泳池边,流行音乐在欢畅的播放着,西尘和陈美人两个人一身清凉的装扮,正在这里欢快的舞蹈着……“厄,西尘,你……”韩雨薇回过神来,不禁问道。“小姐,你回来了,你们一起来吧。”西尘此...

泳池边,流行音乐在欢畅的播放着,西尘和陈美人两个人一身清凉的装扮,正在这里欢快的舞蹈着……

“厄,西尘,你……”韩雨薇回过神来,不禁问道。

“小姐,你回来了,你们一起来吧。”西尘此刻爽朗的笑着说道。身边的陈海华似乎很享受这样的西尘,李明宇看着他们脸色绯红,顿时有种内疚从心底油然而生。

“厄,那个小薇,我有件事情,没有告诉你……”李明宇红着脸尴尬跟韩雨薇讲了魔药的事情。

韩雨薇听着,眼睛瞪得圆圆的吃惊到了极点。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李明宇这个大宝贝,顿时心里即使欣喜又是惆怅,因为李明宇不仅仅是说了魔药的事情,他还说了,他不知道魔药的药效能顶多久,因为此药无解。

“那只有西尘喝了魔药,陈美人是怎么回事?”韩雨薇和李明宇在楼上的窗户边,看着楼下依旧在院子里大跳迪斯科的西尘和陈海华,一阵阵的郁闷的问道。

“厄……大概美女教练就喜欢这样子的西尘吧,所以才会跟他在一起这样的疯狂。”李明宇也不知道为什么,于是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们两个说道。

西尘和陈海华在院子里似乎是跳累了,于是在一边坐下来,换了衣服两个人边开车出去了,大概是出去共进烛光晚餐了,韩雨薇和李明宇就这样在楼上观察着,李明宇突然间很佩服自己,第一次练魔药居然这么厉害。

“那要是魔药的药效过了会怎么样?”夜色正浓,韩雨薇也站的累了,突然间伸了个懒腰,想起什么来似的转身问道。

“药效过来,西尘就还是那个西尘,只是,他们的关系,不知道……”李明宇叹了口气,然后坐在一边的床上,心里的内疚感在上升着。

“厄……那岂不是…..”韩雨薇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在想象着,突然间西尘,醒过来,然后发现自己迷失了,一向帅气耍酷的西尘会怎么样了,会不会炸毛和崩溃啊?

在韩雨薇和李明宇两个人为了西尘苦思冥想的担心的时候,西尘正和陈海华在神州酒店里吃烛光晚餐。西尘一身西装,很帅气很阳光,陈海华也是一身深红色的小短裙,看起来整个人端庄妩媚。西餐厅里,优雅的小提琴发出的声音,总是能让人觉得生活美好而舒适。

“尘,你知道吗?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变了许多。”陈海华浅浅的笑了笑,一抹红唇微微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明亮的眸子抬起来看了西尘一眼说道。

“你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美。”

西尘浅笑,然后举杯跟陈海华对饮,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他恨不得将自己心里的所有话全部一股脑的告诉眼前的女人,他爱她,一如既往的爱着,就算是当年不小心走掉,在转身的时候,他也是爱着。

但是当爱情说出口,小提琴的隐约戛然而止,魔药的效力瞬间消失,她沉浸在被爱的幸福中,而他则沉浸在无知的尴尬中。

西尘清醒过来,恍惚间觉得这一切都好陌生,他面前的陈海华,一如他想象中这样的美丽妖娆,还很意外的化了淡淡的妆,这些他认真的凝视着,却一点也摸不着头脑。

“小华,我们怎么会在这里?”西尘不好意思的问道,他看了看四周,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一般。

陈海华此刻还在浅笑,听到西尘这么一说,她的笑容一下子凝住在脸上,眼神里的疑惑与不安全部倾泻出来。

“你终于还是原来的那个你,你到底要耍我到什么时候你才肯甘心?”陈海华愤愤然的起身然后拎起背包向外大步的走去,火红色的衣装再也不是妖娆,而是成功转化成了的愤怒。

西尘看着她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记得,他和她的曾经。椅子挪动的声音很响,他冲上去抓住她的手。任由她怎么样的想要挣脱也紧紧的抓着,不松手。

