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魁:“……”四小姐太很聪明了,蒙不过去的!“王妃娘娘让您多在外面逛一逛散散心!买买很好看的首饰,衣裳啥的……”看沐云清明显不信的样子,沐魁一拍口袋,“下官银票都带齐了赵氏再怎么纵容她也不可能说这样的话。。...

沐魁:“……”

四小姐太聪明了,蒙不过去!

“王妃娘娘让您多在外面逛逛散散心!买买好看的首饰,衣裳啥的……”

看沐云清明显不信的样子,沐魁一拍口袋,“卑职银票都带好了了!”

沐云清:“……”

“魁伯,祖父新丧,您觉得我就买好看的首饰和衣裳合适吗?”

很明显是沐魁找出的借口。

赵氏再怎么纵容她也不可能说这样的话。

沐魁嘴角蠕动了几下,没说出话来。

看沐魁这个样子,沐云清话风一转:“虽然没心思买好看的首饰和衣裳,但是可以吃点好吃的!走吧,我请你吃夜宵,你付账!”

沐魁谎言被戳穿窘迫的样子,让沐云清心里暖暖的。

来到这个世界后,除了赵氏就是沐魁给她温暖亲人的感觉了。

在原主的记忆里,沐魁待沐云风和她就非常好。

如自己的亲生孩子一般,所以才会在第一时间想给他做一个假肢。

乍一听沐云清的话,沐魁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咧嘴笑了:“好,卑职带着银票呢,够四小姐吃遍这一条街的!”

沐云清汗然:当她是猪啊,吃遍这一条街?

纵然是晚上,酒楼的生意还是很火爆的。

连续走了几家都没有位置了。

人声鼎沸的,喜静的沐云清有些烦躁,想走人。

“四小姐,去落仙居吧,那边不临街这个时辰人不多,但环境和吃食却很不错,少爷在京城的时候最喜欢去那里!”

沐魁看出沐云清的不耐来了,便提议。

看到沐魁落寞的样子,想来是想沐云风了,沐云清便点了点头:“走吧,尝尝哥哥喜欢的吃食!”

因为就随便吃点夜宵,他们就选择坐在了大堂的一个角落里。

如沐魁所言,落仙居这会子人不多,大堂里也很安静舒适。

沐云清点了红豆圆子,黑枣泥糕,水晶豆黄碗并一碗糖水。

沐魁则要了一大碗云吞面加了一碟子凉拌青瓜条。

吃食上齐了之后,沐云清掀开帷帽。

尝了一口红豆圆子,豆香浓郁,口感顺滑,很是不错。

又咬了一口水晶豆黄,清爽不腻,瞬间让人胃口大开。

好吃的食物是治愈心情的良品。

纵是她一贯清冷,这会子面部的线条也柔和起来。

见状沐魁的大嘴咧的更大了。

就知道让四小姐来这里没错!

两世加起来也没这么悠哉过的沐云清,一边吃着圆子,一边欣赏着布置雅致的大堂。

当她的视线漫无目的地扫到二楼通往一楼的楼梯口时,瞳孔突然一缩!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了一声惊叫:“啊!”

一个正下楼的紫衣少女身体突然失去了平衡,竟是从楼梯上滚落下来!

好巧不巧正撞在了端着一锅汤正上楼的伙计身上。

一锅热汤这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泼在了她的身上!

“啊啊啊啊……”

紫衣少女的惨叫声霎时响彻整个落仙居的大堂。

楼下楼下不少人都围了过去。

紫衣少女捂着脸痛呼,双手瞬间已经红肿了一片。

身上撒的热汤还在冒着热气,可想而知是多么的严重!

“表姐,你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从楼上跑下个绿衣少女,从人群中挤了进去,一脸焦急地要去扒紫衣少女的衣裳。

刚才沐云清坐的位置正好对着楼梯处,她亲眼看到这个绿衣少女推了紫衣少女一把。

只是她没来得及提醒,悲剧就发生了!

此时见着绿衣少女动手,她起身大喝一声:“别动!”

绿衣少女被猛地一吓,手缩了回去!

沐云清三两下拨开了人群,她看着已经被烫的面目全非的女子,眉心蹙起。

抬头看向慌成一团的店小二和掌柜的,语速很快:“我是大夫,快端清水过来,越多越好!”

