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本姑娘初来乍到,还真不明白你口中的娇娇有有多高贵的的身份!”沐云清突然很好奇出了。心思这么狠毒的女人,是哪家没良好的教养的人家养出的?孙勇哼了一声,果真是心思这么歹毒的女人,是哪家没教养的人家养出来的?。...

“不好意思,本姑娘初来乍到,还真不知道你口中的娇娇有多么高贵的身份!”

沐云清突然好奇起来了。

心思这么歹毒的女人,是哪家没教养的人家养出来的?

孙勇哼了一声,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刚来京城,就不知深浅。

“孙家,孙家你可知道?”

孙勇说出孙家后傲慢地环顾一周。

来着落仙居的都是些破落户,想着听到孙家会吓坏吧?

“这天底下姓孙的多了,你说的是哪一家?”

沐云清一听姓孙,心想莫非跟西院有什么关系?

看向了沐魁,沐魁摇了摇头。

这种年轻的小姑娘,他一个老爷们怎么可能认识。

至于孙勇和金远,这种小辈儿的人,他天天忙的很,哪会关注?

倒是有围观的食客开始窃窃私语了。

见众人看她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了,孙娇娇有些得意了。

这个土老帽,孙家都没听说过就敢替人出头,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孙家没听说过,沐王府听过吗?”

孙家对沐云清更是鄙夷了。

“好像有点印象!”

沐云清故意装作想了想的样子才回答。

“沐王府世子妃是我和娇娇的姐姐!”

孙勇这一开口,围观的食客们一下子都炸锅了。

沐王府他们谁不知道,一门忠烈,是大雍边疆的守护神。

不对啊,世子妃活着的话也快四十岁了,哪有这么年轻的弟弟妹妹?

一听孙勇这话,沐云清声音骤然冷了下来:

“虽然我对沐王府了解不多,但也知道世子妃姓郑,你一个姓孙的,哪来的脸跟世子妃套近乎?”

不用猜,这兄妹两个应该就是孙氏娘家的人。

沐云清记得赵氏跟她提过沐云福和孙氏娘家侄女订了亲。

原来这么多人都迫不及待了呢?

孙氏,好样的!

围观的人也都对孙勇指指点点。

这孙勇反而洋洋得意:“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如今沐王府嫡支没有男丁了,府上大老爷可是马上要继承王位了!我姐姐可是世子的未婚妻,将来的世子妃!”

沐云清真想呸他一脸。

做你的大头梦吧!

“哦,来头还真大啊!”

言语中可是没点担心受怕的样子。

“所以知道怕了,就赶紧给娇娇磕头赔罪,否则把你抓起来!”

看到围观的人羡慕的样子,孙勇更加膨胀了。

“怕了?笑话,真是巧了,我有个亲戚在沐王府当差,听说现在王府是四小姐当家,你说的大老爷继承王位恐怕是做梦!”

当事人,够近的亲戚了吧?

“怎么可能?沐云清那个病秧子不定已经死了吗?”

“你们胡说,云清表妹好好的,怎么可能会死?”

郑玉敏这话一说,沐云清愣了。

云清表妹?

这是她亲戚?

沐魁也愣了,忽然一拍脑袋,凑到沐云清跟前:“卑职想起来了,这是郑家小姐,是四小姐舅父家的表姐!”

沐云清惊异又了然。

还真是血缘关系啊,怪不得刚才看不得她受委屈。

只是这郑家小姐怎么又被孙家的小姐欺负成这样,还姐妹相称呢?

哎呀,脑袋好乱!

沐魁见状赶紧补充:“孙家是郑小姐的外家!郑夫人去了,郑大人续弦带着孩子跟着上任了,就把郑小姐送到了外婆家!”

“卑职还想起来了,这个金远是郑小姐的未婚夫!”

沐云清:“……”

好复杂!

头疼!

孙娇娇听着郑玉敏的话,很是不屑,但一脸不忍心:“表姐是真的!前几日,姑母说四小姐病的下不了塌了,估摸着这几天已经……王妃因此也中风不起,恐怕……”

“怕你伤心,才都瞒着你的!”

沐王府这几日发生的事情,还没传到孙家。

所以孙家上下都以为赵氏和沐云清已经死了,只是对外还在瞒着……

孙娇娇这么说也是给郑玉敏施压,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依靠了,让她不敢当众指认她。

听孙娇娇说的言之凿凿,恐怕这件事是真的。

一时间郑玉敏真是万念俱灰。

沐云清看着心疼了。

想为她说句话,但郑玉敏却是费力地站了起来:“大家不是想知道刚才我是怎么摔下来的吗?”

一时间这大堂内鸦雀无声,都看向了郑玉敏。

孙娇娇嘴角噙笑,就知道她不敢!

“是孙娇娇推我下楼的!”

郑玉敏的话声音不大,但很清晰,足够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听的清楚。

“表姐!”

孙娇娇气急败坏。

“你就算是生气伤心,也不能把气撒到我身上啊,我是特意陪你出来过庆生辰的!”

“玉敏,娇娇一直对我说,你屡次三番地陷害她,我还不信。如今,你真让我失望!”

金远突然也开口了。

想当初他答应这门亲事,一则是郑玉敏生的一副沉鱼落雁的美貌。

还有就是她有一个太子未婚妻的表妹。

如今这两样都没了,他自然认为郑玉敏配不上自己。

金远的嘴脸让郑玉敏看着恶心,她声音颤抖但坚定:“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都是事实,有刚才这位姑娘作证!”

“谁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你实现安排好的,还戴着帷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孙娇娇也不傻,很快找到了攻击点。

刚才她已经看的出来这里的人是怕沐王府的。

即便是还有人看到,也不可能出来作证了。

“是啊,若没有其他证人,就是你诬陷娇娇!”

孙勇也顺着孙娇娇的话往下说。

“谁还看到了?”

孙勇一连喊了好几声,都没人应声。

有怕的,有看热闹的。

“小爷我看到了!”

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顾斐,以他自以为最潇洒帅气的姿势,撑着栏杆,如大鹏展翅一般跳了下来。

一身大红绣金线广袖的锦袍,墨发白玉冠,一双极具魅惑的凤眼,肆意翘起的唇角,手持一把美人扇,随便那么一扫,就迷倒了一片。

“顾小侯爷?”

包括孙勇、金远在内的不少人都惊呼一声。

顾小侯爷是谁?

京城第一纨绔!

无人敢惹的小霸王!

除了正事不干,啥事都干!

还有一个更让人羡慕嫉妒的身份,就是他是当今皇后的外甥,太子和燕王殿下的表弟!

想让人忽视都不能。

沐云清只觉得眼前一片红彤彤,一个妖孽就从天上落到了她的面前。

书评(266)

我要评论
  • 沐王府&所以在

    沐王府嫡孙小姐只有沐云清一个,但蒋侧妃那边有三个孙女,且都比沐云清要大,所以在王府,沐云清被称为四小姐。

  • 身边刮&人而是

    直到一阵风从身边刮过,忠妈妈才意识到刚刚并不是蒋侧妃的人而是沐云清。

  • 来几声&狗叫声

    夜半,突起的狂风夹杂着细雨席卷了整个京城,偶尔传来几声受惊的狗叫声,很快就被淹没在猛烈的风雨声中了。

  • 沐庆昱&他生了

    这沐王爷除了王妃赵氏给他生了嫡子,也就是原主的父亲沐王府世子沐庆昱外,还有个蒋侧妃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分别是长子沐庆山和次子沐庆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