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沐云清的吩咐,沐魁自然也没二话。虽然对于沐云清一到库房,就径直置放皮货的架子这点,沐魁是非常的不去理解。四小姐来库房不应该是看珠宝首饰和布料吗?再不继也是要看什但是对于沐云清一到库房,就直奔放置皮货的架子这点,沐魁是相当的不理解。。...

对于沐云清的吩咐,沐魁自然没有二话。

但是对于沐云清一到库房,就直奔放置皮货的架子这点,沐魁是相当的不理解。

四小姐来库房不该是看珠宝首饰和布料吗?

再不济也是要看什么燕窝鱼翅之类的补品啊,怎么去看皮子?

“魁伯,您帮我选两块皮子吧,要软的,耐磨的那种!”

沐云清对这皮货可是一窍不通,看了两眼觉得都一样,索性将选择权交给沐魁了。

自己用的东西自己选岂不是更好?

“四小姐可是想用来做衣裳?卑职觉得到秋天庄子上送来的皮子会好一些!”

沐魁还是给了自己的建议。

“嗯,急用!到了秋天再换!”

沐云清勾起了好看的唇角。

想着若是沐魁知道这是给他用的会是个什么反应。

沐魁无意间看到了沐云清的笑意。

他有点惊讶。

从他从皇陵回来后,四小姐大多数都是冷冰冰的,也就是在芙蓉院在面对王妃的时候能够看到她偶尔的笑意。

今个要做个衣裳就这么开心?

看来以后府里得多备点皮子了。

一会就让人去庄子上问问,看看有没有新鲜的皮子!

这边还是熟门熟路地选起了皮子,不大的功夫,他就从最里面的一个架子里抱出来两大块来。

“四小姐,这两块水貂皮用来做衣裳再好不过了,柔软又保暖!”

至于沐云清说的什么耐磨,早就被他给忽视了个彻底。

四小姐用的东西,要什么耐磨啊。

府里又不是供应不起!

“就它了!”

纵然沐云清不懂皮毛,但一看这油光水亮的水貂皮就知道是好东西,当即就接了过来。

“魁伯,午膳后去海棠院找我,我有事要你做!”

沐云清抱着水貂皮往海棠院走,还不忘叮嘱了沐魁一声。

回到海棠院后,吩咐了夏妈妈去趟孙府取回郑玉敏的东西后,就一头扎进了房里。

一直到午膳时分才出来。

和郑玉敏用完了午膳,说了几句话,就听春妈妈说沐魁到花厅了。

沐云清抱着一个用绒布包裹好的假肢,到花厅的时候,看到沐魁身边居然坐着秦殇,她很惊讶:“秦大夫怎么在这里?”

从那日秦殇考核通过之后,沐云清就没再见过他了。

都有点忘了这个人了……

秦殇看到沐云清似乎不怎么愿意见到自己,他有点点挫败。

为什么有生以来的挫败感都是在这个姑娘这里得到的呢?

不过他面上还是挂着清风般的笑容:“在下来给四小姐请平安脉!”

请脉?

沐云清下意识想翻白眼,但想到现在的身份又克制住了。

“我的身体我自己最清楚,不需要请脉!还有以后我和祖母的身体,秦大夫就不用操心了!”

沐云清拒绝的很干脆。

秦殇有些下不来台。

正色了些:“在下知道,四小姐熟读医书,只是这行医问药,可不能只靠医书,说句不恭敬的话,不经过实践的医术,就是纸上谈兵!”

“在下做为府医,拿的是王府的月银,有必要也有责任了解府内各位的身体状况,还望四小姐配合!”

这会子秦殇觉得沐云清着实有些傲了!

为了燕王的托付,他也有必要指正她的错误。

为客户负责的态度,沐云清还是挺欣赏的。

“我有要紧的事儿找魁伯,请脉的事儿一会再说!”

说着沐云清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沐魁:“魁伯,这是昨天我说的要送你的好东西!”

沐魁:……

他都说不要了,以为沐云清听到了心里,不会再提这事儿了。

不曾想这直接就给了。

在秦大夫面前拒绝四小姐可是不太好。

他想着还是先接着,若是太贵重,他私下里再还给四小姐。

“谢谢四小姐!”

