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云清喊了春妈妈,“你去跟祖母说一声,就说我回去了,先回海棠苑歇着了,明个个一大早再去给她老人家请安!”郑玉敏的烧伤,她之后在落仙居而已简单处理方式了一下表面的。衣裳衣裳挡着的地方肯定还有不少伤的。。...

沐云清喊了春妈妈,“你去跟祖母说一声,就说我回来了,先回海棠苑歇着了,明儿个一早再去给她老人家请安!”

郑玉敏的烧伤,她之前在落仙居只是简单处理了一下表面的。

衣裳挡着的地方肯定还有不少伤的。

她必须尽快回去给她彻底检查一下。

说完又对沐魁吩咐:“魁伯别忘了明儿个一早去杨氏铁匠铺取我要的东西!”

“四小姐放心!”

沐魁一路护送到海棠院后才离开。

到了海棠院后,沐云清彻底给郑玉敏检查了一遍。

在其他伤患处涂上了厚厚的烫伤膏之后,才让夏妈妈烧水给她擦洗了一遍身子。

让她舒服地躺好后,才坐在她的身边说话:“表姐,你怎么会跟孙娇娇在一起?你不是跟随舅舅到任上了吗?”

虽然原主对其他人等不太关心,但之前记得听赵氏说过这个表姐的。

沐云清一问起这话,郑玉敏眼眶里一下子蓄满了泪水……

一番了解之后,沐云清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她舅舅郑辉祖的侧室去年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被扶了正。

那侧室一向不待见玉敏,趁这个机会就窜腾着郑辉祖将郑玉敏送到了外家孙家。

这郑玉敏的娘是孙家老太爷原配收养的女儿,原配早已经去世了。

如今孙家老太太是继室。

本来就不是亲外婆,还能对她好了?

能勉强接受给口饭吃也是看在郑玉敏的未婚夫家金家的权势上。

可偏偏孙娇娇看上了郑玉敏的未婚夫。

之前就没少给郑玉敏下绊子,但表明上还过的去。

但最近不知怎么回事,孙娇娇的就越发过分。

几次要坏郑玉敏的名声,都被郑玉敏侥幸躲了过去,不想今日竟是行了如此恶毒的举动。

后院这乱七八糟的事儿,听的沐云清那叫一个头大。

好不容易在脑子里理清楚了这里面的人物关系,她已经要受不了跳脚了。

“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以后跟我作伴。

明儿个我就让春妈妈夏妈妈去孙府把你的东西取来,至于那个孙娇娇和你的未婚夫,该怎么办,你想好想清楚后再告诉我!”

这是郑玉敏的人生,沐云清不会轻易替别人做决定。

“清姐儿,那孙娇娇说的你和王妃都病入膏肓了,是怎么回事?还有你怎么戴着帷帽出现在落仙居了,还有你什么时候会看病了?”

把自己的事情说清楚以后,郑玉敏开始关注沐云清了。

从在后门处知道帮助她的人是沐云清后,郑玉敏整个人都是蒙蒙的状态,感觉跟做梦似的。

“他们说的也没错,我和祖母的确是差点死了,不过幸亏我隐藏了自己会医术的能力,才没让他们得逞!”

“今儿个去落仙居,是祖母怕我在府里闷坏了,让我去散心的!现在府里我管家,你就放心住在这里,谁也不敢把你怎么样!”

什么被阎王爷用海棠花瓣送回来这样的话,除了赵氏,她不会对旁的人说的。

郑玉敏听的是一脸后怕,只拍胸口:“幸亏你留了一手!你的处境比我还难!我要留下来帮你!”

“好!在你帮我之前,先安心养伤,我会治好你的,保证一点疤痕都不会留下!”

看着郑玉敏一脸坚定的样子,沐云清暗自觉得好笑,这姑娘自己都处境堪忧,还要保护自己?

