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竹叶被风拂过,左右晃动着沙沙直响,沐云清才回过了头,再次往沐云福的院子里走去。那二人出了一身冷汗:这小丫头好敏锐的直觉,也不是说是个半病子吗?差点儿被一个半病子的姑娘那二人出了一身冷汗:这小丫头好敏锐,不是说是个半病子吗?。...

看到竹叶被风拂过,左右摇晃着沙沙作响,沐云清才回过了头,继续往沐云福的院子里走去。

那二人出了一身冷汗:这小丫头好敏锐,不是说是个半病子吗?

差点被一个半病子的姑娘察觉,挂不住脸的高个子黑衣人抬脚踢了身边矮个侍从一脚:“都是你,差点坏事儿!”

矮个侍从:“……”

又赖我,明明是您不小心碰到路边那竹子的!

那边沐云清迎着叫喊声呼声以及咒骂声,进了门。

哟呵,人还挺齐全!

除了孙氏沐庆山外,二房两口子沐庆明和钱氏也在。

沐云福在被帐幔遮着的床榻上嚎叫。

沐云清还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衣衫不整头发凌乱两颊红肿的翠衣。

翠衣看到她,蓄满泪水的目光里充满了哀求和希冀。

而沐云清的视线只是一扫而过。

对于翠衣,她没有什么怜悯之心。

自己选择的路,落得如此结果也只能说是自作自受,只不过着结局似乎比她想象中要来的早一些。

看到沐云清那没有温度的目光,翠衣的心凉了下来,她瘫缩了下去,心里明白,这一次自己真的完了。

而孙氏在看到沐云清的瞬间,怒火充斥了她整个头脑:“沐云清,你把福儿害成这样,我跟你这个贱人拼了!”

说着要冲过去撕巴沐云清。

春妈妈夏妈妈第一时间护在沐云清的前面。

沐庆明和钱氏同时也拉住了孙氏,低声急促劝解:“大嫂冷静点,现在给福哥儿请大夫要紧!”

就这么一句,张牙舞爪的孙氏立马就静了下来,怒目喷火:“沐云清,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成的?你把福儿害成这样,还不让人请大夫,我告诉你,要是福儿又个三长两短,我给你没完!”

沐云清对于孙氏的张牙舞爪根本没放在心上,一双黑眸倒是看向了拉着孙氏的钱氏。

这个二伯母钱氏倒是个理智的人。

以前什么事都是蒋金花和孙氏在前冲锋陷阵,这个钱氏很不引人注意。

沐云清的直觉,这个钱氏比孙氏要聪明,连沐庆明都比沐庆山要精明几分。

钱氏被沐云清打量了后脊梁骨有些发冷。

还真是见了鬼了,这个丫头眼神怎么那么冷,可偏偏仿佛能够一眼看透自己似的。

忍不住让人心生退缩。

同时又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正面跟她对上过。

“沐云清,我跟你说话呢,别看你是太子的未婚妻,我就怕你了……”

“在我来之前已经让魁伯去给大哥请大夫了!”

沐云清实在是被孙氏吵得头疼,她开口打断了孙氏。

“算你识趣!”

孙氏恶狠狠地瞪了沐云清一眼。

就知道这个丫头是个纸老虎,她是不敢不管沐云福这个王府的长孙少爷的。

孙氏的这个反应,在沐云清的意料之中。

只是她就不愿意惯着这人,瞥了她一眼冷冷开口:

“大伯母爱子之心可以理解,但还请不要信口开河!白日里是大哥试图踢人踢空才扯到了命根子,跟我有什么关系?当时可是很多下人都可以作证的!”

“要是怪也得怪大伯母教子无方把大哥教养的如此性情暴烈动不动就踢人!还有要怪大伯父教子不严,让大哥身体弱到踢个人都能伤到自己!”

沐庆山:“……”

怎么这里面还有他的事儿?

