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姐!”春妈妈是沐云清说什么是什么,才无论对方是大小姐但是二小姐,立即痛打一顿沐云蝶回去了。沐云清这才后转身去看夏妈妈的脸,望着粗燥的面皮上那明显泛红的巴掌印沐云清这才转身去看夏妈妈的脸,看着粗糙的面皮上那明显泛红的巴掌印,她娥眉紧蹙:“很疼吧?连累你了!”。...

“是,小姐!”

春妈妈是沐云清说什么就是什么,才不管对方是大小姐还是二小姐,当即扭送沐云蝶出去了。

沐云清这才转身去看夏妈妈的脸,看着粗糙的面皮上那明显泛红的巴掌印,她娥眉紧蹙:“很疼吧?连累你了!”

夏妈妈身体一抖赶紧跪下了:“小姐言重了,都是老奴应该做的!”

她一个当奴才的可不就是时刻想着替主子分忧解难吗?

能让自家小姐免于巴掌,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

沐云清在扶夏妈妈起身的时候,另一只手从袖子里拿了一个小瓷瓶,拧开了盖子,扣了点绿色的晶体,作势要给夏妈妈往脸上抹。

夏妈妈忙退后两步,连连摆手:“使不得,这可使不得,老奴脸皮厚不疼,一点都不疼!”

一看小姐瓶里那膏体的质地,就价值不菲,她一个奴才怎么配用这么好的东西?

沐云清无奈了,她竟是一时忘了这里的等级观念都是刻在人的骨子里的。

她将那膏体重新给抿在了瓷瓶里,重新拧上了盖子,塞到了夏妈妈的手里:“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我这里多的是!算是你今天替我挡巴掌的奖励吧!赶紧回屋涂上,不然明天我看着碍眼,就不让你跟着我了!”

一听沐云清不要她了,夏妈妈马上把瓷瓶攥紧了:“老奴谢小姐赏赐,老奴这就去涂上!”

说罢一溜烟地跑走了。

沐云清无奈地摇了摇头,自己回了屋。

刚才给夏妈妈的是她前世自制的消肿去瘀的药膏,可是她每次出任务的必备,效果可不是一般的好。

对她来说不贵重,但却是独家秘方,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

先是沐云福捂着裤裆一路哀嚎回去的惨状,后是沐云薇惨白着一张脸从海棠院出来,这又是沐云蝶被堵住了嘴,顶着红肿的脸被春妈妈给扭送走狼狈行径。

短短一天的功夫就把西院蒋侧妃和大房的人收拾了个遍儿,以前在王府里没什么存在感的沐云清,威名可是迅速在府里传开了。

在芙蓉院养病的赵氏坐不住了,带上了忠妈妈就来了海棠院。

刚坐下开了个头,就被沐云清的话给堵了回去:“祖母,都是他们先来挑事儿的,难道您还要让孙女任由他们打骂不成?”

“祖母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怎么都是有损你的名声!”

西院那些人尤其是大房的人什么德行,赵氏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她在意的是,沐云清的手段太过直接粗暴,虽然惩治了对方,但也损了自己的身份。

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她不是很赞成。

要知道,西院那些人在外的名声并不怎么好,而她可是背着陛下的赐婚,是出不得半点差错的。

“祖母放心,孙女儿心里有数!还是说祖母不相信孙女儿?”

名声这个东西,对沐云清来说不会成为束缚住她的枷锁。

即便是来到这里,背负了一层身份,她也从来不会为了所谓的好名声委屈自己。

沐云清都这么说了,赵氏自然也不会说别的了:“祖母自然是相信你的,只是他们终究是你祖父的血脉,不可做的太过……”

“孙女儿知道啦,没有忘记曾对祖母的保证,不会要他们性命的!”

沐云清不想在这件事上过多的纠缠。

要知道这世上很多时候活着比死还痛苦……

不过这些她自然是不会跟赵氏提的。

知道沐云清心里定是不情愿的,赵氏爱怜地抿了抿她鬓间的碎发:“难为你了!”

