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魁惊得下巴差点儿掉了。此刻的他终于等到明白了上次这个秦大夫在迟疑啥呢。大少爷这病,在四小姐这样一个未及笄的姑娘面前说,真的是不最合适。而已大少爷年纪轻轻地的怎么会得这种稀此刻的他终于明白刚才这个秦大夫在犹豫啥呢。。...

沐魁惊得下巴差点掉了。

此刻的他终于明白刚才这个秦大夫在犹豫啥呢。

大少爷这病,在四小姐这样一个未出阁的姑娘面前说,实在是不合适。

只是大少爷年纪轻轻的怎么会得这种稀奇古怪的病?

沐魁低着头半天没听到沐云清的动静,以为她是尴尬地不好言语。

他就多那句嘴!

心里埋怨了自己一句,抬头想要开口给沐云清解围,却见她却是一脸淡然,仿佛这事儿在她这里根本不是事儿似的。

沐云清的这个反应也出乎了秦殇的意料。

看她平静的样子,秦殇都怀疑,是不是刚才自己的话,眼前这个姑娘是不是根本不懂什么意思?

毕竟她只是个深闺中的小姑娘。

想着算了,再解释就难为她了。

可是不想下一刻,沐云清淡淡地开口了:“秦大夫可能根治这种瘾症?”

前世的经历,让沐云清第一眼看到沐云福时,就断定他得了这种病。

而且她知道有这种瘾症的人,是内分泌出现了问题,一般都是由垂体肿瘤或者肾上腺肿瘤引起,雄激素分泌异常过多导致的。

当然这个时空现在没有检查仪器,是无法断定具体哪里出了问题,更别说根治了。

对于沐云清的问题,秦殇再次惭愧地摇了摇头:“在下学医不精!”

说出这话时,秦殇竟是莫名感觉到了挫败!

他自认自己的医术虽达不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但在大雍来说也是拔尖的。

这可好,眼前这个小丫头一连问了两个问题,他居然都无法回答。

这……

哎,他终究还是轻敌了!

自以为有了镇国公的推荐,就万无一失了,没想到败在了四小姐这关。

这可如何跟燕王殿下交代?

秦殇正在胡思乱想着,就听到沐云清清丽又平静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秦大夫很实诚!”

秦殇:“……”

这好像并不是什么夸奖人的话,接下来该是要下逐客令了吧。

沐云清自是不知道秦殇的心里话,她打开了手边的木盒子推到了秦殇面前:“秦大夫看看,这些药材可认识?”

秦殇凑过去,片刻后:“黄芪,冰片,甘草,五味子,鱼腥草,麻黄……”

“秦大夫可知如何治疗风寒?”

“风寒分两种,一种是热风寒,一种是凉风寒!”

……

“请问秦大夫如何处理烫伤?”

“请问秦大夫对老年人便秘有何看法?”

“请问秦大夫,女子初来月事疼痛难忍,应该开什么方子?”

……

有问必答,一直到日头偏西,沐云清才停下来,端起了茶碗润嗓子。

秦殇接过沐魁递给他的茶杯,暗暗松了一口气。

此时的他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做为飞云山庄的掌舵人,什么样的场面他没见过?

但像今天这般紧张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

这小丫头不过十几岁,怎么会有这般的压迫感?

尤其是那双锐利的眸子,似乎一眼就能把人给看着底儿朝天,让人无所遁形。

旁听的沐魁心中更是百感交集,四小姐是真的懂药理的,看来忠妈妈之前说她知道了王妃的中风不是胡言乱语。

沐云清对秦殇刚才的应答很满意,在放下茶碗的同时,清声开口:“若是秦大夫不嫌弃,即日就可以来王府,月银二十两,管吃住,一应所需药材均有王府负责!”

秦殇闻言立马起身对着沐云清施礼:“多谢四小姐,在下即刻回客栈收拾行礼!”

沐云清点了点头。

随后又补了一句:“刚才管家和大哥之事并非有意为难秦大夫,还望不要介意!”

秦殇有些不解。

沐云清耐心地解释:“沐王府人口不多,且重症可以进宫请太医,所以府里大夫并不需要多么高超的医术,刚才我只怕秦大夫医术过于高超,留在王府大材小用,耽误了秦大夫的前程,我这么说秦大夫可能理解?”

秦殇愕然之余,心中赫然,竟有这么通透的奇女子?

试问谁府上找大夫不是奔着医术超绝去的?

到这沐云清这里,只想着找个跟职责匹配的人,还怕耽误别人的前程?

