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生神将》第5章 狂罡斗气

周宇龙家小说名字叫作《天生的天神》,提供更多周宇龙家小说叫什么,周宇龙家小说结局是什么。天生的天神小说周宇龙家节选:周宇,胜在出其不意,的话真打出来,周宇有肯定的机会获得胜利。想起这里,慕容千岁脸色稍稍和缓,捋着胡须问着:“…...

天生神将

推荐指数:10分

《天生神将》在线阅读

周宇龙家小说名字叫做《天生神将》,这里提供周宇龙家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生神将小说精选:慕容千岁眉头一皱,凭借他的实力,竟然没能寻出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看来对方的实力远远高出了他。想到这里,慕容千岁心中再次一沉,但这么多人看着,他作为翎火教的长老,若是仅被一道不知来头的声音吓退,岂不是丢了翎火教的威名?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慕容千岁心中犹豫不定,但服软,那是断然不可能的,“阁下这话可有些不讲理了,翎火教有明确规定,只有教主才可以处置教内弟子,可没有龙家代为处理这一说法!”那道声音的主人似是不想事情闹的太…

慕容千岁眉头一皱,凭借他的实力,竟然没能寻出声音是从哪里传出来的,看来对方的实力远远高出了他。

想到这里,慕容千岁心中再次一沉,但这么多人看着,他作为翎火教的长老,若是仅被一道不知来头的声音吓退,岂不是丢了翎火教的威名?

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慕容千岁心中犹豫不定,但服软,那是断然不可能的,“阁下这话可有些不讲理了,翎火教有明确规定,只有教主才可以处置教内弟子,可没有龙家代为处理这一说法!”

那道声音的主人似是不想事情闹的太大,转而说道:“我看不如这样,就让龙家的三少爷,和翎火教的弟子比试一番,若是翎火教赢了,人你们带走,倘若赢的是龙少爷,你们就必须立刻滚出龙城。此番,不亏吧?”

虽然女子说话的语气很客气,给足了翎火教面子,但最后一句“滚”字,着实打的翎火教脸上生疼。

慕容千岁拳头一紧,尴尬轻咳,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但好在这个要求并不过分,翎火教这边弟子实力最高的甚至达到了七星灵魔法师的水平,可对战七星灵剑师,比龙斩獒足足高了一个段位,之前龙斩獒能撂倒周宇,胜在出其不意,如果真打起来,周宇有绝对的机会获胜。

想到这里,慕容千岁脸色稍微缓和,捋着胡须问道:“你的话能代表龙家吗?”

龙天明抬头看了看四周,心里满是担心:“这位前辈,我儿仅是大剑师水平,论实力,翎火教弟子皆高于我儿,这般恐怕不公平吧?”

慕容千岁见龙天明居然也不认识对方,心中便更加疑惑。

女子被龙天明逗的“咯咯”直笑,顿时没了隐世高人的姿态,意识到失态了,赶忙正色说道:“龙家三少爷方才展现出来的实力,本宫对他还是很有信心的。”

龙斩獒挑了挑眉头,目光环视四周,试图寻找出声源,几分钟后毫无头绪,他也就打消了念头,拱了拱手说道:“既然前辈开口,晚辈定当照办。”

龙天明走上前拉过龙斩獒,满脸担心的说:“獒儿,刚刚是人家没防备,你才占了上风,你们实力差距悬殊,真打起来,恐怕不容易取胜呀。”

然不等龙斩獒多说,女子声音再次响起:“龙家主,要对自己儿子有信心,本宫可没那么多时间耗在你龙家,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你们速战速决。”

龙斩獒皱了皱眉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为什么总觉得这道声音这么耳熟呢?但既然有人愿意助龙家,他何乐而不为。

“我来!”周宇一把推开扶着他的师弟,大步走出人群,指着龙斩獒骂道:“臭小子,老子和你打,敢不敢应战?”

