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慕阿慕不得了了!”慕瑟瑟才划开手机屏幕,就听到于珊火急火烧火燎的声音。“又怎么了?你是又被偷拍帅哥给擒住了,但是拍美女给擒住了?”慕瑟瑟手里拿着自己的平板电脑在刷“又怎么了?你是又偷拍帅哥给捉住了,还是拍美女给捉住了?”慕瑟瑟手里拿着自己的平板电脑在刷怪,心不在焉地说着。。...

“阿慕阿慕不得了了!”慕瑟瑟才划开手机屏幕,就听见于珊火急火燎的声音。

“又怎么了?你是又偷拍帅哥给捉住了,还是拍美女给捉住了?”慕瑟瑟手里拿着自己的平板电脑在刷怪,心不在焉地说着。

“我靠!”于珊很捉急,“你你——我看见你男朋友郑洋搂着个女的进了酒店了!安斯酒店!我要去拍新闻了!你快点来!”

还没有等慕瑟瑟反应过来于珊就挂了电话,她正在偷偷跟踪着娱乐圈最著名的小鲜肉某某欧巴呢,这可是冒着生命危险通知的她。

慕瑟瑟收了手机随手拿了自己的外套跟车钥匙就往小区的车库冲去。尼玛的,要是于珊说的是真的,她保证要废了那个男人的三条腿!她从小就学跆拳道,空手道,毕业了又去了警校,敢惹她?这个男人是不是活腻了?

慕瑟瑟一路飚车,直往安斯酒店去,她在路上就已经设想好如何处置这对狗男女了。女的要先扇两个狠狠的耳光,然后将衣服剥了,整个人泡进冷水里。男的还是先扇上十个耳光,然后还是衣服剥了,将他从房间拖到大堂去。

她一路飚车,不过十五分钟就将车子停在了安斯酒店的门口。

慕瑟瑟怒气冲冲地推开闪亮的玻璃大门,走路都仿佛带着风一样,大步往前台走去。

“小姐,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能够帮到你?”尽管慕瑟瑟一脸的杀气腾腾,但穿着制服的前台小姐还是声音甜美态度专业地招呼。

“帮我查一查一个叫郑洋的在几号房?”慕瑟瑟气势逼人。

前台小姐都忍不住抖了一下,心道这不是来捉奸的吧?

前台小姐露出一个为难的微笑:“不好意思,小姐,这是客人的隐私,按规定我不能告诉你。”

“啪”的一声,慕瑟瑟将自己的证件拍在了前台小姐面前,声音严肃:“这是我的证件,我接到举报,郑洋现在正在进行不正当的性交易,也就是常说的嫖娼!你不知道现在国家打黄扫非吗?你知道妨碍司法是什么罪吗?”

“知道知道。”前台小姐有些抖了,急忙说,“稍等一下警官,稍等一下。”

“给我房卡。”

慕瑟瑟拿到了房卡,608号房,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前台小姐,风风火火地向着电梯走去了。

她上到六楼,找到了608房将门卡放在读卡器上晃了一下,叮的一声,门锁便开了。

慕瑟瑟也懒得推,直接一脚踹了上去。

房里没有她想象中的两个人交缠的画面,床上的被单枕头还是一丝不乱整整齐齐的样子,只有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

慕瑟瑟心头的火呼呼的直窜,简直要怒发冲冠了。尼玛的!还洗上鸳鸯浴了!她向浴室走去,打算将门一脚踹开,用不正当性交易的罪名将那对狗男女绑回警局去。

可她的脚步还没有动,浴室的门就开了。只有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光溜溜的走出来。

他的短发还在滴着水,一张脸轮廓分明眉目锐利,俊美得犹如神像。

身材——身材更是没话说了,饶是慕瑟瑟是从警校这样的男人堆里出来的,也没有见过几个人拥有八块腹肌的,而且还是这样漂亮性感得流鼻血的腹肌!

再说双腿修长有力,整个认看起来精壮又诱惑……天啊,不该看的地方她也看到了,而且这个男人,特么的不是她男朋友郑洋啊!

穆景对于自己房间里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表现得异常的淡定,他将自己手里的白色毛巾随意地围住重要部位,目光深邃地盯着一边瞪目结舌的慕瑟瑟,声音冰寒:“你是什么人?特殊服务的——小姐?”

