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内三人还在双方对峙,走廊上却响了一阵踢踢踢踢踏的脚步声,还随之而来着低沉的叫喊。顾启平趁纪宁宁一时之间分心,左手拉过慕依依,两人裹着床单就得夺路而逃。纪宁宁也没提防,被渣男顾启平趁纪嘉嘉一时分神,一手拉过慕依依,两人裹着床单就要夺路而逃。。...

门内三人还在对峙,走廊上却响起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还伴随着急促的叫喊。

顾启平趁纪嘉嘉一时分神,一手拉过慕依依,两人裹着床单就要夺路而逃。

纪嘉嘉没有防备,被渣男推了个趔趄,手中的花瓶砰的一声在地板上炸开。

她回过神来,看准时机,一脚将花瓶碎片揣飞到顾启平两人脚下。

顾启平遛得急,自然顾不上穿鞋,赤/裸的脚底当即就被划了个大口子,鲜血直流,看着好不恐怖。

只见他脚下突然失力,马上就要倒地,而慕依依被他抓着手,也差点被他带倒。

谁曾想到上一秒还在他怀中与他耳鬓厮磨,无比亲密的女人,转眼之间就翻了脸。

慕依依嫌恶的挣开顾启平的手,用看废物的眼光看着瘫倒在地,脚已经浸在血泊中的男人,自顾自的整理着自己的衣着。

等她三两下将自己打理好,又恢复了光彩照人的样子,才娇笑着对纪嘉嘉讨好到:“嘉嘉,我都是为了你呀!我只是对这男人小小试探了几句,他立马就贴过来了!还……还对我……”

说到这里,慕依依居然挤出来几滴眼泪,要不是纪嘉嘉在门外听了全程,她都快要相信了。

这个可恶的女人!现在还在欺骗她!

纪嘉嘉不屑的说到:“算了吧慕依依,我也不想知道你以前还欺骗了我多少。但是我告诉你,我被你骗,不是因为我笨,是因为我在乎你,信任你,然而现在,你不配!”

说完,纪嘉嘉留下个蔑视的眼神,转身走了出去,还顺带把门给反锁了,身后传来慕依依急促的敲门声。

“嘉嘉,你开门呀……”

纪嘉嘉嘴角邪魅一笑,掏出手机,拨打了救护车的电话。

要不是她善心大发,以顾启平那胆小的性子,估计会被自己流的血吓得晕死过去。

纪嘉嘉做完这些事后,走进房间,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顾启平再渣,但毕竟是自己的整个青春。

右手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纪嘉嘉低头一看,刚才光顾着报仇,却没注意自己手上也被碎花瓶划了一大条口子。

幸好不深,不然会留疤的。

刚出电梯,纪嘉嘉的手机铃声大作。

看着来电人,纪嘉嘉深呼吸了一口气,瞬间换上笑脸,接起了电话。

“嘉嘉,怎么样?工作找到了吗?”电话那头传来好朋友顾遥俏皮的声音。

“嗯!当然找到啦!我就告诉你不要担心啦,我可是很优秀的。”纪嘉嘉强笑着,声音里听不出丝毫难过。

顾遥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接着问:“那你和顾启平的婚事……”

纪嘉嘉这才想起,原本两人都已经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顾启平这人虽然不好,但对自己周围的人却很有一套,这些年来纪嘉嘉身边的人都很喜欢顾启平,他们都很看好纪嘉嘉和顾启平,特别是顾遥,她已经忍不住要当纪嘉嘉的伴娘了。

“我这还有点事儿呢,我们一会儿再说。”敷衍的说完,纪嘉嘉急忙挂了电话。

她怕再说下去,自己就要露馅了,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告诉顾遥这令人失望的事实。

纪嘉嘉缓缓走到窗前,打开紧闭的窗帘,夕阳的余晖洒进房间,她默默的凝视着窗外。

这个陪伴自己度过最美好时光的男人,这个用各种体贴入微将自己融化的男人,是多少次在和自己甜言蜜语的下一秒,贴上另一个女人的双唇。

纪嘉嘉想到这里,眼眶又一次不由自主的打湿,一阵苦楚溢然心头,心中不禁暗自嘲讽着,纪嘉嘉你真是个大傻子,活该了把真心喂狗吃。

门外一阵阵喧哗,纪嘉嘉心中却越发平静,或许是从愤怒与失望中汲取了力量,沉默了许久,纪嘉嘉深吸一口气,扬起了嘴角,吃一堑长一智,暗自庆幸着自己没失身于顾启明这个渣男。

门外已经没有了响动声,纪嘉嘉收拾好东西准备去附近的诊所包扎一下自己可伶的手臂。

打开房门,地上的花瓶碎片夹杂着血迹散满一地,方才那血泊中渣男熟悉的脸,那令人作呕的辩解依旧历历在目,这虽深深刺痛着纪嘉嘉的心,但认清身边的人渣,或许也算是一大幸事。

她捏紧了拳头,淡然走过,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悲。

夕阳渐渐退去,夜幕笼罩下来,黑夜让人越发的平静,纪嘉嘉极力将这些繁杂的事情抛掷脑后,让疲惫了一天的大脑静静的享受这温柔的夜。

突然,一道人影闪过,打破了今天这份难得的惬意。

一个高大的身影夺门而入,他身手矫健地掩上门,径直向窗边走去,修长的手指轻挑起薄帘,确定安全后才直了直身子。

纪嘉嘉死死地攥着拳头,做出防范的姿势,她屏住呼吸向后退,奇怪的事,这个男人对于她的存在根本是置若罔闻。

“你是谁?”

纪嘉嘉的声带都颤抖了。

男人先是一愣,然后微微抬起眼眸,两道锋利的剑眉,一双琥珀色的瞳孔,高挺的鼻子,他的五官精致到没有一处可挑剔的地方。

他的目光不经意地扫视过纪嘉嘉的脸庞,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涟漪。

纪嘉嘉一时失神,双手紧紧地攥着,指尖深陷于掌心,唯有这种疼痛感才能使她保持警惕。

“一群草包!那么大个人都看不住,我不信他就凭空消失了不成,马上去给我分头找,要不然都别活了!”

门口一阵聒噪,伴随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你……”

纪嘉嘉瞪大了眼睛,这个人是逃犯?难道是什么亡命之徒?

男人眉头一蹙,伸出食指放到薄唇边,一举一动都透着一丝禁欲气息。

纪嘉嘉微微侧颜,小心地打量眼前的这个男人,无论是穿着还是举止,仿佛都和自己的猜测扯不上任何关系。

“我知道他们在找你,请你离开我的房间……”

纪嘉嘉眼底一沉,压低声音说道,她的心里愈发不安,第六感告诉她不能和这个人扯上关系。

她的话说到一半,便觉得自己的嘴唇被人堵住,那种松软细腻,就像毒药般侵蚀入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偶像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醉爱花丛懒回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