这么想着就将东西接了过来,抱在了怀里,心想这什么东西,圆圆咕嚕的?

“打开看看?”

沐云清期待沐魁见到后的惊喜呢,没想到人家就没这想法!

话说主子给下人送东西,还这么殷勤的,连秦殇都很好奇,那厚厚的布包裹的是什么东西。

“管家,在下帮你吧!”

沐云清和秦殇都这么说了,沐魁自然没有不从的理由了。

便和秦殇小心翼翼地把布一层层剥开。

待露出最里面的东西时,两个人吓得差点给扔了:“这……这是什么?”

怎么这么像人腿?

“这是义肢,可是我熬了几个晚上才做好的!有了这个,魁伯你以后就可以扔掉拐杖了!”

沐云清很满意眼前两人的反应。

要说沐云清也不是天生的性子冷没有感情,只是在组织里呆久了就变得孤言寡语了。

她也有感情丰富的时候,那就是在医学上一点点的成就感的时候,整个人就会很兴奋。

秦殇就意外有幸地见到她这一面了。

看着她眸光里的星星点点,一时间,他有些难以移开眼。

他曾在一本书上看过,说一个人的眼睛会发光,当时他还觉得那是扯!

眼睛能发光,岂不是晚上都不用点灯了?

如今见到了,才觉得自己是见识少同时又幸运。

义肢?

可以让他摆脱拐杖?

沐魁眼里瞬间迸发出激动的渴望!

天知道,对于一个战场上摔打出来的汉子,失去了一条腿对他来说简直跟要命差不多了。

要不是想着要报答王爷的救命之恩,还有世子……

他早就找个山崖跳下去。

他从没想过还有一日,自己可以不用拄拐杖。

摸着顺滑的水貂皮,他眼眶湿润了,原来小姐挑皮子是为了他!

还有那从杨铁匠那里取来的东西,都在这条义肢上。

原来小姐出门也是为了他。

他何德何能?

沐云清看着这情绪有些不太对,开了个玩笑:“魁伯,你昨天可是说不收这礼物的?”

“收!卑职收!”

沐魁赶紧抹了抹眼眶,一个五大三粗的老爷们流泪,给四小姐丢人!

“那就赶紧试试,看看有没有哪里不合适,我再改!”

虽然对自己的手艺自信,但毕竟条件有限,需要修修改改也很正常。

沐魁赶紧点头,可是当他拿起那义肢时,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我来帮你!”

沐云清说着,还喊上了秦殇,“秦大夫,你帮忙固定魁伯的腿,我来穿!”

“好!”

秦殇连忙回神,过去来。

三人弄了一刻钟才终于给穿上了,沐魁兴奋地就要站起来走,被沐云清给拦住来:“义肢刚穿的时候需要磨合一段时间,等适应了就可以扔掉拐杖了!”

“这段时间会很疼,魁伯可能要遭罪了!”

“卑职不怕!”

只要能让他走,疼算什么。

沐云清点了点头,又转向了秦殇,“可否麻烦秦大夫这段时间帮助魁伯适应?若是任何不适还请立刻告诉我!”

“当然可以,这是在下的职责!”

秦殇一口答应了。

“还有若是别人问起,可否说是秦大夫做的?”

沐云清并不是想隐瞒自己的医术,只是现在还不想露头。

不知道为何,她就觉得这个秦殇是个可信任的人。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蒋&后受不

    她下意识惊恐地回道:“蒋……蒋侧妃说四小姐被花瓶砸死了,王妃听了之后受不住就……就……”

  • 妈一句&狗肺的

    这才再次回头不带感情地回了忠妈妈一句:“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没死,我怎么会死?”

  • 的感觉&给来了

    待身体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消失后,沐云清立刻下床,可是脚刚着地瞬间天晕地转,差点给来了个倒栽葱,幸亏她动作快扶住了床沿。

  • 沐云清&断抬脚

    沐云清抬眼看了看院墙,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之后,果断抬脚。

  • &事也无

    但若是已经没气儿了,她纵使有一身的本事也无济于事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