不过这份心意她收下了。

过来几天,她就觉得她也是渴望亲情的。

赵氏,沐魁,如今又多了个表姐郑玉敏。

又说了会子话,将春妈妈留给郑玉敏,她才回去歇着了。

因为只差配件了,晚上她也没进实验室,一夜无眠,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日,沐云清起床后就去了芙蓉院。

赵氏见沐云清明显精神气好了不少,欣慰不少。

拉着她坐在了软榻上叙话:“都去什么地方玩了?可高兴?”

沐云清心里热乎乎的。

搁着前世,不管她回家多晚也是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屋子,更别说谁惦记着她了。

“祖母,孙女儿跟您说一件事情……”

扶着赵氏坐下后,沐云清简短地说了遇见郑玉敏并把她带回王府的事儿。

赵氏听完后,被孙娇娇的行为气的直捶床:“孙家本是清贵世家,自从娶了那继室,家风就开始不正了,净出满脑子都是歪心思的人!”

赵氏说的继室,就是西院孙氏的亲娘。

看她养出来的女儿,孙女儿个个心术不正!

气愤之余又心疼郑玉敏:“郑家是你舅舅家,祖母也不好说什么!不过玉敏这孩子也是个可怜的。

当初你娘刚生完你身体不好,都是玉敏的娘在照顾的,那个时候玉敏也才几岁,懂事的跟个小大人似的,天天围着你转,妹妹,妹妹地喊……”

“清姐儿,你做的对,以后就让玉敏安心在王府住下,我看谁还敢欺负她!”

看着赵氏义愤填膺的样子,沐云清笑了:“好!”

“有时候祖母想,好人有好报这话是不是骗人的?”

“你说玉敏她娘和玉敏都是多好的孩子啊?”

“还有你娘和你,怎么就……”

……

“孙女儿有祖母,不可怜!”

沐云清不想老人家的世界观崩塌。

再说了,这不是她来了么?

好人有好报,她不敢说。

但恶人恶报的时候到了!

沐云清决定了,以后郑玉敏也被纳入了她的保护范围了。

“你这丫头……”

赵氏将沐云清搂在了怀里细细地抚着她的背,半晌后才幽幽说了句,“祖母有你才不可怜,你回去告诉玉敏,让她好好养伤,我有空就去看她!”

沐云清因为惦记着郑玉敏,就没在芙蓉院用早膳。

一出院门,就碰到了捧着匣子赶过来的沐魁了。

“四小姐,这是从杨氏铁匠铺取回来的东西!”

沐云清接过来一看,很满意就合上了。

刚要开口,沐魁就说话了:“杨铁匠说什么都不收银子!”

沐云清就知道会这样。

那个汉子看着可是倔强固执的很。

“那就先记着吧,以后再找他打东西,一并给了!”

沐云清已经想着要打一套手术器材了。

免得遇到个什么紧急情况要用的时候,她把实验室的家伙事拿出来没法解释了。

沐魁想着也只能这样了。

或者以后府里的用具可以去找杨铁匠打。

“魁伯,陪我去一趟库房找点东西吧?”

沐云清将匣子交给了春妈妈让她带回海棠院。

书评(414)

我要评论
  • 从阎王&手里拉

    以她的能力,但凡赵氏有一口气在,她都能把人从阎王手里拉回来。

  • ,一向&境与敌

    父母早亡不说,一向疼爱她的哥哥沐云风去年冬天在北境与敌军大战中意外中了埋伏离奇失踪,生死不明。

  • 刚刚并&人而是

    直到一阵风从身边刮过,忠妈妈才意识到刚刚并不是蒋侧妃的人而是沐云清。

  • 祖父沐&甲之年

    祖父沐王爷沐青山心系爱孙心系边疆,花甲之年再披战甲,打得入侵北境的敌军狼狈逃回老巢,然而自己却旧伤复发不治,带着没能找回孙儿的遗憾倒在了北境的边关。

  • 古香的&设,她

    环顾四周古色古香的香炉纱幔以及家具摆设,她警惕的眼眸里掠过一丝疑惑:这是哪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