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小天的话一出,两人都楞住了。刘玉清没想起叶小天会这么大胆地,竟然说出来这种顽皮话来,要明白,现在的叶小天可从来不都会,也敢说这种话的啊!而叶小天自己也也没想起会刘玉清没想到叶小天会这么大胆,居然说出这种调皮话来,要知道,以前的叶小天可从来都不会,也不敢说这种话的啊!。...

叶小天的话一出,两人都怔住了。

刘玉清没想到叶小天会这么大胆,居然说出这种调皮话来,要知道,以前的叶小天可从来都不会,也不敢说这种话的啊!

而叶小天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说出这种话来,这话一出口,他自己就有点尴尬了。

过了一会,他才看着刘玉清说:“玉清嫂子,我是开玩笑的,你要是生气了,就打我好不好?”

“就打你这小流氓!”刘玉清说着,伸手出去,狠狠地拧起他来。

“哎哟……嫂子饶命啊!”叶小天吃痛,顿时就叫了起来。

刘玉清当然也不舍得拧得太疼了,过了一会,便放开了手,哼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说这种话!”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叶小天咧嘴说。

“来吧!”刘玉清白了他一眼,哼道。

“来?干什么啊?”叶小天脑袋还有点懵,没反应过来。

“臭小子,你这是故意的对不对?当然是扎针了,难道让你真的以身相许?”刘玉清咬牙切齿地说、。

叶小天这才反应了过来,讪笑道:“对不起啦玉清嫂子,我这是让你吓着了!”

“哼,才懒得管你,快点来!”刘玉清坐了起来,却没有扣上衣服,这种情形,让叶小天的眼睛都有点移不开了。

“好看么?”刘玉清白了他一眼,故意抖了两下。

叶小天眼睛都瞪圆了,傻傻地点了点头。

“要不要摸一下?”刘玉清哼道。

“好啊好啊!”叶小天说着,真的傻傻地伸手出去,摸了一把。

刘玉清本来是开玩笑的,没想到他真的做了,顿时全身一震,一种久违的感觉袭上心头来,忍不住娇媚地叫了一声,整个人也倒向了他身上。

叶小天也真是下意识的行动,等真的摸了之后,才发现不对,本来以为她会责怪自己的,没想到刘玉清不但没有出声责怪自己,还倒在自己怀里,这下子,他但子更大了,出于对女人身体的好奇,他更加大力的揉了起来。

“小流氓,你会害死人的!”刘玉清颤声说道,这种感觉,真不知道多久没有过了!

好……爽啊!

而且,她也发现了一点,叶小天那个地方也变大了,贴在自己后面,这种双重的刺激,让她嘴里不断地发出了那种迷人的声音来。

而这种声音,也更加让叶小天无法控制自己了,动作也是越来越大。

刘玉清根本无法让自己从这深渊之中跳出来了,这个时候,她根本没有了任何的礼仪廉耻,根本不想去管什么伦常,她只想让自己快乐,重新体会这种无法言喻的快乐!

她的手不知不觉就伸了下去,先是试探了一会,然后便坚定的攀了上去!

这一来,叶小天也是全身大震,长大之后,这个地方还是第一次让女人的手摸到,简直就是……爽爆了!

两个人都沦陷了进去,一发而不可收!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也不想让叶小天的童身就此失去,正当两人马上就要失去最后的控制之时,外面响起了一声尖锐的鸟叫!

两个人让这一声吓醒了,叶小天脑中一清,发现自己居然做出了这种事,顿时羞愧无比,手忙脚乱的放开了刘玉清,羞愧地说:“对不起嫂子,都是我不好,冒犯了你!”

刘玉清也无比羞愧,但同时却是有一种深深的失望,她一点也不介意将身子交给叶小天,虽然那也会有一种负疚感,但她是真的不后悔的。

不过现在看来,今天是没办法了,叶小天是真的很羞愧的样子,这种事还是不能逼他的!

“没事,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其实……其实我也一样想的。”她看着叶小天,温柔地说。

叶小天全身一震,刘玉清的意思是说,她是真的想和自己……

“别想那么多了,我们还是快点吧!”刘玉清说着,便趴了下去。

叶小天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点头说:“我知道了,谢谢嫂子大度!”

他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过来,然后便拿起了金针,开始在刘玉清背后实践了起来。

也许是这段时间练的多了,他发现自己下针奇准,虽然偶尔也错了一两次,但对于一个新手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迹了。

这一练,便是练了整个上午,中间休息了两三次,每次休息也不过十来分钟,可以说,叶小天是真的全身心的投入了进去。

“中午我们就在山里吃吧,一会我们顺便去找点药,好吗?”刘玉清温柔地看着他,说道。

“好,我现在可是采药高手了!”叶小天得意地说。

“得瑟吧!”刘玉清白了他一眼,哼道。

“嘿嘿!”叶小天发出了更加得意的声音,引来了刘玉清的娇嗔声。

书评(374)

我要评论
  • 漂亮,&老年人

    赵春凤才嫁到吴家村没两年,不过老公却是长年在外面打工的,所以平时也是寂寞得紧,再加上人长得漂亮,身材也美,所以引得村里的那些中老年人是个个都想着上她,不过到现在为止,倒没听说谁真的上了她。

  • ,正好&脚踝上

    而叶小天的小腿上,一丝鲜血从伤口里流了出来,正好流到他脚踝上的脚链上了,这脚链他已经戴了快二十年,据说是小时候一个道长帮他算命时让他戴上的。

  • 自己到&的情绪

    当叶小天幽幽醒来后,看着周围陌生阴暗的环境,以为自己到了地府,一时间居然有了一种悲哀的情绪。

  • ,可是&这山洞

    叶小天也很慌,拼命的跑着,可是这山洞外面本来就是一片荒草,根本没地儿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