掌柜的和店小二点头如小鸡啄米,忙跑了。

“你是什么人?你要做什么?”

绿衣少女见动不了手,看着沐云清的视线里都带着毒。

就差一点,她就能抓烂这张勾人的脸,撕烂她的衣裳,让她衣衫不整暴露在外,名声大损。

那样金远哥哥一定不会再要她了!

自己就有机会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坏了自己的事儿!

沐云清没搭理她,低头安慰疼的已经抽抽的紫衣姑娘:“忍忍!”

很快掌柜的提着一桶水来了,沐云清让人群散开了些。

她用瓢舀了水就泼在了被烫姑娘的身上,姑娘满身火烧火燎的疼被这凉水一激,瞬间疼痛减轻了不少,但被凉水一激,忍不住出声低呼。

绿衣少女再次上前扒拉沐云清:“你放开我表姐,你可知我是谁?识相的赶紧放开!”

绿衣少女很明显看出来沐云清的举动是在帮她表姐。

沐云清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那绿衣少女竟是她骇人的眼神给吓得松了手。

不过嘴上却是没服软:“诸位都给评评理,我表姐都伤的这么重,她还一个劲儿给泼凉水,到底是何居心?”

围观的人开始对沐云清指指点点了。

沐云清不为所动,专注为被烫的姑娘降温。

顾斐正在楼上谈事情,听到外面的动静,好热闹的他当即就出来了。

绿衣少女他认识,是孙家的二小姐孙娇娇。

紫衣少女他也认识,是郑家的大小姐郑玉敏。

据他所知郑玉敏现在是住在外家孙家的。

眼看这情形,扭头对他的侍从卫松:“去向孙府上报个信儿,说他们家小姐在落仙居被烫伤了!”

卫松应声就跑了。

顾斐继续看景,突然看到瘸腿的沐魁,虽然他容貌做了修饰,但是他的那副拐杖,顾斐太熟悉了。

再看他护着戴着帷帽的少女,顾斐眼睛一下子亮了。

能让沐魁护着的女子,除了那个小丫头再无可能是旁人。

嘿,没想到今天碰上了。

看样子小丫头是遇上了麻烦,他是时候来个英雄救美了!

可是他刚整理了整理自己的华贵的袍子准备下去时,就听到沐云清冷冷地开口了。

“我有何居心?我是大夫,当然是减轻这姑娘的痛苦,烫伤了立刻用凉水冲洗这不是常识吗?”

“你做为她的表妹,看她烫伤,不赶紧请大夫也就罢了。

这上来又要扒她衣裳,又要扯她胳膊,你是想让她毁容吗?”

沐云清说话的功夫,也没耽搁一直在往那郑玉敏身上冲凉水,待看到明显没有起泡后,才抬起头来一脸嘲讽地看着孙娇娇。

旁边的人一听这话,质疑的目光看向了孙娇娇。

孙娇娇顿时就慌了:“我只是看到表姐被烫成这样,我急的不知如何是好,你怎么说的那么恶毒?”

“恶毒?”

沐云清冷笑一声,“我亲眼看到,是你在下楼的时候推了这位姑娘,这位姑娘才撞到端热汤的伙计被烫伤的!”

沐云清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

但她看不上这种背后里下阴招的人。

可能是跟她这次穿越极大可能是被她那平日里对她千好万好的师姐给坑了。

她现在看到这种人就生理性厌恶。

书评(364)

我要评论
  • &父母早

    父母早亡不说,一向疼爱她的哥哥沐云风去年冬天在北境与敌军大战中意外中了埋伏离奇失踪,生死不明。

  • &调息了

    坐定垂眸稍微调息了片刻,快速收拾了一下,便起身出了正屋。

  • 不拉屎&?

    说她占着茅坑不拉屎,克死了男人克死了儿子又克死了孙子,还死皮赖脸占着王府?

  • 氏有一&从阎王

    以她的能力,但凡赵氏有一口气在,她都能把人从阎王手里拉回来。

  • 儿子孙&一说气

    这男人儿子孙子个个都是赵氏心中最难言的痛,听蒋侧妃这么一说气晕了过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