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打铁汉子脸色一变,丢下手中的铁锤就跑了进来。“金宝这是咋了?金宝,你说话的呀,你看一看爹啊!”听着汉子的声音颤抖着的不象话,像是要哭出了。沐云清和沐魁对望几眼,快“金宝这是咋了?金宝,你说话呀,你看看爹啊!”。...

那打铁汉子脸色一变,扔下手中的铁锤就跑了进去。

“金宝这是咋了?金宝,你说话呀,你看看爹啊!”

听着汉子的声音颤抖的不像话,像是要哭出来了。

沐云清和沐魁相视一眼,快速跟了进去。

进屋才发现汉子怀里有个大概两岁的孩童,脸色青紫翻着白眼儿,双手使劲儿地挥舞……

沐云清一眼看到旁边矮桌上碗里放着的苹果块,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孩子是被噎住了!

没多想就上前一步,以大夫惯常的口吻开口:“把孩子给我!”

那汉子应该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蒙了,非但没反应,还使劲儿摇晃那个孩子。

妇人更是一个劲儿地扒着那孩子哭嚎。

“你再晃他,他就没命了!”

沐云清皱着眉头,冷不丁伸手就把孩子抢了过来。

“你干什么?还我们的孩子!”

那汉子和妇人不要命地要扑过来,被沐魁给挡住了:“我家小姐懂医术,想救孩子就别动!”

沐魁这会子其实是担心的。

毕竟他没有亲眼见过沐云清看病。

但无论如何,只要沐云清需要,他都会出手护着。

万一救不了,到时候有什么责任他担就是了!

有了沐魁的保障,沐云清将孩子抱在身前。

一只手臂拦着孩子的腰,另一只手使劲儿往上一提,刹那间,那孩子猛地张口吐出了一块指甲大大小的苹果,接着猛咳了几声,然后哇哇哭了起来。

待孩子面色恢复了正常,沐云清才将孩子还给了那对夫妇,并提醒道:“没事了,这么大孩子不要给他喂这么大块的东西,容易噎着!”

妇人受惊过度,此刻只是将孩子抱的紧紧的,生怕一松手就看不到了。

还是那汉子先冷静下来,他红了眼圈连声答应:“是是是,要不是姑娘,我家金宝可就没命了!”

刚才看到孩子那样,他甚至都忘了要抱着去找大夫了。

还好有这姑娘在:“姑娘是我家大恩人,请受我夫妻一拜!”

说着拉了一把还没回神的妇人,“茹娘,快叩谢恩人!”

妇人这才从惊恐中回神,忙抱着孩子,要下跪。

被沐云清给拦下了:“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在意!”

在沐云清看来这是前世做为一个医生最基本的急救,根本不值得一提。

“恩人等下!”

汉子匆匆跑到里间抱了个铁盒子出来。

当着沐云清的面,倒了个底儿朝天。

汉子将几块碎银子还有数十个铜板,一股脑地捧到了沐云清的跟前:“救命之恩,草民无以为报,这点小钱还请恩人收下!”

沐云清心想这在前世就是一句谢谢的事儿,“我说了举手之劳,我不缺你这点钱!”

恩人不收他的谢礼,汉子有点无措。

苦恼时,突然看到门口的匕首,他眼前一亮:“恩人可是喜欢那把匕首?”

记得之前沐云清在他的铺子里转悠,问匕首来着。

他想着既然这沐云清不肯透露姓名,也不肯要银钱,那就从其他方面报恩。

“匕首是你打造的?”

沐云清的确对这铁匠的手艺很看好。

“是!这铺子的东西都是小人打造的,恩人看看喜欢什么,随便拿!”

救了他儿子的命,这一屋子的东西都送给沐云清他都不心疼。

“恩人,相公他别的本事没有,这锻打的手艺可是没得比的,恩人想要什么他都能打出来!”

说起那汉子,小妇人一脸骄傲还有无奈。

汉子有些羞赧地摸了摸脖子:“别在恩人面前乱说!”

这夫妻看起来挺恩爱的,沐云清笑了笑:“手艺的确很不错!”

那汉子和小妇人更高兴了。

“你店里的东西都不错,不过我暂时不需要!”

眼看着这汉子一脸失望,沐云清心想这两口子挺淳朴的。

她从袖子里掏出了几张纸,递给了那汉子:“你这里能打这些东西吗?”

铁匠看着那纸上奇奇怪怪的图形,忍不住皱眉头:“敢问恩人这些都是作何用的?草民从未打过类似的物件儿!”

