,她这是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大好事了?

沐云薇被气的肝疼。

她咬了咬牙,挤出了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还是妹妹想的周到。祖母和母亲那边不需要了,可是姐姐这些年一直吃着燕窝养颜,这几日眼看就吃完了,还是需要拿些回去的!”

这个沐云薇居然还没死心?

沐云清也是佩服她的毅力了。

“大姐姐,妹妹看的医书上说了,这燕窝是发物,你脸上的痘痘已经够多了的,再吃这张脸就要毁了,即便是痘痘下去了,也要落一脸的麻子坑的,大麻脸那样可是不好说亲!”

沐云清一脸为她好的样子,那表情别提多么恳切了。

沐云薇要疯了。

她惊恐地摸着自己的脸仿佛现在已经满是麻子坑了!

但感觉沐云清这笑容里不怀好意,是故意吓唬她,也不想轻易认输,还是坚持要。

沐云清怎么让她如愿,笑容无害:“姐姐就是想变成麻子,妹妹也是不依的!”

演戏装良善,她也会!

沐云薇气的双目赤红,恨不能当场把沐云清给撕碎。

但终究当着下人的面要维护她温婉的形象,毕竟她的梦想可是取代沐云清嫁到东宫。

用尽了平生的力气将怒气给按了下去,“还是四妹妹想的周到,如此姐姐就不耽误妹妹管家,先告辞了!”

她觉得若是再让她停一下,她就要崩不住了要去撕沐云清的脸了。

“大姐姐且慢,妹妹有样东西要送给你!”

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沐云薇。

沐云薇接过一看,就变了脸色:“四妹妹,这是何意?”

沐云清耸了耸肩:“妹妹看秋水这丫头很合大姐姐眼缘,就把她送给姐姐了!”

秋水一听陡然瞪大了眼睛,立马跪下:“小姐,奴婢……”

“你的卖身契现在在大姐姐手里,她才是你的小姐!”

说完之后,沐云清就从秋千上起身往屋里走了。

“大小姐,这……”

秋水看着沐云薇手中的卖身契,咬紧了嘴唇。

她明白,沐云清是知道了她和大小姐私下的往来了。

当初伊人的事儿,她就知道沐云清眼里容不得沙子,可是她总是抱着幻想。

她之前一直觉得没有依靠的沐云清斗不过西院那些人,后来即便是沐云清性情大变,她觉得兴许可以。

但谨慎的她还是做了两手准备。

一方面想取得沐云清的信任,一方面又不想断了西院那边可能的靠山。

可不知道怎么就被沐云清给识破了!

“走吧!”

沐云薇将秋水的卖身契塞进了袖中,起身离开了海棠院。

沐云清识破了秋水的身份,还将人这么大方地送给了她。

不就是想着让自己一看到秋水,就能想到自己是她的手下败将,恶心她吗?

她才不会让她的小心思得逞。

不过眼下只能先将人带回去,过后随便给她寻个去处,不在她眼前碍眼就是。

秋水看着沐云薇丝毫没有将卖身契给她的意思,她回头看了一眼,哀怨地咬了咬嘴唇,很快跟了上去。

屋里的沐云清透过窗子看到秋水跟着沐云薇离开了,她心里竟是觉得莫名轻松了不少。

对于秋水,她本能地就不喜欢。

但她毕竟是原主的大丫鬟,也跟了不短的时间了,除了小心思多了点也没啥大错,贸然将人赶走,她心里也过意不去。

今日也是巧了,让她撞见了秋水暗中和沐云薇打哑谜,对于这种吃里扒外的人,她把人赶走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了。

春妈妈和夏妈妈回来的时候,沐魁也过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个样貌不错看着也机灵的丫头。

“四小姐把秋水给了大小姐,卑职想着四小姐身边没有伺候的人,四小姐看这几个丫头有没有顺眼的?若是都看不上的话,卑职明日再买几个进来!”

沐魁没有问沐云清为何将秋水送出去的理由,而是直接带着人让她挑。

这一点很让沐云清意外之余又很满意:“我这里有春妈妈夏妈妈,暂时不用其他人。”

她刚过来,不想弄太多陌生人在身边。

再者沐魁身后的那几个丫头,一个个都娇滴滴的,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沐魁知道沐云清说这话是对这几个丫头不满意,只好作罢。

但转而又有些为难:“只是王妃那边恐怕会不放心……”

“我一会去给祖母说!”

沐云清说完,心里叹息了一声。

还真是身不由己,这样的身份不想让人伺候还得去解释!

她太难了!

沐魁带人离开了。

因为看到沐魁一瘸一拐的身形,沐云清又想起了昨夜还没完成的事儿,她让春妈妈拿了一些点心放在了秋千架旁的石桌上。

她坐在秋千上凝神,人就进了实验室。

刚翻了一个柜子,突然听到一声大吼:“沐云清,你给我出来!”

冷不丁地来这么一下,沐云清身体猛地摇晃了一下,睁开眼就看到沐云蝶已经到了自己跟前……

眼看着她张开的手要落到自己脸上,她来不及还手,做好了挨一巴掌的准备。

忽然眼前一黑,夏妈妈挡在了她前面。

“啪!”

结结实实的一巴掌落到了夏妈妈的脸上。

沐云清一下子火了,将夏妈妈拉到一边。

火速上前,“啪!啪!”左右开弓,就还给沐云蝶两个巴掌。

沐云蝶捂着火辣辣的脸一脸不可置信:“沐云清,你这个贱人敢打我?”

再要伸手时,被春妈妈给擒住了。

“沐云清,你这个贱人,你这个扫把星……”

话没说完,沐云清拿了夏妈妈衣襟上掖着的擦桌子的帕子粗鲁地塞到了沐云蝶的嘴里。

沐云蝶的样貌随了孙氏的锥子脸,整体五官比沐云薇要好看不少,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鼻孔朝天看人惯了,让人看着就特别讨厌。

此时沐云蝶拼命挣扎,但抵不过春妈妈的力气,只能用喷了火的眸子等着沐云清,仿佛如此就能把沐云清给烧成灰烬一般。

欣赏够了沐云蝶的反应后,沐云清才冷声开口:“春妈妈,把二姐姐送回西院给大夫人好好教导教导,告诉她下次若是二姐姐再口出恶言,试图动手,就送到静思庄子静静!”

书评(242)

我要评论
  • 子里散&棠花瓣

    突然,一股旋风急速卷起院子里散落的海棠花瓣朝着正房冲了过去。

  • 朝三日&自扶灵

    消息传到京城,当今圣上永嘉帝悲痛的休朝三日,更是在沐青山出殡当日亲自扶灵送到城门外。

  • &人一走

    宣旨的人一走,母子三人当即就杀到了芙蓉院指着王妃赵氏的鼻子破口大骂!

  • 她快步&但脚下

    她快步走了进去,看到正房有灯光,松了口气,但脚下没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