小姐两个字他拉得很长,有种轻视玩弄的意味。

慕瑟瑟本来就红的脸蛋此时涨得更红了,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

“你才小姐呢!你还是牛郎呢!”慕瑟瑟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警服,连声音都忍不住拔高了两个调,“你见过穿这样的小姐?你敢上吗!”

穆景眼里的嘲讽意味不减反增,声音还是气死人不偿命的轻慢:“说不定这样上起来更有感觉呢?”

流氓!活脱脱的大流氓。

慕瑟瑟的脸气得由红转白:“这么喜欢小姐,信不信我现在就拉你进警局?”

“呵呵——”穆景性感的薄唇勾起一丝嘲弄的弧道,他双目钉在慕瑟瑟的脸上,一步一步走近她。他挨着慕瑟瑟的耳朵,一字一句说道:“拉我啊,有证据吗?小姐在哪里?你吗?”

慕瑟瑟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无赖,她恨恨地瞪了穆景一眼,转身就要走:“神经病!”

穆景眼里玩世不恭的神色瞬间敛去,脸色冰寒道:“站住!”

慕瑟瑟小小地心虚了一下,但面上还是镇定如常地回过头,一脸无畏地对上他的视线:“有事吗?”

“你擅自闯入我的房间,就这样想走?”穆景声音冷冷地问道。

“我执行公务例行检查而已!”慕瑟瑟搬出借口。

“工作证呢?同伴呢?”穆景不紧不慢地问道,声音说不上有多么大,但慕瑟瑟就是无形地感到一股强大的气场。

“喏。”慕瑟瑟将工作证掏出来递给穆景。

“慕瑟瑟,A城派出所户籍警察。呵呵——来查户口?慕警官?”穆景慢条斯理地说着话,好整以暇地打量着慕瑟瑟。

慕瑟瑟的脸一白,向来没有说过慌的人有些顶不住了。她硬着头皮道:“怎么?这里不能查户口吗?这个房间明明是用郑洋的身份证开的,你是郑洋吗?身份证拿出来!”

穆景淡定自若地回望她,慕瑟瑟一张小巧清净的脸蛋上隐隐的都是急色,尤其一双透澈的大眼根本上就是闪烁不停。

“你认识郑洋?”穆景意态闲适地问道。郑洋,这不是公司的人事副总监吗?他刚来接任总裁的位置,是他给订的房间。

“认识又怎样?不认识又怎样?你别在这里胡搅蛮缠妨碍公务!”慕瑟瑟一把将自己的工作证扯回来,瞪了穆景一眼就要走。

“慕瑟瑟是吧。”穆景的声音不冷不热地说道,“我认识你们的张局长,我现在打个电话过去咨询一下,顺便表扬一下你的工作态度十分认真,希望他提拔提拔你。”

慕瑟瑟一惊,她回过头的时候,穆景已经往床头柜走去,准备拿手机。

“不要不要!”慕瑟瑟急忙扑上去捉住他拔号的手,她小声地说道:“我错了我错了,先生。不好意思,是我走错房间了。”

这个动作使得她的身子紧紧地贴着了穆景的后背,穆景没有穿衣服,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她身上某个柔软的部位压在他背上,还能感觉到她有些慌张的心跳。

“走错房间还有房卡?”穆景的手并没有离开手机,还是很怀疑地回头看着慕瑟瑟。

这一眼看过来。慕瑟瑟得以近距离地看见了他的眼睛。真是太漂亮了,瞳孔的颜色犹如上好的水墨晕开,双眸幽深得跟浩瀚的星空一样,一看就知道是个深不可测的男人。

“不是不是——我,我——”慕瑟瑟语无轮次地解释道,“就是那个郑洋是我男朋友,我是来捉奸的。”慕瑟瑟低着头轻声说道,觉得自己简直是囧得无地自容了。

“捉奸?”穆景也是被雷到了,不可置信地反问道,“你以为你男朋友跟我——”

“不是不是!”慕瑟瑟连忙摆手否认,“我朋友说他搂着一个女的进了酒店,我就过来查房间号了。”

“所以你就假公济私?用工作证拿到房卡?”穆景见她一副心虚得脸都要滴血的样子,不由得起了捉弄的心思。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偶像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总裁大人哪里逃”,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