“在下明白,多谢四小姐!”

“魁伯,让人将之前秦大夫……”沐云清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向了秦殇,面带警惕,“之前被我赶走的大夫姓秦,你也姓秦,你们不会是……”

秦殇赶紧摇头:“在下并不认识之前的秦大夫!”

他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早知道让顾斐给他连姓都改了!

不过最近几年他都不在京城,想来也不可能认识之前的秦大夫。

沐云清点了点头:“那就好!你就住在他原来住的百草园吧!”

“卑职一会让人将那处收拾出来给秦南苏大夫住!”

怕沐云清误会,沐魁还刻意强调了秦殇的名字。

想了想也没别的了,沐云清便起身要走了。

走了两步又转头叮嘱沐魁:“魁伯,找管事的事儿也要加紧了!”

账本这事,沐云清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一直拖下去。

但她现在对这府里两眼一抹黑,因为这具身体的缘故,不太能熬夜。

沐魁又忙里忙外的,有些腾不开手。

所以她急需一个能力卓绝又靠得住的管事。

沐魁赶紧应了。

沐云清带着春妈妈走了之后。

在随着沐魁离开的时候,秦殇试探着开口问:“管家,府里缺管事吗?”

沐魁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不满秦殇的话多,但又想着又不是什么隐私的事儿,便点了点头:“怎么?你有认识的人要推荐?”

也不怪沐魁多想。

若是没有的话,像秦殇这样话不多的人应该也不会问吧。

秦殇摇了摇头。

沐魁也不在意,继续往前走。

却忽又听到秦殇好听悦耳的声音:“其实,在下可以边做大夫边做管事!”

沐魁愕然回头一脸不相信,“你还能做管事?”

沐魁这么大反应是觉得这做大夫和做管事完全是不同的两个概念。

说白了管事是下人,这大夫的地位可是很高的,毕竟谁都有生病的时候。

沐魁着实不理解,秦大夫怎么想到要做管事?

他很缺钱?

秦殇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尖:“不瞒管家,在下家里是经商的,从小耳濡目染,只是阴差阳错走上了学医这条道,曾经还管理过飞云山庄的铺子!”

“你还管过飞云山庄的铺子?”

沐魁还真是惊讶了。

这飞云山庄,可是大名鼎鼎的存在,财富无数,那铺子更是开遍了整个大陆的国家。

就算是一家铺子,管理起来也是相当的有难度了。

那么管理一个王府肯定不是问题。

沐魁说不心动是假的。

说起来这管事不难找,难的是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

而且据他现在对沐云清的了解,能合乎她胃口的管事恐怕不是那么容易。

这个秦离倒是个人选。

不过他可是被选上做大夫的。

“这样吧,你先去收拾东西,我问过小姐的意思再说!”

沐魁一切可是听沐云清的,这事儿他自己做不了主。

“那就麻烦管家了!”

秦殇端的是一副恭敬的样子。

出了沐王府的门,小风一吹,秦殇发热的头脑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猛地一拍头:他是被鬼迷了心窍了吗?

书评(248)

我要评论
  • &嫡孙小

    原主与她同名,也叫沐云清,是大雍朝沐王府的嫡孙小姐。

  • 鼻子破&口大骂

    宣旨的人一走,母子三人当即就杀到了芙蓉院指着王妃赵氏的鼻子破口大骂!

  • 都是赵&的痛,

    这男人儿子孙子个个都是赵氏心中最难言的痛,听蒋侧妃这么一说气晕了过去。

  • 气儿了&了!

    但若是已经没气儿了,她纵使有一身的本事也无济于事了!

  • 孀沐王&妃,并

    昨日,也就是沐青山出殡后的第二日,永嘉帝感念沐王府一门三代忠烈,特颁下圣旨封遗孀沐王妃赵氏为护国忠烈王妃,并将原主沐云清赐给太子李玄成为太子妃,孝期结束后就完婚。

  • &,您还

    看背影真的是沐云清,忠妈妈惊吓之余心里的话脱口而出:“四小姐,您还活着?”

  • 目,眼&进去。

    她一时惊的瞪目,眼见着人已经进了屋,赶紧跟着跑了进去。

  • 府再没&男丁,

    他们本以为沐青山一死,王府再没男丁,王位肯定会让大儿子沐庆山继承的。

  • 清立刻&下床,

    待身体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消失后,沐云清立刻下床,可是脚刚着地瞬间天晕地转,差点给来了个倒栽葱,幸亏她动作快扶住了床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