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盛宠刁蛮妻  

 

 新婚之夜,作为国际新闻记者的丈夫就被派往中东做战地记去,一去五年,终于等到要调往国内已不再出国留学。林汀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了,恰恰一个多月前,丈夫归国办手续时怀上的,她我以为这是林汀站在灯光的中心,那唯美的灯光落在她洁白玲珑的身体,成了最美的裙子。。

“田心,你怀孕了?明明是你们出轨怀孕,却倒打一耙说我水性扬花,楚浔南,我那么爱你,苦苦的等你三年,却没有想到,等来的是你的背叛和无情。你们才是不知廉耻的狗男女,凭什么骂我水性扬花!?”

林汀终于找回自己飘飞的神识,睁开眼睛,怔怔的看着面前的男女。他们不着寸缕,紧抱着用彼此的身体挡住关键部位。

林汀紧缩成一团,倒在地上,紧紧的抱着肚子。

秋夜已深,气温骤降,昏黄的灯光下飘起了团团雾气,像是给灯光罩上一层轻纱,带来梦幻般的唯美。

秋夜已深,气温骤降,昏黄的灯光下飘起了团团雾气,像是给灯光罩上一层轻纱,带来梦幻般的唯美。

“汀,你真美!”男人微微一笑,将她压在身下,辗转缠~绵~。

田心嘲讽的看着她,肯定的说:“林汀,这个孩子不可能是浔南的,那次他回来,一直和我在一起!你怎么可能和他发生关系,还怀上孩子呢?”

而楚浔南却像看不到她的痛苦一样,冷冷的说:“林汀,你给我听好了,我是出轨了,但是你也高尚不到哪去,识相的,带着你肚子里的野种赶紧滚吧!”

他的话像是一道闪电,猛地将她击中。

“一个月前,是浔南回来办归国手续的那次吗?”田心突地疑惑的问道。

林汀瞬地僵在原地,周身血液跌至冰点。

林汀瞬地僵在原地,周身血液跌至冰点。

而楚浔南则快速的捡起地上的外套裹住田心,心疼的说:“田心,你不用道歉,爱上你的人是我,我和林汀的婚姻本来就是摆设,我早就想跟她离婚了。”

这一瞬间,她终于找回理智,想到了能和田心抗衡的筹码。

林汀连连点头,一边抹泪,一边说:“是,是,就是那次,浔南,我怀孕了,就是那次怀上的,我给你看,我怀孕了……”

宝宝,你来的可真是时候,明天爸比就要回国了,再也不去那遥远的国度。你是算准了我们要一家团圆,才投生在妈咪的肚子里吗?

宫缩,怀孕才一个月就宫缩,那意味着流产。

真是丢人,竟然梦到和楚浔南的第一次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食髓知味?

她以为就算不看在多年的情份上,也会因为这来之不易的宝宝,而留有一丝情意。却不想,他只是扫了一眼,便抬脚用力的踹向林汀。

“贱人,你还好意思说一辈子和我在一起,你他妈的怀了别的孩子,还好意思说和我在一起!”楚浔南恶狠狠的就像对生死仇人。

书评(239)

我要评论
  • 事情不&…”田

    “林汀,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和浔南……”田心躲在楚浔南怀里,委委屈屈,一副寻求庇护的可怜模样。

  • 上的笑&要溢出

    林汀脸上的笑容不自觉的放大,眼中的幸福简直要溢出眼眶。

  • 后便阵&阵缩胀

    林汀肚子接连被踹了两脚,剧烈的绞痛之后便阵阵缩胀的疼。

  • &”

    楚浔南却是不屑的转开头,面向田心时,又是一副好好先生语气,“算了,田心,不要与这种人废话。你刚怀孕,胎像还不稳。别为这种水性扬花的女人伤神。我们走吧!”

  • 苦的等&。你们

    “田心,你怀孕了?明明是你们出轨怀孕,却倒打一耙说我水性扬花,楚浔南,我那么爱你,苦苦的等你三年,却没有想到,等来的是你的背叛和无情。你们才是不知廉耻的狗男女,凭什么骂我水性扬花!?”

  • 楚浔南&你从小

    楚浔南却是用力一甩,像甩垃圾一样甩开她,“够了,林汀,你从小就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粘着我,我早就受够你了!”

  • 上你的&想跟她

    而楚浔南则快速的捡起地上的外套裹住田心,心疼的说:“田心,你不用道歉,爱上你的人是我,我和林汀的婚姻本来就是摆设,我早就想跟她离婚了。”

  • 的灯光&雾气,

    秋夜已深,气温骤降,昏黄的灯光下飘起了团团雾气,像是给灯光罩上一层轻纱,带来梦幻般的唯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