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的沐云福被沐云清一噎的哑口无言,只余下淡疼的在床上打滚儿哀号了。在沐云福嗓子了嚎哑,要疼昏过去的的时候,沐魁终于等到一瘸一拐地回去了:“大夫来了,大夫来了!”众人在沐云福嗓子已经嚎哑,要疼昏过去的时候,沐魁终于一瘸一拐地回来了:“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屋里的沐云福被沐云清抢白的哑口无言,只剩下淡疼的在床上打滚哀嚎了。

在沐云福嗓子已经嚎哑,要疼昏过去的时候,沐魁终于一瘸一拐地回来了:“大夫来了,大夫来了!”

众人齐刷刷往沐魁身后看,只见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穿着一身白衣的翩翩公子哥,月光下眉目俊朗跟个仙人似的,让人不敢有半分亵渎。

若不是背着个药箱,铁定被人以为是哪家的贵公子呢?

只不过此时心急火燎的孙氏可是没功夫欣赏这人的俊容。

看来人这么年轻又面生,她就怒气冲上了脑门,冲沐魁吼:“怎么没请太医过来?是王妃不肯给牌子吗?”

沐云清翻了一个白眼,这女人以前不是挺精明的吗?

怎么现在跟个无知的泼妇似的,还胡乱攀扯?

还太医,你怎么不说把皇帝的御医请来给你这混蛋儿子看?

沐魁虽然不乐意但不得不解释:“大夫人,现在是半夜,就算是拿了王妃的牌子也进不了宫!”

“那也不能找这么个黄毛小子,他能看病吗?我们福儿……”

孙氏接下来的话还没说完,那个仙人大夫“砰”地一声把药箱重重地放在了地上,脸色很不好看:“敢问,还看不看病?不看,死了可不算我的!”

饶是沐云清足够淡定,也忍不住心里嘀咕:这谪仙一般的大夫也是有脾气的!

嗯,同行相惜,被质疑医术,是个大夫都会生气!

没扭头走人,已经很有修养了。

孙氏还没说话,帐幔里的沐云福扯着嘶哑的嗓音都带了哭腔:“看,看,快给本少爷看!”

那个大夫哼了一声,重新捡起药箱起来,冷清的声音再次响起:“无干人等,都出去等着!”

闻言,沐云清第一个就蹿了出去。

这地方,她多呆一会都觉得自己会被强行降智!

沐庆明两口子也跟着出来,随后是沐庆山。

孙氏不放心,想留下,那大夫瞥了她一眼,声音更凉薄了些:“你怎么还在这里?怎么,想亲眼看本大夫徒手剪雀?”

正在下台阶的沐云清差点崴脚……

这么残暴的操作,她喜欢!

房顶上,矮个侍从小声忍不住小声嘀咕:“公子,属下怎么觉得这大夫有点像秦公子?”

高个黑衣人瞪他一眼:“话多!”

心中却是暗自咬牙,奶奶的,哪里是像了,分明就是!

秦殇这个家伙不是在南方吗?

什么时候来的京城了?

再说屋里的孙氏一听仙人大夫的话,吓得扶住了门框,语不成调:“怎……怎么还没看,就……就要剪,剪啊……”

那人瞥了一眼面如土色的孙氏,风轻云淡地来了句:“开个玩笑,缓解一下紧张情绪!”

院中的沐云清有点站不住了。

她挪到沐魁那边,低声问道:“魁伯,这是从哪里找来的大夫?”

沐魁脸上也有些不自然:“听说是从街上碰到的!”

沐云清:……

这也行?

房顶上,矮个侍从又忍不住了:“公子,秦公子不会是来弄死沐大少爷的吧?”

高个黑衣人下意识回了一句:“沐云福这厮连个渣渣都算不上,秦殇弄死他跟捏死个蚂蚁似的,没道理还要费这么大的周折啊!”

而这时下面孙氏面色难看地从屋里出来就直冲到沐魁跟前:“管家,你请的这是什么大夫,说话不三不四如此不着调?”

任谁三更半夜地被指使的团团转心情都好不了,更不用说在府里备受尊重的沐魁了。

听孙氏这么指责他,心里自然是有气的。

不过还是心平气和地解释:“大夫人,大少爷这事儿紧急,深更半夜的只能就近请个大夫,能缓解大少爷的疼痛才是正理!”

孙氏想说什么,但听到屋里沐云福已经不怎么叫唤了,到嘴的话就没再说出口。

看好就罢了,若是看不好,她跟沐云清没完!

在她看来,这个沐魁现在就是赵氏和沐云清的狗!

见孙氏不再纠缠,沐魁松了口气。

他是真的心疼沐云清了,这西院都是什么人啊?

而此时的沐云清双臂抱在胸前,背靠在院中的柱子上,脚有一下没一下地踢着,仰头看着夜幕中悬挂着的皎皎明月和稀疏零散的星星出神。

屋顶上的高个男子,看着院中的沐云清那么安静,月色如流水一般倾泻在她身上,在朦胧的夜色笼罩下,给人一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

跟这院中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仿佛她就不该出现在这里!

这样的感觉,趴在他后面的侍从也有,只不过他更觉得此时的沐云清像个坠落凡间的仙子……

大概有一刻钟的功夫,仙人大夫背着药箱就出来了。

他边走边摇头:“造化弄人,居然没断!难道是太细了,韧性好?一定是这样的,平生行医就没见过比这更细的了……”

听着他嘟嘟囔囔的话,沐云清差点就没憋住笑出声来。

这人还真是不可貌相,谪仙一般的人儿开口就是细呀细的……

真是太违和了!

孙氏和沐庆山一脸黑围了上去:“怎么样?要不要紧?”

仙人大夫看了他们一眼,淡淡地道:“一点挫伤,没什么大事,休息几天就好了!我这里有个方子,想吃两天就吃两天,不想吃也行,只要不再用它,两天也就好了!我刚才给他扎了一针,让他睡着了,这样他就不会疼的乱叫了!”

说完不看他们,平和清俊的脸上疑惑又上来了:“细,实在是太细了,就没见过比这更细的……太稀罕了!”

孙氏忍着要掐死大夫的心,赶紧去屋里看沐云福了。

同时她也明白了为什么沐云福白天疼成那样也不让请大夫了,肯定是因为太细了怕被人笑话!

既然如此,今儿个这个大夫就留不得了。

不过大夫好办,这府里的人可就……

沐庆明两口子和沐庆山见孙氏进去了,也赶紧跟着进去了。

沐云清忍住不笑实在是难受,就对沐魁说:“魁伯,送这位大夫离开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忍着笑意冲那大夫点了点头,就带着春妈妈夏妈妈离开了。

“这位大夫,请随在下来取诊金!”

沐魁见这大夫目光一直在沐云清的背影上,语气就又些不善了。

书评(436)

我要评论
  • 这男人&妃这么

    这男人儿子孙子个个都是赵氏心中最难言的痛,听蒋侧妃这么一说气晕了过去。

  • &犀利更

    那冷厉透着寒意的目光竟是让忠妈妈有种不敢直视的感觉,声音里的犀利更是让她心中大骇:四小姐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 &了赵氏

    此时沐云清已经走到了赵氏的床前,见她直挺挺躺着,嘴歪眼斜流着口水,看到自己激动的眼含泪花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 到了芙&赵氏的

    宣旨的人一走,母子三人当即就杀到了芙蓉院指着王妃赵氏的鼻子破口大骂!

  • 了忠妈&东西还

    这才再次回头不带感情地回了忠妈妈一句:“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没死,我怎么会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