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氏猛然打了一个激灵,手下意识地捂着了心口。账本是她的命根子,交回去就完了!即使是看见了沐云清干掉蒋金花的手段,她但是强自镇静地逞能:“但是那句话,想要就回来拿账本是她的命根子,交出去就完了!。...

孙氏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手下意识地捂住了心口。

账本是她的命根子,交出去就完了!

即便是见到了沐云清对付蒋金花的手段,她还是强自镇定地逞强:“还是那句话,想要就过来拿吧!”

她就不信,当着沐庆山兄弟以及沐魁还有那些护院的面,沐云清敢搜她的身。

沐魁已经别过了脸去。

儿媳妇像婆婆这话可是一点都没错!

哪怕本是书香门第教导出来的姑娘,到了蒋金花这里,也给带歪了。

本以为沐云清跟沐魁一样会退缩,却是没想到沐云清闻言却是格格笑了:“大伯母,这可是你说的,那侄女儿就不客气了!”

一个眼色,刚才牵制住蒋金花的那两个婆子把孙氏给抓住了,而同她一起的钱氏早就躲到了角落里了。

“沐云清,你要做什么?你,你可是未来太子妃,如此目无尊长,传出去,太子殿下怎么看你?”

看到沐云清动真格的,孙氏脸都白了,她终是怕了。

这个死丫头不只是说说吓唬人的!

沐云清一步步地走向她:“大伯母真是年纪大了爱忘事儿,刚才可是你说的让侄女儿自己拿账本的,侄女儿只是照做,可是对你尊重的很呢!”

什么太子殿下怎么看?

她认识他是谁呀,管他怎么看!

在沐云清朝着孙氏伸手的瞬间,沐魁和护院汉子自觉地扭过了头。

账本那么大的东西被孙氏揣在怀里,又不是冬天,只要不是瞎一眼就能看到。

沐云清迎着孙氏的怒恨交加的视线,一步步走到她跟前。

然后嫌弃地伸出两根手指,将账本夹了出来,丢到了秋水的手里。

之后拍了拍手,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沐云清一走,之前拦着沐庆山和沐庆明的护院和控制着孙氏的婆子立马就松手了。

沐庆山和沐庆明同时瘫在了地上,而孙氏却是惊恐未定厥了过去!

花厅里自是一番大呼小叫的忙乱……

沐云清听了之后只是勾了勾唇角,敬酒不吃吃罚酒就是这个下场!

出了富贵堂,沐云清吐出了一口浊气。

看着身边跟上供似的捧着账本的秋水,她开口说了几句:“你先回海棠院,看好账本!”

海棠院里她也不知道有没有西院的人,不得不提防着。

“是,小姐!”

听着沐云清特意嘱咐的后一句话,秋水神情更紧绷了些,朝着沐云清行了个礼,匆匆离开了。

沐云清又转向了沐魁。

沐魁一躬身:“四小姐!”

沐云清点头,视线却是落在了他的身后。

指着刚才在牡丹院对蒋金花和孙氏动手的两个壮实婆子:“魁伯,这两个婆子以后就跟着我吧!”

沐魁只诧异了一下,当即就答应了。

看着那两个不知道是不是太震惊傻眼的婆子,沉下了脸训斥:“春妈妈,夏妈妈还不谢过小姐?”

“奴婢谢过四小姐!”

春妈妈,夏妈妈这会子回神,欢喜地不住磕头。

见春夏两位妈妈被沐云清要走,剩下的两个妈妈不免有些失落,只后悔刚才她们动手稍微慢了那么半拍,没让四小姐看上眼。

沐云清视线一转将那两个人懊恼的神情看在了眼里,遂道:“魁伯,我看着这两位妈妈面相忠厚,就让她们去祖母那边给忠妈妈帮忙吧!”

一听她们要去伺候赵氏,那两位妈妈脸上立马就有了喜色,当即跪下“砰砰砰”地磕了三个响头:“谢四小姐恩典,奴婢们一定好好伺候王妃娘娘!”

沐魁知道那日之事给沐云清留下了阴影,才如此安排的。

他自然没什么可说:“四小姐安排的妥当!卑职这就把秋妈妈和冬妈妈送到芙蓉院!”

沐云清刚才以为春妈妈和夏妈妈是凑巧。

没想到还有秋妈妈和冬妈妈!

