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唐妙珠品尝到了菜心的美味后,那表情真是是绝了!原本并不大的小嘴,竟然能张得也可以放下自己一个鸡蛋来!“不可能会吧?偏偏都是菜心,即使你的品种不像,但是也不可能会会非常好吃“没有没有,这一碟除了盐油之外,真的是什么都没有放的!而这一碟,放了一些蒜子进去,别的也没有。”方静摇头说。。...

当唐妙珠尝到了菜心的美味之后,那表情简直就是绝了!

本来不大的小嘴,居然能张得可以放下一个鸡蛋来!

“不可能吧?明明都是菜心,就算你的品种不一样,可是也不可能会好吃这么多啊?小静,是不是厨房放了什么新佐料进去?”过了一会,唐妙珠才不可思议地问。

“没有没有,这一碟除了盐油之外,真的是什么都没有放的!而这一碟,放了一些蒜子进去,别的也没有。”方静摇头说。

唐妙珠其实也不是真的怀疑厨房加了东西,只是她不敢相信这个菜心会这么好吃,才会这样问的,现在听到了方静的话,就更加放心了。

“先吃过再说。”她看着盘中的菜,再一次拿起了筷子来,也不顾什么形象了,猛吃起来。

看着两人在那里猛吃,叶小天和李大龙对视一眼,然后都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来。

叶小天开心,是因为自己的菜这么受人欢迎,看样子是可以卖出一个好价钱了, 而李大龙开心,一是看替叶小天开心,二来是替自己开心,三来则是替唐妙珠开心。

叶小天能卖出去,那是好事,也证明自己的眼光不错,没有愧对唐妙珠,再说了,唐妙珠现在的境况他也知道,能替她解决一点难题,自己这个世叔也是非常高兴的。

等了一会,唐妙珠和方静两人便将两碟菜都吃光了,最后还意犹未尽,如果不是意识到这个时候必须维护淑女形象了,真会再让厨房再做两碟上来的。

“叶老板,现在我们来谈一下你这个菜吧!”唐妙珠擦了嘴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行,说句老实话,我不知道这个菜值多少钱,请唐老板你开价吧,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很公道很讲道理的人。”叶小天认真地说。

唐妙珠愕然,本来她以为叶小天会主动开一个高价的,毕竟自己刚才那样子,也的确暴露了自己对这个菜的喜爱程度,如果是那种奸商,绝对会趁机抬价的。

看起来,这真是一个朴实的农村孩子啊!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自己倒也不能欺负他了。

想了想,她便开口说:“叶老板,我先说一下我的打算吧,我拿到这个菜之后,一份的定价大概是在108块这样,那么除去人工等成本,估计还有八十元这样,所以我打算开三十五块一斤的价格给你,你认为这个价格满意不?”

“三十五块?”叶小天失声叫道。

他根本没想到会能卖出这么高的价格,在他想来,外面的菜心也就是五块钱左右,自己这个虽然好吃,但也顶多就是翻一番,那已经是非常惊人了。

可是, 现在唐妙珠给出了比这个价格高出了整整七倍,这简直就是做梦都没想到啊!

“怎么,你觉得太低了么?”唐妙珠说道,心里却是有点不悦起来,这人怎么这么贪心啊,自己都给这么高价了,他还不满足?

“不是不是,唐老板你理会错了!我的意思是说,这个价格会不会太高了?万一到时候你卖不出那个价格,岂不是要亏了?”叶小天摇头说。

唐妙珠再一次怔住了,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叶小天,心说自己遇到的是什么怪人啊,居然还有嫌钱赚得太多的?

旁边的李大龙和方静也一样,都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叶小天,心说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啊!

“要不这样,你们先试卖一下,我今天摘的也不少,你可以先试着让客人试吃,然后告诉他们会卖这个价,当然了,你得将这个菜的好处说出来,如果客人们认为值得,那你再跟我定合同好不好?”叶小天认真地说。

“这……叶老板啊,你真是我合作过的客户之中,最讲义气,也是最值得我尊重的一个人了!”唐妙珠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

“是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比小天更讲义气的人了,能主动忽视利益,为合作方着想的,真是不多见啊!”李大龙也感慨地说。

方静更不用说了,一双妙目在叶小天身上转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反正一张小脸都有点微红了。

叶小天摸了一下头,尴尬地说:“我也爱钱,不过我觉得呢,还是务实一点的好,万一这个菜不值这个钱,以后你也会埋怨我的,我可不想半夜让人念得睡不着啊!”

“噗……”唐妙珠一下子笑了出来。

“好小子,我真是服你了!好吧,就看在你为我着想的份上,我也不会去试了!当然了,我也不是全为你这句话,说实话,我有信心能卖出这个价来的,舍得为自己身体健康着想的人,绝对不会嫌弃价格贵的。”唐妙珠笑了一会后,才正色说道。

“这个也是,现在很多有钱人都不是光冲着好吃去了,而是冲着健康的去吃,你这个菜这么好,绝对能让那些有钱人抢崩头的!”李大龙认真地说。

“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谢谢唐老板解惑!”叶小天不好意思地说。

“格格……我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你这么有趣的合作方!好了,你说一下,大概什么时候能大量供应?一天能不能供应上五百斤?”唐妙珠问道。

叶小天为难了起来,摇头说:“目前来说,五百斤是很难的,如果租地顺利的话,一天供应两百到三百斤,也许能做到。”

“这样啊……也行,一步步来吧,我就先从总店做起,等什么时候你能供应上了,我再加大量!”唐妙珠点头说。

接下来,便是商定具体的合约了,唐妙珠也的确没有欺骗他的意思,定的合约都是非常正式的,叶小天看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便欣然签了下来。

“叶老板,你除了这种菜心之外,有没有种别的?”等到合约签完之后,唐妙珠才想起一事,问道。

“暂时没有,等我研究出来后,一定会优先跟你合作的,唐老板你放心好了。”叶小天认真地说。

“那就太好了,我也正是这个意思!”唐妙珠高兴地说。

书评(139)

我要评论
  • 要知道&,这个

    要知道,高考砸了可以再考,这个并不是什么绝望的事,但是猪死了,那就是件大事了!

  • 就因为&得既然

    就因为这条脚链,让他成了同学的笑柄,都说男人戴脚链有问题,索性叶小天心大,也觉得既然是道士算命得来的,那将来可能有大用处,就这么一直坚持戴着了。

  • ,更是&代替吴

    叶小天躲在石头后面,看着吴大刚肆意驰骋,竟觉得身体有些异样,特别是赵春凤嘴里发出的那个声音,更是让他面红耳赤,有一种想要代替吴大刚那个老不羞的冲动。

  • 就在这&喜!

    就在这时,小腿上传来了一阵痛,叶小天一怔,继而狂喜!

  • 便往前&下去。

    “哎哟……”叶小天痛呼一声,然后脚下一软,便往前摔去,然后便顺着山坡“骨碌碌”的滚了下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