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院的沐云福又把秦殇请过去的的消息迅速穿到沐云清的耳朵中了。后来她正陪着赵氏在芙蓉园用晚膳。“福哥儿怎么了?”上一次沐云清拾掇大房一屋子的事儿,被赵氏明白后怕的不当时她正陪着赵氏在芙蓉园用晚膳。。...

西院的沐云福又把秦殇请过去的消息很快穿到沐云清的耳朵中了。

当时她正陪着赵氏在芙蓉园用晚膳。

“福哥儿怎么了?”

上次沐云清收拾大房一屋子的事儿,被赵氏知道后担心的不行。

沐云清就特意吩咐过院里的丫头婆子,西院那边一应得糟心事儿都不要在赵氏耳边说。

如今除了吉祥如意,忠妈妈,还有秋妈妈和冬妈妈,现在的芙蓉院简直是密不透风。

赵氏什么糟心事儿都听不到。

这回也是她疏忽了,不该让人有事来芙蓉院找她的。

“是大哥在房中跟翠衣胡闹伤到了要害……”

再往下沐云清似乎觉得尴尬说不下去了。

赵氏是过来人当即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重重地放下了饭碗,一脸怒容:“这个畜生!”

沐云清知道赵氏是生气在沐青山孝期,沐云福就胡闹的事儿。

“大哥那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祖母都说他是畜生了,又何必跟个畜生生气?如今他自作自受,说不定就是祖父在天上看不下去了,惩罚他呢!”

沐云清一脸的无所谓。

赵氏不免心疼沐云清:“清儿,以后再遇上这事儿,你就别听别管,让沐魁去处理!哪有当兄长的房里出了事还要找未出阁的妹妹管的道理?”

同时心里又有些后悔把管家权给了沐云清,让自己这么好的孙女儿遭遇这腌臜的事儿。

“好,以后这样的事儿就让魁伯出面!”

赵氏的话,沐云清向来是从谏如流,“来,祖母吃点好吃的消消气!”

说着拿起一双备用的筷子给她夹了一筷子嫩笋。

对于赵氏,沐云清发自肺腑地有种濡沫之情,就想让她每天开开心心的。

仿佛这样,就能弥补她前世的缺憾似的。

吃过晚饭休息了片刻,沐云清给赵氏例行行完针,就打算回海棠院。

“清儿,要是觉得闷,明儿个让沐魁派人陪你出去逛逛,不要总是在府里呆着!”

从那日以来,她的孙女儿是变了一个人,变得坚强有主见能干还强大了。

但赵氏总是觉得她比以前更可怜了,就像是为了完成什么任务一般。

她想让她更像个小女孩点。

赵氏这话可是把沐云清给说愣了,她回头一脸惊讶:“祖母,祖父的孝期我能出门吗?”

沐云清一直以为这里的守孝三年,主子们是不能出门的。

沐云清这个反应,让赵氏很是懊恼:“怪祖母没跟你交代,咱们大雍不像前朝要在家里守孝三年,孝期除了不能嫁娶寻乐,是可以正常出门的,只要是注意点不四处招摇就可!”

这大雍居然这般开明?

孝期居然能出门?

沐云清漂亮的水杏眸子一下子亮了:“那我现在能出去吗?”

她的确急需要出门一趟的。

她最近在实验室频繁折腾就为了造一个物件儿,可是缺少一些小零件,需要到外面寻摸寻摸。  赵氏见沐云清如此急切,以为她是着实被憋坏了,当即就答应了:“自然可以,不过这大晚上的你出门要多带几个人!”

