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莫庭急忙搂住我:“你理智一点,无论是房子的事情但是你妈妈的事情我都要帮你处理方式,理智一点好吗?我莫名的感觉地理智了下去,皱紧眉头回过头看向面前的男人:“你,你究竟是谁?“我知道,可我们认识吗,白先生?”我蹙眉望着他,声音有气无力。。...

白莫庭连忙抱住我:“你冷静一点,不管是房子的事情还是你妈妈的事情我都会帮你处理,冷静一点好吗?

我莫名地冷静了下来,皱紧眉头回头看向面前的男人:“你,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白莫庭扶着我的肩膀,温和地笑了笑:“白莫庭。”

“我知道,可我们认识吗,白先生?”我蹙眉望着他,声音有气无力。

白莫庭清润的眼神凝视着我,仿佛汇聚了很多的情绪,我却看不懂。

就在他薄唇轻启要说话时,突然医院门口传来剧烈的争吵声,甚至还传来唐天佑的声音。

“抱歉,先生,您不能进去。”门口似乎有白先生的保镖。

随即,唐天佑暴怒的声音传来:“你最好赶紧给我让开!不然别怪我动手了!”

“先生,这句话应该是我们对您说的。”

唐天佑本就心浮气躁的,此刻更是被保安不温不火的态度惹怒了,撩起袖子立刻就要干架起来。

我吓了一跳,连忙打开门想去制止,不料,身后的白先生先我一步,动作温和地将我护在身后,随后打开了病房门。

这一细小的动作,不是他刻意所为,是出于本能的第一反应。

“小林,小陈,都住手。”白莫庭脸色温沉,阻止了面前意欲动手的两位身强力壮的保镖,

唐天佑的视线怒瞪了过来,尤其在看到我跟白莫庭站在了一起,就仿佛被触碰到了雷区似的,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秦桑,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流产了还没几小时就还跟这个男人搞在一起!你给我老实交代,这野种是不是他的?”

我怔住了,只觉得手脚冰凉,脸色一片苍白。

身体刚做过手术很虚弱,后背冒出涔涔冷汗。

“呵,还好孩子流掉了,这种孽种生下来,只会丢我们唐家的脸!”

唐天佑的话一句句刺过来,打击得我无处遁形。

我到现在,内心还处于孩子去世的巨大悲痛之中,多么嘲讽的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却在鼓掌庆幸着孩子的离去!

一个女人,要多可悲才会活成我这样的地步?

胸口剧烈疼痛着,我身形不稳地靠在墙上,视线被泪水模糊。

白莫庭的眉头微不可寻地蹙了蹙:“唐先生,你可知道,随意造谣、捏造不法事实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唐天佑本就看这个男人不爽,怒目瞪着他:“你他妈以为自己是谁啊?有什么资格跟我讲话?”

与他的暴戾相比,白莫庭显得稳重大气,全然不被影响,声线沉稳有力地道:“另外,我建议你立刻对秦小姐道歉,因为只要秦小姐点头愿意,你之前的家暴行为就会被告上法院,到时候,可不仅仅是你们唐家声败名裂的问题了。”

“我看你是欠揍!”唐天佑不知道为何,突然就被他的话激怒了,也许是同为男人,却显露出了如此巨大的差异,他撩起袖子,扬手对准白莫庭的脸庞就要落下去。

“不要!住手!”我下意识地惊呼一声,撕扯着嗓子大吼道。

第1章 照片

2021-05-05

第4章 认错

2021-05-05

第6章 流产

2021-05-05

第15章 是她

2021-05-05

书评(130)

我要评论
  • 险些站&生间吐

    我发狂般跑上楼,从垃圾桶里翻出用过的避.孕.套,此刻我脑袋有点发晕险些站不住,视线落在那个用过的避.孕.套上,胃里阵阵翻腾,最后在卫生间吐得昏天暗地。

  • &,多么

    可是看看他在这个女人身上,多么生龙活虎,哪有一点疲惫?

  • &我们卧

    我往前翻到一张照片,后面的背景居然是我们卧室,再看日期那天我高烧39度一个人在医院打点滴,因为怕他担心没有告诉他。

  • 时间显&刚才,

    最新的一张照片上的时间显示就在刚才,他迫不及待地压/倒女人,那样子要多猴急有多猴急。

  • “老公&是什么

    “老公,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我已经抑制不住地带了哭腔。

  • 今天是&特意买

    今天是我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我精心准备了烛光晚餐,还特意买了一套性感的蕾.丝睡衣,我想用这样的方式给我们平淡的婚姻生活调一下味。

  • 结婚三&应,而

    可笑的是我和唐天佑结婚三年,总共做过不到十次,每次都是我纠缠很久他才不耐烦地答应,而且都是草草了事。

  • 他满脸&荡妇一

    我还记得三个月前那次,做完以后他满脸不耐烦地推开我说:“秦桑你是我老婆能不能不要像个荡妇一样,我上班已经很累了,你要是实在欲求不满就自己解决好了。”

  • 无数次&有怀疑

    曾经他无数次用这样的理由来搪塞我,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