不是她不恨西院那些人,差点弄死她的孙女儿,诅咒她的孙子,她怎么不恨呢?

她之所以容忍他们完全是因为沐青山。

当年她的娘家乃是前朝旧臣,虽然归降了大雍,但地位还是很尴尬的。

在她背负流言蜚语之时,是沐青山请旨娶她,改变了她娘家在朝中的尴尬地位。

即便是婚后,有大蒋氏和蒋金花掺合着,只要是沐青山在,他必定是站在赵氏这边护着她,不让她受丝毫委屈。

那个在外人看来是粗壮莽夫的沐青山,将一腔柔情都给了她,这些她都记在心里。

所以即便是看在沐青山的面子上,就算是西院那些人过分些,她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还有一个她不愿跟沐云清说的想法,那就是万一沐云风不在人世了,沐青山的血脉就剩下西院那些人了,她不能断了沐青山的根。

“祖母说哪里话,孙女儿不是以前的孙女儿了,这点小事我能应付的来!祖母您就安心在芙蓉院养身体,把身体养的棒棒的等哥哥回来!”

在赵氏面前,沐云清不自觉就成了一个好说话的乖孙女了。

“好,好,祖母养身体……”

提起沐云风,赵氏目光充满了希冀。

王府西院

在沐云蝶肿着脸哭哭啼啼地跑回去之后,富贵堂花厅的气氛低沉到了极点。

“啪!沐云清这个贱人真是无法无天了!”

沐庆山一脸怒地地拍桌子,随后龇牙咧嘴地托着胳膊。

之前被护院太用力给捏青了,稍一用力就感觉骨头要断了,疼!

“娘,您得想个法子,不能再让那个贱丫头张狂下去了,哎哟……”

沐云福因为淡疼,只能大呲啦啦地躺在软塌上,一上火,那里突然又被扯到了,顿时嚎叫起来。

“你慢点,这可是关乎子孙后代的大事!”

孙氏着急紧张了。

别看沐云福从大概十岁懵懂期就开始有女人了,但这么多年也没留个一男半女。

这都归结于孙氏的一个坚持。

在她心里沐云福将来可是要继承王府的,他第一个孩子必须是正妻所出,否则说出去会不好听。

在沐青山出事之前,沐云福已经跟孙氏娘家侄女订亲了,本来想的是今年就成亲的。

然而现在只能等三年孝期结束再说了。

这眼下沐云福这样,孙氏又有些后悔,若是早留下个种就好了。

她就这一个儿子,若是伤了,这偌大的家业可就便宜老二家的两个小子了。

不得不说这儿子都这样了,孙氏这个当娘的还能想着家业归谁的事儿也是少见了。

“娘,您不会是怕了沐云清那个贱蹄子吧?”

沐云蝶见孙氏除了着急他哥哥的伤,不见有别的举动,她的脸更疼了。

那个小贱人,看着要死不活的,手劲儿怎么这么大?

书评(330)

我要评论
  • 原主与&姐。

    原主与她同名,也叫沐云清,是大雍朝沐王府的嫡孙小姐。

  • 这男人&妃这么

    这男人儿子孙子个个都是赵氏心中最难言的痛,听蒋侧妃这么一说气晕了过去。

  • 下,便&起身出

    坐定垂眸稍微调息了片刻,快速收拾了一下,便起身出了正屋。

  • 里的意&的身体

    她知道这是原主残存在身体里的意识,她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心里默念:放心,我占了你的身体,你奶奶就是我奶奶,我现在就去看她!

  • 心疲惫&?

    沐云清记得自己刚执行完一个秘密医疗任务,身心疲惫回到基地,吃了师姐特意为她准备的野山菌火锅就回去睡觉了,怎么醒来就出现在这里了?

  • 敌军狼&能找回

    祖父沐王爷沐青山心系爱孙心系边疆,花甲之年再披战甲,打得入侵北境的敌军狼狈逃回老巢,然而自己却旧伤复发不治,带着没能找回孙儿的遗憾倒在了北境的边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