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墨也没想起白韶白居然一改常态的冲动,想见状去拉大他,而已看见陆旧谦的脸色,又把这个想法给轻压了一直这样。李叔见白韶白跟陆旧谦掐了出来,吓傻了,陆旧谦刚被紧急抢救过李叔见白韶白跟陆旧谦掐了起来,吓坏了,陆旧谦刚刚被抢救过来,万一再出什么意外,那可要怎么办?。...

石墨没有想到白韶白竟然一改常态的冲动,想要上前去拉开他,只是看到陆旧谦的脸色,又把这个想法给按压了下去。

李叔见白韶白跟陆旧谦掐了起来,吓坏了,陆旧谦刚刚被抢救过来,万一再出什么意外,那可要怎么办?

他连忙上前去拉开住白韶白,说:“陆先生也是来找小寻的,不可能是他逼走的,我们现在先找到小寻才好!”

“她会去哪里?”白韶白听罢,也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了,松开了揪着陆旧谦衣领的手,焦急的问。

“她说过她要回南川市!”李叔说道。

白韶白冷静了下来,之前她也是跟自己说要离开江城,所以他才会连夜从美国赶回来,自己这么一着急倒给忘了。

他连忙把手机拿出来,立刻搜索今天通往南川市的航班和列车,急匆匆的往外跑了去。

陆旧谦看着白韶白离开,眼眸暗了暗,说:“回去!”

石墨呆愣了数秒,跟着他往外走。

外面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很多的人,陆旧谦刚一出来,南初夏惊呼了一声,连忙跑了过来,担忧的看着他问:“旧谦哥哥,你怎么了?”

陆旧谦转头看到了南初夏,她的身上穿着的是跟南千寻同样款式的衣服,眼眸暗了暗,声音低沉,说:“没事!”

石墨开了门,陆旧谦坐了进去,南初夏纠结了一下,打开旁边的门也坐了进去。

她坐进去之后有些心惊胆战的不敢抬头,生怕看到陆旧谦那种冻死人的目光。

“开车!”陆旧谦一改往日的生人勿近,语气谦和的对石墨说道。

石墨没有来由的感觉到陆旧谦好像哪里不一样了,但是他说不出来。

南千寻那边,带着天天来到了南川市。

再一次踏上南川市这片土地,南千寻的心里感慨万千,这里是她长大的地方,在她最爱玩的年纪遇见了同样在南川市上学爱玩的白韶白。

那时候他们骑着自行车,在南川市转来转去,不管是古老的小巷还是广阔的海边,都留下了他们青涩的身影。

后来,她得到了白韶白死了的消息,每天伤心欲绝,陆旧谦一直陪在她的身边,陪着她走遍了她跟白韶白一起走过的地方,玩遍了她跟白韶白一起玩过的游戏,甚至比白韶白更多……

南千寻的内心思绪万千,天天仔细的观看周围的环境,问:“妈咪,这里就是南川市吗?”

南川市的绿化比不上江城,江城是城市坐落在丛林中,这里则是丛林坐落在城市中。

由于南川市人口众多,土地的利用已经优化的不能继续再优化了,近些年人们的环保意识增强了之后,新建筑才留下了大量的绿化空间。

如果说江城是一个婉约的小家碧玉,而南川市就是一个火辣辣的摩登女郎,这座临海的城市是世界上知名的城市之一,进出口贸易非常的发达,属于世界著名的港口城市之一,也是国外人来国内旅游的必到之处。

“嗯!”南千寻笑了笑,心里有些沉甸甸的说:“今天带去你见见姑姥姥。”

“姑姥姥是谁?”天天听到姑姥姥的称呼,有些摸不清关系。

“姑姥姥是妈妈的姑姑。”

“哦,我知道,爸爸的姐妹叫姑姑!”天天学着学习机上的叫法萌萌哒的说道。

“嗯,是我爸爸的妹妹!”