在京城开铁匠铺子,他们常打的也就是日常用具,刀剪什么的。

想沐云清画的这种曲溜拐弯的他从没见过。

“我自有用处,你且说说能不能打出来?”

沐云清并没有回答杨铁匠的问题。

“能,能,草民这就打,明日一早就能好!”

杨铁匠生怕沐云清不让他打了,忙陪着笑道。

“那好,明日我派人来取!这是订金!”

说着沐云清放桌上放了一锭银子。

“这可使不得,恩人……”

杨铁匠哪里肯要沐云清的银子。

沐云清皱起了眉头:“就这么订了,不然我找别人打!”

说着就要抓起银子和图纸走。

她最不喜欢磨磨唧唧,你推我让的,麻烦!

“杨铁匠别客气来,我家小姐还有急事!”

沐魁赶紧出来解围。

他对这京城熟悉的很,知道沐云清看中的匕首的打造方式,还就这一家有!

出了杨氏铁匠铺,沐云清少有地好心情:“魁伯,明天我要送你一样好东西!”

在沐云清第一次见到沐魁的时候就有了这个想法了。

她要给沐魁做一个假肢,让他能扔掉拐杖独立行走!

在实验室鼓捣了好几晚上,就差几个固定假肢的配件了。

本想着这个时空技术落后,淘几个铁的凑合用呢,没想到居然有意外惊喜!

“卑职不需要!”

沐魁一听沐云清要送他东西,连连摆手。

他一个独身汉子,身在王府有吃有喝的,没啥需要的。

沐云清抿嘴一乐:“到时候可是别后悔!”

做为一个大夫,她见过太多因为各种原因失去腿的人了。

无一例外,没有不想扔掉拐杖,像个正常人那般行走的。

所以她笃定,沐魁一定会喜欢上的。

沐魁感觉得出来,沐云清的心情特别的好,他是以为出来散心的结果,也没当回事,十分肯定:“卑职不会后悔的!”

沐云清轻笑了一声,说了句:“咱们回去吧!”

回去?

感情小姐出来一趟就为了打造这些东西?

那怎么行?

他跟着出来就是想着让小姐好好放松下的。

西院那些人太闹心了。

“四小姐,王妃娘娘一直喜欢玉盛斋的酥酪,有一阵子没吃了,现在时辰还早着呢,不然咱们去看看?”

“是吗?那咱们去看看!”

一听赵氏喜欢吃,沐云清不做它想,立马就同意了。

沐魁暗自得意自己的聪明机智。

点心酒楼大多集中在东大街那边,走过去花了不少功夫的。

沐云清自己走路是很快的,但一会之后发现沐魁落在了后面,她脚步就慢了下来:“魁伯,要不要休息会?”

“不用!”

沐魁也没想到沐云清会走的这么快。

他虽然断了一条腿,但平素里一般的小伙子都没他利索,更别提府里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眷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沐云清的步伐会那么快。

快到他用尽了全力还是有些跟不上。

四小姐这还真是蜕变了。

沐云清怕再说什么会伤到沐魁的自尊,就点了点头,继续走了,但是脚步还是刻意慢了下来。

一路走到东大街,到了沐魁说的那个“玉盛斋”,发现人家已经关门了。

沐云清一脸疑惑地回头,看向沐魁,沐魁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卑职,卑职忘了这玉盛斋这么早就关门了!”

沐云清:“……”

我看你不是忘了,你是故意的!

这沐魁一看就不是经常说谎话的人。

都脸红,目光闪烁了!

“说吧,带我来这边做什么?”

书评(143)

我要评论
  • 再披战&遗憾倒

    祖父沐王爷沐青山心系爱孙心系边疆,花甲之年再披战甲,打得入侵北境的敌军狼狈逃回老巢,然而自己却旧伤复发不治,带着没能找回孙儿的遗憾倒在了北境的边关。

  • 府再没&。

    他们本以为沐青山一死,王府再没男丁,王位肯定会让大儿子沐庆山继承的。

  • ,母子&赵氏的

    宣旨的人一走,母子三人当即就杀到了芙蓉院指着王妃赵氏的鼻子破口大骂!

  • &,她纵

    但若是已经没气儿了,她纵使有一身的本事也无济于事了!

  • 不拉屎&?

    说她占着茅坑不拉屎,克死了男人克死了儿子又克死了孙子,还死皮赖脸占着王府?

  • 落的海&棠花瓣

    突然,一股旋风急速卷起院子里散落的海棠花瓣朝着正房冲了过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