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出完自己,起了身,滕珏将自己身上的狼藉拾掇非常干净。一撇头,却看见舒然正全裸着身体,身上满布了大大地小小的红色印记。她脸上挂着泪,眼眶通红,大大地的眼睛空洞地的望着天花一撇头,却看到舒然正半裸着身体,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红色印记。。...

释放完自己,起了身,滕珏将自己身上的狼藉收拾干净。

一撇头,却看到舒然正半裸着身体,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红色印记。

她脸上挂着泪,眼眶通红,大大的眼睛空洞的看着天花板,那模样,活生生像一只破碎的布娃娃,不知道怎么,看到这幅场景,他的心突然便抽了一下。

可一想到舒洛洛惨死她手,他的情绪又瞬间被恨意填满。

“舒然,你以为这样就够了么?你夺走了洛洛的一切,从现在开始,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所有的滋味!”

说完这话,滕珏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便走到一旁坐了下来,修长的双腿自然交叉,他昂了昂头,静静的看着被扔在沙发上的舒然。

尽管滕珏没有说话,但他阴冷的表情看上去却格外的瘆人。

不敢去看他的眼睛,舒然心里害怕的厉害,她浑身都在发抖。

认识滕珏这么久,她很清楚,他一直都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他说他会让她也尝尝失去所有的滋味……

他刚刚还打了通电话……

他到底想对她做什么?

心里涌现出了无数种不好的念头,舒然却根本猜不到滕珏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舔了舔有些干涸的嘴唇,她粗粗的喘了口气,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抬头,对上滕珏的眼睛,她正想看看能不能同他主动示好时,紧闭的休息室大门却突然被人给推开了。

紧接着,只见一堆扛着摄像机还有相机的人冲了进来,然后疯狂的冲着她拍起照来!

被刺眼的闪光灯照的睁不开眼,听着那连续不断的快门声,舒然突然想起来,自己现在还衣不蔽体,她的脸瞬间便白了下来。

不!

不可以!

如果她现在这个模样被这些无良媒体给披露出去,那她就完了!她这一辈子的清誉就都完了!

伸了手,舒然一边想要拿起东西来遮挡自己,又一边咿呀呀的张嘴,想要大吼大叫着让那些记者停止拍摄,可是她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一旁,滕珏坐在不远处,将舒然的慌乱尽收眼底,可他却并没有任何上前制止的意愿,反而还笑了起来,那模样,好像在看一场精彩的马戏!

看到滕珏表情的那一瞬间,无力感袭来,舒然瘫软着坐倒在地上,她明白了,原来,这一切,都是滕珏设计好了来报复她的……

“你们都给我好好拍!拍清楚了!舒家大小姐在结婚前夕私会情夫,被我抓奸在床,滕家决不允许这种不知廉耻的女人进门,所以我现在宣布,滕家和舒家的婚约,就此解除!”

尽管现在的舒然已经足够狼狈,但滕珏却并不介意再添一把火。

他的话仿佛炸弹一般,才一说出口,便立刻引爆了整个人群。

而一旁的舒然更是不敢相信,他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

“滕少,你这话是真的么?舒小姐真的被你抓奸在床?那她的情夫呢?她的情夫是谁?”

“滕少,滕家和舒家解除婚约会不会对两家的合作有影响?舒家大小姐做出这种事,舒家那边,可有收到什么通知么?”

“滕少,早前便有传言,说你心仪的是舒家二小姐,和舒家大小姐订婚是被滕老逼迫,请问这是事实么?”

“早前听闻滕少你有意娶的是舒家二小姐,但舒家二小姐却不慎离世,舒家才改为大小姐代嫁,请问这两件事之间,是不是有关联呢?”

……

舒家和滕家是帝都的两大名门,此时舒然被爆出婚前出轨,对这些记者们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新闻,他们自然是不肯放过的。

问题一个又一个的抛给舒然,敏感又刁钻,她紧咬着下唇,瘫坐在地上,只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原来,滕珏……

他并不是单纯的想要这些媒体泄露出她的不雅照片,他还想要借他们的手,把她推向舆论的中心!

他不想要她死,他想要借世人手里的刀子,一刀一刀的插入她的心脏,让她生不如死!

他就这么恨她?

恨到不惜拉上舒家和滕家的百年交好之宜,都要让她死无葬身之地么!

从来没有一次,舒然像现在这般无望过。

这么多年,她虽然很喜欢滕珏,但是知道他和洛洛两人之间情投意合,她一直都很小心翼翼的在守护自己内心的这段情感。

可是最后呢?她得到了什么?

她步步为营,在舒家夹缝生存,在滕珏的嘴里,她却变成了夺走舒洛洛一切的恶毒姐姐!

她什么都没做,最后却被安上了杀人凶手的罪名!

他听信他人的流言蜚语,却从没相信过她一次!

这个男人,就是她爱了十几年的男人!

缓缓闭上双眼,舒然仿佛听到了自己心死的声音……

“这些都是滕家和舒家的私事。”见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滕珏知道到了该收手的时候。

冷着脸,他沉着声音继续开口。

“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们两家会以公告的事情通知大家的,现在,我要带舒小姐离开这里了。”

说完这话,滕珏一扬手,他的身后走出来几个黑衣保镖,上了前,直接将舒然架了起来,然后转身便带着她朝着休息室外走了出去。

……

将舒然送走后,滕珏并没有跟在她的身后,一起去滕家老宅接受审判。

他叫司机调转了车头,他想去舒洛洛的坟前看看,告诉她今天所发生的好消息,可在车开到一半的时候,他却突然接到了跟在舒然车后保镖的电话。

“滕先生,押送舒小姐的那辆车过桥的时候出了车祸,直接闯过围栏掉下了江中,江水太湍急,舒小姐……没了……”

“你说什么?!”

听到电话那端的消息,滕珏身子一颤,手里的手机也没拿稳顺势滑落到了地上。

从舒洛洛出事之后,他就一直想要让舒然血债血偿。

现在,这一天终于来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内心却并没有半分畅快的感觉呢?

她……真的就这么死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偶像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霸道爹地太过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