站在龙斩獒一旁的赵允长枪一凝,冷声斥道:“嘴放干净点!”

龙斩獒拍了拍赵允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管,对着周宇无所谓的拱了拱肩膀:“可以,殿内地方小,外面再战。”

浩浩荡荡的人群纷纷涌出,将龙家广场围成了一个大圈,龙斩獒和周宇站在圈内,一个面色冷静,一个目放杀意,两人相对而立,气氛一步步被推上巅峰。

按理来说,剑师单挑魔法师,算是非常吃亏的,魔法师擅长远程攻击,剑师想要伤到魔法师,必须要靠近他,单是这一点便很难做到。

再加上两人本身实力差距巨大,这一战在外人看来几乎是没什么悬念。

龙家的人一个个手心出汗,面色担忧,生怕龙斩獒不小心输了。虽然这个三少爷才回龙家一个多月,但对府上所有人都很好,而且他还是龙城惩奸除恶的大英雄,所有人都不想少爷被抓走。

反观翎火教这边,每个人都很得意,在他们看来,只要周宇认认真真应对龙斩獒,输的可能几乎为零。

周宇嘴角得意的勾起,魔法权杖一凝,口中暴喝而出:“火之乱舞!”

几百米外围拢的人瞳孔忍不住一缩,火之乱舞属于三级的魔法,对应剑师凡阶高级的战技,算是初级技能里顶尖的存在,没想到周宇无需酝酿,一出手便是这般手段。

火之乱舞瞬间形成,宛若波涛般的火浪自权杖内奔涌而出,眨眼的时间便席卷天地,向着“蝼蚁”般的龙斩獒袭来。

扑面而来的热浪让龙斩獒很是难受,手中赤色巨剑一凝,脚步重点地面,身子瞬间拔升数十米之高。

全场所有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一跃冲天之技,最少也得大剑师巅峰的水平才勉强做的到,没想到龙斩獒才七星大剑师便做到了,说他是天才绝不为过。

周宇愤恨的冷哼一声:“我看你能跳多高,去!”

一声厉喝,火焰浪潮突然变的更加暴动,一层高浪直接朝着跃起的龙斩獒扑面砸去。

空中没有借力点,这种情况下,根本避无可避。

“糟了。”龙家长老们纷纷心中一沉。

龙天明更是拳头紧握,担心自己的儿子会遭遇不测。

跃上空中的龙斩獒倒显得泰然自若,单手执剑改为双手,巨剑举过头顶,照着袭来的火焰巨浪便是怒砍而下。

“狂罡破!”

一声厉喝,响彻天地。

“轰!”

巨剑结结实实的劈在了火焰巨浪之上,看似狂暴不羁的火焰巨浪,在这一剑之下,竟被硬生生打爆,火花四射,坠落地面。

慕容千岁身躯一震,心中忍不住迸出一句话:“怎么可能,这是狂罡斗气?!”

失去了力量的火元素在地面灼烧片刻,逐渐化作虚无,消失在了天地间。

龙斩獒借助后力,身形几个闪烁稳稳落地,脚尖接触地面的刹那,双腿猛地发力,整个人化作一支箭矢,“噌”的一声飞射而出。

周宇很惊讶龙斩獒居然破的了他的火焰,见他再次来袭,心中怒火更甚,权杖再次一挥,空中无数火球瞬间凝成,毫无停留的向着下方的龙斩獒砸去。

前冲的龙斩獒瞳孔一缩,赶忙身形一扭,艰险的躲开了火球,然而不等他喘口气,又是一枚碗口那么大的火球砸下,龙斩獒只好放弃了前冲,脚步一扭凭空翻身,再次躲开了火球。

纳石建造的龙家广场,在火球的洗礼下,竟是不堪重负,裂开了数道裂纹。

周宇见龙斩獒一时半伙脱不了身,赶忙盘腿坐下,双手凝结手印,似乎在准备什么大招。

龙斩獒发现了这一点,心里终于现出了一丝慌乱,他的确没料到这个周宇在魔法技能上造诣如此之深,凝结魔法只是一瞬之间,这样下去,根本就无法靠近他。

想到这里,龙斩獒只好改变战术,手一翻,数枚魔法珠砸向地面,随着魔法珠破碎,冲天的水柱拔地而起。

“这混蛋用魔法珠?”

