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股脑冲进了医院,却谁知外面了是大雨倾盆。我脚步顿了顿,莫名的感觉忆起前天医生说过,我刚动了胎气结束了,还不能够剧烈地运动和受寒。我也希望能爱护自己的身体,但是现在的,我严禁不“那女人疯了!陈夫人,就甭管她了,想必她下次也不敢再勾.引你家先生了。”有人出声建议道。。...

我一股脑冲出了医院,却不料外面已经是大雨滂沱。我脚步顿了顿,莫名想起昨天医生说过,我刚小产结束,还不能剧烈运动和受凉。我也希望爱惜自己的身体,可是现在,我不得不咬牙冲了出去。

“那女人疯了!陈夫人,就甭管她了,想必她下次也不敢再勾.引你家先生了。”有人出声建议道。

我不敢回头,却也知道门口站着大批的人,仿佛一幅胜利者的姿态似的,看着我离开的方向。

陈夫人没有追了过来,许是不想让自己的金贵身躯淋到雨。而我,瑟瑟发抖地躲在一个停车雨棚低下,只能双手捂着脑袋,无力地蹲坐在这里,生怕被人看到我的模样。

雨越下越大,逐渐弥漫了我的视线,我努力睁开双眸,浑身冷得发抖颤栗,却也不敢多动一下。

也不知道最后是怎么离开那个阴暗狭小的地方的,在昏迷中醒来的时候,我躺在了白莫庭的家中,身边开着一盏暗黄色的小灯,微弱的灯光将我包裹着。

我爬起身来,额头发疼,环顾了一圈四周。

“醒了?”一回过头,就瞥见白莫庭高大的身形坐在旁边,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衣,西服外套则是披在了我的肩膀上。

一股属于他的温和气息扑鼻而来,我脸红着连忙脱下了外套,送到他面前,“抱歉。”

“事情我都听说了,我会处理。”白莫庭神情淡漠,凝视着我的目光之中,情绪浅浅。

我低垂下头,似乎又欠了这男人的一个人情。

“那场发布会,多少会对你产生影响吧?”我突然想起来,唐天佑那副邪恶嚣张的嘴脸,连忙问道。

“你还是多操心你自己吧。”白莫庭似乎有些不愉悦,眉头轻蹙望着我,温和的手掌突然就凑近了过来,轻轻覆盖上了我的前额。

我下意识闭上眼睛,然后,他温热的气息就喷洒了上来:“嗯,烧退了一些,多休息,剩下的我来处理。”

我被他扶到床上躺好,忍不住抬眼看着他:“白先生,我也过去,这件事情,我有责任。”

“是他们欺侮你在先,我会替你还清这个公道。”白莫庭神色严肃地道。

“白先生,我很谢谢你,但我有话想当面跟天佑说。”我强撑着坐起身来,脸色认真的看着他,希望白先生能答应我的要求。

白莫庭凝视了我良久,随后缓缓站起身来,绅士地笑了笑,“当然可以,如果你想见,我可以马上带你过去。”

我沉默了几秒后,点点头,即使混乱的心情还没完全收拾好,但我希望能尽快见到唐天佑,把我的话告诉他,“那,我们走吧。”

白莫庭笑看了我一样,扶着我站起身。我本就身体虚弱,加上小产后的发烧、惊吓、恐吓,现在身体很虚,甚至连站都站不稳。

“扶着我。”白莫庭适时接住了我的身子,我双腿一软,整个人靠在他的身上,一股有力而温暖的力量,顿时包裹着我。

第1章 照片

2021-05-05

第4章 认错

2021-05-05

第6章 流产

2021-05-05

第15章 是她

2021-05-05

书评(426)

我要评论
  • 刚才,&要多猴

    最新的一张照片上的时间显示就在刚才,他迫不及待地压/倒女人,那样子要多猴急有多猴急。

  • 可他却&背着我

    可他却背着我在跟别的女人上.床!难怪我整晚没回家他连问都没问过一句。

  • 年,总&烦地答

    可笑的是我和唐天佑结婚三年,总共做过不到十次,每次都是我纠缠很久他才不耐烦地答应,而且都是草草了事。

  • 般跑上&险些站

    我发狂般跑上楼,从垃圾桶里翻出用过的避.孕.套,此刻我脑袋有点发晕险些站不住,视线落在那个用过的避.孕.套上,胃里阵阵翻腾,最后在卫生间吐得昏天暗地。

  • 得三个&要像个

    我还记得三个月前那次,做完以后他满脸不耐烦地推开我说:“秦桑你是我老婆能不能不要像个荡妇一样,我上班已经很累了,你要是实在欲求不满就自己解决好了。”

  • 隐对他&台手术

    当时我生着闷气的同时还隐隐对他有一丝愧疚,毕竟我曾经也做过医生经常黑白颠倒,有时候连着好几台手术确实很累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