“你放开我,西尘,你闹够了没有?”陈海华一副黑脸,看着西尘,冷冰冰的说道。

“不,我是有些恍惚了,但是小华,我喜欢你,一如既往的喜欢你,真的,请你相信我,不要走,好吗?”西尘说着,紧紧的上去抱住她,这个大大的拥抱,陈海华等了三年,这句我真的喜欢你,陈海华等了五年,这些年的等待,在这一瞬间,让她泪流满面。

西尘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跟她在一起,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想要表达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他就那么一瞬间的释放,改变了他们的所有。

晚上,西尘回到家里的时候,李明宇和韩雨薇都在下面焦急的等着,见西尘回来,他们两个赶忙打开了客厅的电视,然后胡乱的拨弄着。

“小姐,不早了,该去睡了。”西尘看着韩雨薇,恭敬的说道,韩雨薇傻傻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西尘走上楼去,如果没听错的话,他还哼着小曲儿。

“厄,李明宇,你听到了吗?西尘在唱歌,他居然在唱歌。”韩雨薇吃惊的问道,一双水亮亮的眸子盯着他看,看的他更加的心里不安。

“可能是药效还没过吧……不如我们去看看美女老师怎么样?”李明宇还是不放心他的小魔仙,于是小心的提议说道。

韩雨薇听着也觉得有道理,反正也兴奋的睡不着了索性就去看看。怎料他们刚要出门,陈海华就到了。

“请问西尘在吗?”陈海华温柔的声音在门边响起来的时候,韩雨薇和李明宇两个人站在原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厄,那个,在家,在家……”韩雨薇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这个时候西尘已然从楼下走了下来,看到陈海华便笑着凑了过去。

“我不是在做梦吧,你是陈老师吗?陈老师,恩?”韩雨薇本来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看着西尘走下来,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心里确定是在相信,魔药还没过期这个事情。

陈海华来还西尘落下的东西,然后西尘客气的送她出去,两个人亲密的像是多年的夫妻,一起走在夜色中,温馨的画面,雷到了两个紧张的小心灵。

“魔药失效了,看起来西尘是真的喜欢美女老师喽,这样我就放心啦嘻嘻。”李明宇看着他们的背影自顾自的说着,韩雨薇听着一头雾水。

“你怎么知道魔药什么时候失效啊?”韩雨薇疑惑的皱着眉头看着他问道。

“喝了魔药的人在左耳边的耳垂上都会长一个红点,药效过了的时候红点自然就会消失,你看西尘的耳朵上,分明就没有红点,所以药效已经过了。”李明宇认真的看着西尘的背影,然后转过头来说道。

“那这么说,你的魔药还真的起作用了?太好了,我们多炼制点魔药,然后可以拿出去卖就说是祖传秘方怎么样?”韩雨薇灵机一动,不禁笑着说道。

“厄,这个……”李明宇面露难色,有些尴尬的说不出话来。

“哈哈我跟你开玩笑的,看把你吓得。”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个魔药是有副作用的……”李明宇担忧的说道。

“什么副作用?”韩雨薇看着他,疑惑的问道。李明宇尴尬的看了看她,然后缓缓的道来。

炼成魔药需要带着人的感情的玫瑰花瓣,而使用魔药的人,如果得到了魔药的守护,就一定要付出代价,西尘和美女老师的故事,才刚开始……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馆是什&的瞪着

    “哦,知道了,那个,博物馆是什么啊?”李明宇疑惑的瞪着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韩雨薇问道。

  • 明宇快&了看没

    韩雨薇拉着李明宇快步的走了出去,然后转头看了看没有人跟着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 都没有&和一个

    他从来都没有一个家,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个爸爸和一个妈妈还有一个妹妹。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奢侈的愿望,似乎永远没有实现的可能。

  • 脸上一&她十分

    韩雨薇在一边听着,脸上一直挂着笑容,此刻,她十分十分的希望自己有一个这样可爱又懂礼貌关键是还会魔法的哥哥。

  • 韩雨薇&外面等

    韩雨薇去更衣室里换衣服,他安静的坐在外面等着,才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她一走出来,见他直直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不禁笑弯了腰。

  • 了一番&表现的

    韩雨薇在车上给李明宇仔细的交代了一番,好让他一会儿在家里的时候能够表现的好一点。她是铁了心要把这个捡到的宝贝留下来。

  • 着脸,&他买了

    “你不要这么紧张,我不会伤害你的。”韩雨薇打趣的说道。李明宇听了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脚。韩雨薇给他买了一双鞋,水蓝色的运动鞋,穿起来很好看也很舒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