“龙家耍赖,居然用魔法师的东西!”

“谁告诉你比试不可以用魔法珠了?”

“有钱我们任性!你管我们!”

“就是不能用,你们龙家就是耍赖!”

一时间,场内争吵声一片,龙斩獒和周宇打的火热,场上其他人也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趋势。

龙斩獒才懒得管那些人,水柱出现的同时,他脚步一扭,一圈接着一圈旋转起来,并且每一圈都在不断加快,直到外界人看上去龙斩獒手中巨剑化作了虚影为止。

“去!”

待速度达到顶点时,龙斩獒一声厉喝,手中巨剑脱手而出,直接向着盘膝而坐的周宇飞射了过去。

全场所有人见状都是一愣,没有料到龙斩獒会用这么一招,但无疑这一招是极其有效的,飞驰的巨剑化出斗气能量罩,将前方的火球和火浪全部逼退,龙斩獒双脚猛踩地面,紧跟着巨剑追了上去。

随着场内局势的转变,龙家众人欢呼起来,只要龙斩獒靠近了周宇,魔法效果就会削弱,那个时候将会是剑师狂虐魔法师的时候。

近了,更近了,再有几秒钟的时间,他们可以肯定,周宇必败无疑。

“火之洗礼!”

然而就在这时,眼睛紧闭的周宇猛地从地面弹起,四肢弹簧一般展开,全身上下涌出一团团浓郁的火焰,将他的身体紧紧包裹。

龙斩獒见状眉头一皱,他是剑师,对魔法师了解并不多,眼前情况,他还是头一次遇见。

虽然不知道对方用的什么招数,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追上巨剑的龙斩獒右手伸出,抓住剑柄顺势一摆,巨剑力道变的更加狂猛的挥了出去,传出一道呼啸的风声。

“当!”

一道极为刺耳的金属撞击声扩散而开,笼罩整个广场,部分实力弱的人忍不住捂住耳朵,目光迫不及待的看向战斗圈。

只见场内两人屹立不动,龙斩獒手中巨剑结结实实砍在周宇肩上,然而这一剑并没有伤着他,只是打在了一层不断散出红色波动的能量罩上。

“火系四级防护罩!”

龙斩獒心中大骇,意识到不妙,刚想抽身后退,周宇便狂笑一声,握着魔法杖的右手猛地一扬,一道火焰刀印凭空划出。

龙斩獒大惊失色,赶忙将巨剑挡在胸口,火焰刀印重重砍在巨剑面上,发出“当”的一声巨响,将龙斩獒震的接连后退,体内血液惊涛骇浪。

“哈哈哈,龙斩獒,老子有四级防御护体,看你还怎么赢老子!”周宇的笑声极为狂妄,但他确实有狂妄的资本,龙斩獒唯一的胜算就是靠近周宇后展开不间断的攻击,如今周宇凝结出了四级防御,就算龙斩獒靠近了他,也已经没有了丝毫意义,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

龙家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拳头紧握,心中说不出来的滋味,甚至有的人已经和龙天明商量好了,待会输了便求那位神秘女子帮忙帮到底,行不通的话,那便和翎火教拼了。

龙斩獒手发麻,腿发软,撑着巨剑半蹲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半晌后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笑容,抬起头看向周宇。

周宇眉头一皱,觉得龙斩獒笑的太诡异,就在这时,刚刚还生龙活虎的周宇突然喷出了一口鲜血,气息瞬间萎靡,腿一软瘫倒在地,身上的火焰防护罩“啵”的一声化成了无数碎块散落一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偶像文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天生神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