春夏秋冬!

这取的名字还真省事。

尽管她相信沐魁,但还是不忘敲打一番:“我选人最看重的就是忠心,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小姐放心,奴婢们誓死保护小姐(王妃)!”

这四个妈妈因为样貌粗鄙像男人,吃的又多,府里没有主子愿意要她们,本来过两天是要被送到郊区的庄子上养猪的。

如今沐云清给她们这样的机会,哪能不感激涕零?

在心里早已经打定了主意,定要豁出命去为主子效力。

和沐魁他们分开后,沐云清带着春妈妈和夏妈妈往海棠院的方向走。

刚过一个角亭,就听到了一声气急败坏的叫嚣声:“沐云清,你给我站住!”

沐云清本能地顿住了脚步,不过没回头。

春妈妈赶紧小声提醒道:“小姐,是西院大少爷!”

沐云清嗯了一声,径直往前走了。

在王府里大呼小叫的人,不用想就是西院的人。

话说沐云清去西院要账本的时候,这沐云福正在他的院子里跟翠衣腻歪着。

刚完事就听说了沐云清大闹富贵堂的事情,立马就跑过去了。

他到的时候看到孙氏瘫在地上嚎啕大哭!

从他长着么大,就没见过孙氏这番失态的样子。

印象中他娘从来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把一切都掌握在手中的人。

如今这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护母心切的沐云福二话不说就跑出来找沐云清算账了。

没想到这沐云清理都不理他,更是气炸了肺了,当即快跑了几步跑到沐云清的前面挡住了去路,一脸蛮横:“沐云清,你耳朵聋了?我叫你没听见吗?”

沐云清停下了脚步,盯着沐云福那张纵欲过度又油腻的脸,没作声。

她目光中明显的不屑让沐云福火气蹭蹭地往外冒:“沐云清,你这个不孝女,祖父才去,你就张罗着夺权,夺权还不算,还让下人们对主子动手,你眼中还有没有长辈?”

沐云福一开口说话唾沫星子横飞还带着一股子酸臭味道。

为了防止被喷一脸,沐云清皱着眉头往后退了两步。

沐云福以为她要走,紧跟了两步,手指都快要指到沐云清头上了。

春妈妈第一时间护在前面:“大少爷,您别太过分!”

“滚开!”

见一个糟老婆子都敢拦着他了,沐云福抬脚就踢。

沐云清眸光一冷,伸手把春妈妈给拉开,自己也快速地闪到一旁。

她的动作太快,沐云福腿抬的幅度过大,反应过来是已经收不住脚了,硬生生地一个大叉劈在了地上!

他不是习武之人,平时又纵情享乐,年纪轻轻身体早就垮了,命根子没有任何防备地被突然拉扯,疼的他差点昏过去:“啊……”

书评(272)

我要评论
  • 的哥哥&中意外

    父母早亡不说,一向疼爱她的哥哥沐云风去年冬天在北境与敌军大战中意外中了埋伏离奇失踪,生死不明。

  • 个大夫&……”

    那人头都没抬就扑通跪在了她脚下,咚咚咚磕头哀求:“求求你们给王妃请个大夫吧,王妃平日里待你们不薄……”

  • 她出海&控制了

    一直到她出海棠院,都没见个丫头婆子出来,沐云清蹙眉:看来这王府已经被蒋侧妃他们控制了!

  • 王爷沐&北境的

    祖父沐王爷沐青山心系爱孙心系边疆,花甲之年再披战甲,打得入侵北境的敌军狼狈逃回老巢,然而自己却旧伤复发不治,带着没能找回孙儿的遗憾倒在了北境的边关。

  • 见着人&进去。

    她一时惊的瞪目,眼见着人已经进了屋,赶紧跟着跑了进去。

  • 屋内榻&上躺着

    院中花瓣铺了一地,屋内榻上躺着一个双目紧闭、面色苍白透明,额头上血迹斑斑的少女,一动不动已然没了气息。

  • 顿,回&冷声开

    沐云清脚下一顿,回头瞥了忠妈妈一眼,冷声开口:“谁说我死了?”

  • &爷除了

    这沐王爷除了王妃赵氏给他生了嫡子,也就是原主的父亲沐王府世子沐庆昱外,还有个蒋侧妃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分别是长子沐庆山和次子沐庆明。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