“姑姥姥长什么样子啊?”天天问道。

“姑姥姥长的跟外公一样……”

“外公长什么样子……”

面对天天的十万个为什么,南千寻无法回答,他很多的问题根本没有想要答案,只是一味的发问。

小孩子有时候问一些问题,答案不重要,重要的是大人的回应和态度,对他们来说,那是一种互动,也是得到关注的一种表现。

南千寻拖着行李箱,让天天坐在行礼箱上,搭乘公交车来到了南川市北的郊区。

她的姑姑住在乡下,姑姑当年也是一个烈性子,为了爱情义无反顾,嫁给了门不当户不对的乡下人,谁知道嫁过去没有几年,姑父在工地上出了事故,至今瘫痪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

姑父出事故的那一次,爸爸也出了意外。

爸爸还活着的时候,还能周济他们一下,爸爸死后,南家再也没有给他们拿过一分钱。

而自己那些年在陆家过的也不甚如意,陆母每天防着她就像是防贼一样,就算是她想周济一下,也像是做贼一样偷偷摸摸。

陆旧谦倒是纵容她,但是这一切都是基于她不会跟黄蓝影有冲突的基础上,她更张不开嘴开口跟他要钱。

有那么一次,她趁着陆母不在家,买了些水果送了过去,没有想到竟然被陆母抓个正着,说什么救急不救穷,有这么个穷亲戚,是个填不满的坑。

姑姑是多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哪里受得了这份气,当下拿着水果塞在南千寻的手里,说以后断亲,老死不相往来。

南千寻知道姑姑是怕连累自己,回去偷偷的哭了很久。

这一别三年,不知道他们过的好不好!

“妈咪,这个是小鸭子吗?”天天指着路边的小鹅问道。

“这个是鹅!”

“那个大的是鸵鸟!”天天指着火鸡兴奋的说道。

“那个是火鸡!”

“哦,我知道,复活节的火鸡!”

“……”

两人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天天问东问西,看到什么都好奇。

转过一道街,来到了村东头,南千寻竟然找不到从前姑姑所住的房子了,倒是原址上有一幢三层的小别墅,她呆愣在原处,姑姑他们去哪里了?

“嘭!”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南千寻丝毫不见惊慌,转过眼去,发现姑姑就在身后。

南紫云伸手捂着嘴巴,双目充盈着泪水,不敢相信的看着南千寻。

“姑姑!”南千寻的脸上扯出一抹笑容,笑容里有难掩的苦涩和悲伤。

南紫云连忙上前来,伸手拉住南千寻,左右看了看,又看了看她身边跟着的天天,天天听到妈妈喊姑姑,当下就甜甜的喊了一声:

“姑姥姥!”

南紫云不敢相信的看着孩子,又看了看南千寻,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说:“他、他……”

“我儿子!”南千寻伸手摸了摸天天的头。

“我们进去再说!”南紫云连忙说道。

南千寻上前去帮她把地上散落的衣服捡了起来,南紫云连忙伸手拉着她的行李箱,把孩子抱了起来,一边走一边用肩膀擦眼泪。

南千寻跟着南紫云进了那栋别墅,她把盆子放在水龙头前,要放水洗衣服,南紫云连忙把箱子放在门前,把孩子放下来,前去拉她说:“先不要管衣服了,你说说看你这几年去哪里了?”

南千寻伸手从院子里的铁丝绳上拿了一条毛巾擦了擦手,说:“去江城了!”

“你去江城怎么不给我一个信息,为什么不给我一个信息……”南紫云说着哭了起来。

南千寻是她唯一的有血亲的人了,三年前就这样突然消失了,全世界都找不到她的影子,她的眼睛都快哭瞎了。

“姑姑,对不起!”南千寻见到南紫云一直哭,心里也内疚极了。

那个时候,南川市已经是她心里不可触摸的痛了,她甚至连提都不愿意提,却忘记了还有一个真心疼爱自己的姑姑在。

“他是怎么回事?”南紫云看着一旁逗小猫咪的天天问道。

“我领养的!”南千寻看了看南紫云,小声的说道,生怕被天天听到了。

“你怎么这么浑?你没有孩子,以后可以再嫁,现在带着一个拖油瓶,以后怎么办?”南紫云说道。

南千寻苦笑了一下,她不是故意不告诉姑姑孩子是她生的,而是怕万一有人追查起孩子的身份,万一被陆家知道孩子是陆家的,怕是她要失去孩子了。

“姑姑,这几年,你过的还好吗?”南千寻看了看院子里的花圃,还有葡萄架,看起来是还不错了。

她走的时候,她还只是住在父亲给她盖的两层楼房里,现在已经换成了独栋小别墅了。

“你走了之后,陆旧谦来找过你很多次,后来他出钱给盖了别墅,还说,你要是来了,让我一定要告诉他!”南紫云一边说,一边看着南千寻的表情。

南千寻的心里一滞,五味杂陈,既然都已经净身出户了,还找自己干什么?那桩婚姻就是一个笑话,无过错方净身出户,离婚像他们这样干脆的,估计也不多吧。

他既然爱上了南初夏,自己给她腾位子,他还找自己干嘛?他这是吃着碗里还看着锅里吗?

