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云清的话一出,围观群众的食客的目光争相往孙楚楚身上投了过去的,议论纷纷声纷起。“这小姑娘小小年纪,望着柔柔滴问的,怎么这么狠毒?”“谁说也不是呢?我看她就看见端热汤的小伙“这小姑娘小小年纪,看着柔柔弱弱的,怎么这么恶毒?”。...

沐云清的话一出,围观的食客的目光纷纷往孙娇娇身上投了过去,议论声纷起。

“这小姑娘小小年纪,看着柔柔弱弱的,怎么这么恶毒?”

“谁说不是呢?我看她就看到端热汤的小伙计,才故意推的!”

“就是,就是!”

“哎,紫衣姑娘好可怜,就算是不毁容,也会留疤的吧?”

“这得多大的深仇大恨,才能如此心狠?”

……

孙娇娇听到这么多难听的话,脸色都变了,心里恨恨地骂了沐云清一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她本来选这个落仙居,就是因为这个点人不多,她好动手不被人发现。

没想到……

但下一刻她泪眼婆娑,紧咬红唇,一开口就是满腹委屈: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怎么血口喷人?我怎么可能推自己的表姐?我是看着表姐身形不稳去拉她的,不想她跌下去的太快,我没拉住!”

“表姐,你快告诉大家是你自己不小心脚滑了才摔下去的!”

孙娇娇见众人将信将疑,遂转向了郑玉敏。

从楼梯上摔下来,又被滚烫的热汤泼了一身,尽管沐云清一直在用冷水给她冲洗,但那种控控的疼也着实让郑玉敏难以忍受。

她的薄唇几乎被咬破了。

她看到了孙娇娇眼眸中的警告之意,心头一片悲哀。

一众人都等着她开口,她却怯懦地低下了头。

沐云清早就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

估计这样的戏码在这姑娘身上发生过很多次了吧!

沐云清嘲讽地扯了扯嘴角,除了继续给郑玉敏降温外,并没有言语。

一个人要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有她自己觉醒想要奋起抗争才行。

“姑娘,你说话,她有没有推你?”

“对,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呢,你别怕!”

……

看郑玉敏没有立即说有没有推,而是犹豫了。

围观的食客们心里就有想法了。

来着落仙居的多少也是有点身份的,对院中争风吃醋,你陷害我我陷害你的事儿见到多了。

“表姐,你就忍心看着我被冤枉吗?今儿个是你的生辰,我可是为了替你庆生,拿自己的私房钱请你来这落仙居吃饭的!”

孙娇娇根本没想到郑玉敏居然不开口替她证明,一团火气顿时袭上心头。

言语里警告的意味更浓。

来替表姐庆生的?

孙娇娇这么一说,旁人心头又有了别的想法了。

或许还真不是绿衣姑娘做的!

郑玉敏红肿的手使劲儿地拽着衣衫,卷翘浓密的睫毛不安地扇动着,嘴唇都快被她咬出血来了。

这样子跟沐云清前世捡到的一只可怜的小白猫很像。

她心里叹息了一声,抬眼看向了孙娇娇,声音清冷:“她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了!”

虽然这姑娘不敢明着反抗,但也没有懦弱到说违心的话。

就冲这一点,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人不怕被欺负,就怕已经把这种欺负当成了理所当然逆来顺受了。

沐云清说完之后,明显看到那郑玉敏看自己那感激的目光。

如此更像是她之前养的那只猫了。

哎!

就当是照顾她的猫吧。

微微闭眼再睁开,她从袖子里拿了一个小瓶子。

打开后,散发出一股子奇异的香味,她给郑玉敏的脸上手上涂上了厚厚的一层。

之后拧好盖子塞到了郑玉敏手里:

“这是我家祖传的治疗烫伤的药,你回去后把我没涂到的地方涂上!

之后每天涂一次,期间不要吃辛辣的食物,保持饮食清淡,我保证你半个月之后就能完全好,一点伤疤都不会留!”

这烫伤药自然是沐云清前世特制的。

改良了以往烫伤药味道呛人的缺点。

郑玉敏把小瓶子握的紧紧的。

她眼含着泪光哑着嗓子对沐云清说了声:“谢谢!”

“哎,她能开口说话了!”

“是啊,那是什么药,好像很管用的样子!”

“没听说吗,是人家祖传的……”

……

“既然能说话了,那姑娘是不是告诉大伙,到底是不是你那表妹推的你?”

还有人惦记着这岔呢!