别看刚才他刚才在屋里骂沐云清骂的欢腾,可一旦沐云清在他面前时,他就想起那日他跪倒在她跟前时,她那诡异恐怖的笑容了。

这会子还心有余悸,连个屁都不敢放。

沐云清说的话,孙氏也听沐云福身边的小厮说了。

知道再纠缠下去并没有什么好处。

她自知理亏,但是却不肯认输:“那还不是你太过分,纵使下人对长辈动手,福哥儿做为你的大哥教训你几句也理所应当!”

刚说完孙氏一回头就瞧到缩在角落里的翠衣,立马气势就上来了:“没想到你却记恨在心,明知道福哥儿有伤,还暗中指使翠衣这个贱人勾引福哥儿,你就是要害福哥儿性命!”

“对对,这个翠衣就是你安插在福儿身边的卧底!”

沐庆山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攻击沐云清的点,连忙跟着附和。

就他们大房这个烂泥潭,也配卧底?

自以为是!

沐云清挑眉冷笑了一声:“大伯母说这话,自己不觉得可笑吗?”

“是你们趁着魁伯给祖父守陵的时候,把海棠院的下人都关了起来,大哥去要当时还叫伊人的翠衣的时候,我可是被秦大夫诊断已经死了的,所以这个黑锅我可不背!”

这个没得洗,孙氏哑口无言之际又开始攀咬:“那现在你不让管家请大夫怎么说?你就是故意的!”

“我刚才说过了已经去请了,之所以一开始魁伯没有应允,还不是因为大哥在孝期做下这等事,能随便请大夫吗?传出去很光荣是吗?大伯母难道想让西院一众人因为这件事都被赶出王府吗?”

“无论是魁伯还是我,都是一片好心,我是个未出阁的姑娘,本可以让魁伯处理我不出面,可我不顾名声来了,大伯母非但不感激却是一再往我身上泼脏水,真是让人寒心!”

沐云清大多时候不愿意多说话,但不代表她不会说话。

相反一旦她认真,很少有人是她的对手。

“清姐儿别生气,你大伯母也是担心福哥儿!”

钱氏也是被沐云清刚才那句会连累整个西院的话吓坏了。

西院可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

她是想让蒋金花和孙氏冲锋陷阵,然后他们二房坐享其成的,但若是西院没了,她的两个儿子可就没指望了。

所以这会子不能不开口挽回局面,免得把沐云清惹恼了,真的给捅出去!

这边争吵的厉害,沐云福那边却是疼的死去活来,烦躁的不行,尤其是对沐云清更是恶狠狠的:“就算之前不是你指使,翠衣这个贱人明知我有伤,还故意穿着暴露勾引我,也是你平日里教导不严!”

“你一个大男人精虫上脑,连自己的裤裆都管不住,还有脸说别人?我看你哔哔的挺有劲儿的,也不用大夫看了,自己忍着吧!”

沐云清这一番话,差点让趴在房顶上的两个人吓掉下去。

这个丫头也太敢说了,不过还真解气。

书评(148)

我要评论
  • 就扑通&你们给

    那人头都没抬就扑通跪在了她脚下,咚咚咚磕头哀求:“求求你们给王妃请个大夫吧,王妃平日里待你们不薄……”

  • 她下意&砸死了

    她下意识惊恐地回道:“蒋……蒋侧妃说四小姐被花瓶砸死了,王妃听了之后受不住就……就……”

  • 周古色&幔以及

    环顾四周古色古香的香炉纱幔以及家具摆设,她警惕的眼眸里掠过一丝疑惑:这是哪里?

  • 目,眼&了屋,

    她一时惊的瞪目,眼见着人已经进了屋,赶紧跟着跑了进去。

  • 抬眼看&后,果

    沐云清抬眼看了看院墙,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之后,果断抬脚。

  • 盘旋了&将花瓣

    旋风在榻上少女上空盘旋了一阵,将花瓣悉数洒落在她身上之后,陡然消失。

  • 沐王府&妃那边

    沐王府嫡孙小姐只有沐云清一个,但蒋侧妃那边有三个孙女,且都比沐云清要大,所以在王府,沐云清被称为四小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