“姑父怎么样?”南千寻收回自己的心思,不想提起陆旧谦,反问南紫云。

“还是老样子!”南紫云提到丈夫,脸上更多的是无奈。

“我去看看他!”南千寻说着南紫云已经领着她往丈夫的屋里了。

陈康尔见到南千寻的时候,呜呜的想要说什么,但是口齿不清,什么都说不出来,急的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康尔,别激动,是千寻回来了,她来看你了!”南紫云看到老公激动成这样子,连忙上前去拍拍 他的手臂。

陈康尔支支吾吾的明显是想要说什么,着急的看着南紫云,但是南紫云也不知道他到底要表达什么,以为他只是看到了南千寻太激动了而已。

“姑父!”南千寻站在陈康尔的面前喊了一声,陈康尔呜呜的急的哭了起来,天天抱着南千寻的腿,看着陈康尔,一言不发。

南千寻伸手拉了拉天天,说:“天天,这是姑姥爷!”

陈康尔转眼看向天天,眼睛闪闪发亮,天天有些怯怯的喊了一声:“姑姥爷!”

“呜呜呜……”陈康尔又着急的哭了起来。

“姑父,别着急,以后我们慢慢的找医生看,以前是因为没有钱,以后就不担心这个问题了!”南千寻说着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塞在了南紫云的手里。

“千寻,你带着孩子需要花钱,你姑父这么多年了,一直都这样,只要不妨碍性命,我都无所谓!”南紫云把卡塞了回去,脸上带着一些坚决。

南千寻看到姑姑脸上的坚决,知道她的性子,也没有勉强,说:“以后我多留意一下医生!”

南紫云当然希望丈夫能重新站起来,于是点了点头。

“陆家那边……”

“陆家早跟我没关系了!”南千寻沉闷的说道,不愿意提到陆家的人。

南紫云也没有继续说,只是有些可惜了,陆旧谦在跟南千寻离婚后还不断的供应他们,足以可见他用情至深,只是陆家的那个黄蓝影,真不是好惹的,分开就分开吧,可惜也比在他们家受气强。

“咱不提他,不提他!”南紫云说道:“我把楼上给你收拾出来,以后你就带着孩子住在这里!”

“姑姑,我不住这里,我要去圣安德鲁斯小镇。”

“你去那里干什么?”

“找了一份工作,在圣安德鲁斯小镇,做蛋糕的!”

“那也要收拾一下,你带着孩子不方便,以后孩子放在我这里,我帮你带!”

“不了,姑姑,你自己的负担已经够重的了。”

“那行,也不勉强你了,走我给你做饭去!”南紫云知道孩子是她的精神慰藉,也不再说什么,而是拉着南千寻去厨房,南千寻的脸上也多了一些笑。

陆旧谦那边,回到酒店之后,石墨接了个电话回来说:“陆总,那个埃里克已经调查清楚了!”

“以后,她的事不要再提起!”陆旧谦面无表情的说道,身上的那股彻骨的冷意已经收敛了很多,取而代之的事一些看起来随和实际上却是淡漠疏离的态度。

石墨一愣,南千寻被人设计了,他不管了?

书评(202)

我要评论
  • 说什么&千寻努

    “你想说什么?”南千寻努力的使自己看起来很平静,一眼不眨的看着陆旧谦。

  • 默默的&跑五里

    南千寻看着自己少的可怜的东西,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嫁给陆旧谦两年,她几乎没怎么添过衣服。每天都像是菜市场大妈一样,不惜因为青菜便宜几分钱就多跑五里路去买菜,尽管这样陆母还是各种挑剔,各种嫌弃。

  • 议书,&下!”

    “陆太太,你好!我是陆旧谦的律师,这份是陆旧谦先生托我拟定的离婚协议书,你看一下!”

  • 愿以偿&有怀上

    陆旧谦花了两年的时间,打开了她封闭的心门,终于如愿以偿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了,谁知结婚两年,没有怀上孩子。

  • 她的名&慕的对

    她默默的转身收拾着自己的东西,这段婚姻她也疲惫不堪了,她的名义上是陆旧谦的老婆,多少女人羡慕的对象,可是只有她才能知道其中的滋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