孙娇娇一下子神情又紧绷了起来。

郑玉敏慢慢地抬起了头,对着沐云清勉强笑了一下。

她可以忍受自己被欺负被伤害,但不能连累这个不相识的好心姑娘。

人家可是第一时间就帮她降温,阻止表妹对自己继续伤害,为她挺身而出指责表妹,还给了她祖传的药。

她不能害人家!

看到她坚定的目光,沐云清心下有些释然,这姑娘看来有了决定了。

郑玉敏看向孙娇娇的目光有些复杂,却没有以往的怯弱和忍让。

孙娇娇紧张地揪紧了帕子。

“表妹……”

“娇娇!”

郑玉敏吸了一口气开口,突然被一声焦急的男声给打断了。

随后一个身穿宝蓝锦袍的年轻男子跑了进来,第一时间冲到了孙娇娇的跟前。

后面还跟着一个同样年轻但更斯文秀气的英俊男子。

“娇娇,我听说你被烫伤了?伤到哪里了?疼不疼?怎么这般不小心?玉敏呢?你不是陪她庆生吗?她怎么不照顾好你?”

“哥哥,金远哥哥……”

孙娇娇见到哥哥孙勇和喜欢的人,眼眶中的莹莹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落了下来。

娇弱的如同一朵摇摇欲坠的花一般。

……

郑玉敏眼中闪过一丝受伤,第一时间又低下了头。

沐云清嘴角讥诮地勾了起来,脆生开口:“少年,年纪轻轻眼神不好啊,被烫伤的人在这里!”

楼下扒着栏杆往下看的顾斐顿时兴致来了:嘿,小丫头说话就是够劲儿啊!

“玉敏?”

孙勇顺着沐云清的声音才往这边看了过来。

发现郑玉敏狼狈地坐在地上,半边脸红肿着,衣衫上还有残存的汤渍,才发现他在这么多人面前搞错了对象。

一瞬间涨红了脸,忙下楼走到郑玉敏旁边,“玉敏,你没事吧?”

却是没有一点对孙娇娇的紧张了。

“怎么烫的这么严重?”

那个叫金远的男子,本来是一脸关切地跑过来,但是看到郑玉敏红肿不堪的脸,却忍不住皱眉头。

口气里竟然还有嫌弃的意思。

这让孙娇娇心头不由暗喜。

果然她做的没错,金远哥哥已经嫌弃郑玉敏了!

“谢表哥,金公子关心,我没事!”

可以看的出此时的郑玉敏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握着药瓶的手都泛白了。

“金远哥哥,是我不好!没看好表姐,让表姐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正好跟送汤的伙计撞上,把脸给烫成这样了!”

孙娇娇泫然若泣,孙勇心疼的不行:“怎么能怪你?她这么大人了……”

而金远的目光从郑玉敏的脸上移开了。

“可是这位姑娘硬说她看到是我推表姐下楼了,是我要害表姐,偏偏表姐……她不肯为我澄清……”

金远一听当即对这郑玉敏一副失望的样子:“玉敏,你怎么能任由一个外人污蔑娇娇,她可是你的表妹!”

“我没有!”

郑玉敏目光是少有的倔强。

“那你现在就当众替娇娇澄清!”

孙勇没把郑玉敏看在眼里,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当初让她住进孙家,是看在她是金远未婚妻的份上。

如今看着金远的态度……

还有什么顾忌的呢?

接着又看向了戴着帷帽的沐云清,一副颐气指使的样子:“还有这位姑娘,你可知娇娇是什么身份?可是随意你污蔑的?”

书评(112)

我要评论
  • ,当今&门外。

    消息传到京城,当今圣上永嘉帝悲痛的休朝三日,更是在沐青山出殡当日亲自扶灵送到城门外。

  • 葱,幸&作快扶

    待身体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消失后,沐云清立刻下床,可是脚刚着地瞬间天晕地转,差点给来了个倒栽葱,幸亏她动作快扶住了床沿。

  • 死,王&男丁,

    他们本以为沐青山一死,王府再没男丁,王位肯定会让大儿子沐庆山继承的。

  • 一地,&不动已

    院中花瓣铺了一地,屋内榻上躺着一个双目紧闭、面色苍白透明,额头上血迹斑斑的少女,一动不动已然没了气息。

  • 被蒋侧&!

    一直到她出海棠院,都没见个丫头婆子出来,沐云清蹙眉:看来这王府已经被蒋侧妃他们控制了!

  • &:“那

    这才再次回头不带感情地回了忠妈妈一句:“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没死,我怎么会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