小孩子家家的就应该活的鲜活。

想当初她年轻的时候可是一刻也在家里闲不住。

是后来的朝代更迭,家境急转几下,才束缚住了性子。

这几日她静下心来也想通了,去了的人已经去了,活着人要往前看才是。

现在她的希望就是孙子早日平安归来,孙女儿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到了那一天她也能跟儿子儿媳妇一个交代了。

一刻钟后,沐云清戴着帷帽,和沐魁两个人从后门悄悄出去了。

本来她想着带着春夏两位妈妈的,结果沐魁不放心。

说什么春夏两位妈妈虽然力气大,对付西院那些人还行。

出门但凡遇上些有功夫的,就不行了。

沐云清想着沐魁腿脚不灵便,说要不让她带两个护卫就成了。

沐魁这个钢铁一般的汉子,一脸的受伤:“小姐是不相信卑职瘸了一条腿保护不了小姐吗?”

沐云清:“……”

她还能说什么?

只能出门前给沐魁稍稍装扮了一下,免得别人一眼认出他是沐王府的管家来,毕竟她只想低调地出去找点能用的配件儿。

大雍京城素有不夜城的称号。

酉时已到尾声,大街上依旧灯火通明。

酒肆茶馆等各色店铺林立错落,行人们来来往往热闹异常。

繁华的让沐云清有种幻觉,她此刻置身在前世的古城而不是在异时空。

见沐云清望着街市出神,沐魁开口提醒:“四小姐,您想去珠宝楼还是去成衣店?珠宝楼咱们得往东走,成衣店在南边!”

沐魁想着小姑娘出来逛夜市,不是看珠宝就是选衣裳。

沐云清的思绪被沐魁的声音打断,收回了迷茫的目光恢复了清冷的模样:“魁伯,您知道这京城哪家铁铺手艺比较好?”

铁铺?

沐魁瞪大了眼珠子。

一个王府千金出来找铁铺?

“小姐可是要打造首饰?打造首饰去专门的首饰铺子就成了!”

很显然沐魁理解错了。

“不是,就是铁匠铺子!我想打点东西。”

沐云清纠正沐魁的说法。

沐魁虽然心中还是有点疑惑,但顾忌着身份没再追问。

“这铁匠铺子在西边,最有名气的,当属老吕铁铺了!京城不少高门大户都从他家打造东西,我们府上不少铁器都是他打造的。

只不过这个时辰,他的铺子应该已经关门了!”

“那就去别家看看!”

沐云清只是要找点合用的小东西,名气大小她不在意。

见沐云清这么说了,沐魁自然带着她往西大街那边去。

西大街第一家就是老吕铁铺,硕大的招牌,让人想忽视都不能,正如沐魁所言此时大门紧闭。

只是接下来连续逛了几家,里面的成品都让沐云清失望了。

直到她踏进一个“杨氏铁匠铺”,眼前货架上放着的一把匕首吸引了她的注意,竟是不锈钢的!

这个时空居然有这般先进的工艺?

真是给了她意外的惊喜。

“这匕首是你打造的吗?”

沐云清转头,大声询问在角落里正轮着铁锤敲打一块烧红的铁的汉子。

汉子抹了一把汗,刚抬头要说话。

门帘后骤然响起女人惊慌失措的哭喊声:“金宝你怎么了?别吓唬娘啊……”

书评(165)

我要评论
  • 这男人&妃这么

    这男人儿子孙子个个都是赵氏心中最难言的痛,听蒋侧妃这么一说气晕了过去。

  • 以她的&从阎王

    以她的能力,但凡赵氏有一口气在,她都能把人从阎王手里拉回来。

  • 原主与&,是大

    原主与她同名,也叫沐云清,是大雍朝沐王府的嫡孙小姐。

  • 还有几&候,突

    离正房还有几步的时候,突然从屋里冲出了个人,把她吓了一跳。

  • &,很快

    夜半,突起的狂风夹杂着细雨席卷了整个京城,偶尔传来几声受惊的狗叫声,很快就被淹没在猛烈的风雨声中了。

  • 气儿了&身的本

    但若是已经没气儿了,她纵使有一身的本事也无济于事了!

  • 后,果&。

    沐云清抬眼看了看院墙,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之后,果断抬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