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登时引得了不少下人围观,但是谁都敢靠近了。的确这位大少爷平常人缘不咋好啊!沐云清双臂抱在胸前,去欣赏够了沐云福的惨状,才冷冷一笑了一声:“看见了吗?恶看来这位大少爷平时人缘不咋好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顿时引来了不少下人围观,不过谁都不敢靠近。

看来这位大少爷平时人缘不咋好啊!

沐云清双臂抱在胸前,欣赏够了沐云福的惨状,才冷笑了一声:“看到了吗?恶人先告状,老天爷都看不下去要惩罚你了!”

她眸光寒厉一步步朝着沐云福逼近,到他跟前声线陡然抬高:“沐云福,你哪来的脸跟我提孝?跟我提祖父?

祖父刚下葬,你就要了我院子里的伊人,日日纵情酒色,这是何等不孝子孙才能干出来的恶心事儿?

我不提是我丢不起那人,你还蹬鼻子上脸在我这里充开大尾巴狼来了?谁给你的脸?你奶奶吗?”

沐云清的指责让沐云福陡然变了脸色。

孝期纳妾可是大忌,也就是他现在没什么官职没人盯着他,否则……

这么想着他浑身都凉透了。

但嘴上可不是这么说的:“这事儿都没人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既然知道,为何还给了翠衣卖身契,也不提醒我一句?”

沐云清真是被雷到了,这得是拿屁股当脸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吧?

“干啥啥不行,倒打一耙的本事倒是不小?我提醒你会听?我现在提醒你该吃屎了,你去吃啊?”

春妈妈夏妈妈被沐云清的话给惊到了。

显然沐云福也没想到沐云清会说脏话,一时惊的忘了劈叉之疼,哆嗦着手再次指向她:“你堂堂沐王府小姐,居然……居然如此粗鄙……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知道了,一定会休了你!”

“那你去给太子说去,让他跟我退婚呐,我翘首以待!”

什么太子妃,以为她很稀罕啊?

“小姐!”

春妈妈夏妈妈可是被沐云清给吓坏了,这退婚的话怎么就这么随意说出来?

沐云福也被惊到了。

这死丫头不会是真的鬼上身了吧?

什么话都敢说!

“不敢去就闭嘴!以后少惹我,否则我不介意让祖父身后有污名也要把你的丑事抖搂出去,让你玩完!”

警告完沐云福,沐云清带着春夏两位妈妈扬长而去。

竟然把他扔在这里不管了,沐云福一恼怒,猛地又扯到子孙袋,顿时鬼哭狼嚎了起来:“来人呐……”

沐云清一踏进海棠院,秋水就忙迎上来了。

她看到沐云清后面跟着的春妈妈夏妈妈时,有些不解。

沐云清先她一步开口:“秋水,春妈妈夏妈妈以后就在海棠院伺候了,你给她们安排住处!”

“是,小姐!两位妈妈请跟我来!”

秋水压住心头的疑虑和不安,带着两人下去了。

沐云清回屋就倒在了软塌上了。

她烦躁地捏了捏太阳穴:奶奶的,对付这些古人,真的比出任务做个大手术还要累人,不能随便动手真让人头大!

秋水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沐云清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她的心七上八下了一阵,才鼓起勇气开口:“小姐,奴婢已经把春妈妈和夏妈妈安排在奴婢隔壁的房间了!”

这小姐以前虽然对她们下人不闻不问的,但从不会给人这么大的压迫感。

而且心思也简单,除了抄经书,就是去芙蓉院看赵氏,别的什么都不在乎。

自从那日后,性情大变不说,连言语行止,处处让人捉摸不透。

让她不知如何是好。

“嗯!”

沐云清嗯了一声再无它话。

忐忑了一阵秋水还是开口了。

把那日翠衣说西院那些人想要退了她和太子的亲事,让沐云薇嫁给太子的话和盘托出了。

秋水想着小姐一定会生气发怒的。

不想沐云清听完之后甚至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就让她出去了。

秋水离开后,沐云清的眼眸沉了些。

这个秋水心思太多,她不喜欢。

不过眼下她身边也没有可用的人,先观察着看吧。

午睡起来后,沐魁已经把放在他那里的另一份账本送来了。

对着从孙氏那里抢来的账本本翻了一个时辰,沐云清的脸越来越黑,最后“啪”地一声拍在了桌子上。

这个孙氏胃口也太大了,几乎要把王府给掏空了!

按照沐魁的账本,这府里的结余现银至少有二三百万两。

可是在孙氏的账本上,除了抚恤金外只有区区不到二百两的现银。

沐王府深受两代君王皇恩,赏赐无数,更有御封的皇庄,铺子的收入,还有王妃赵氏以及原主亲娘郑氏的嫁妆。

嫡支的子孙不旺,留在王府的只有赵氏和沐云清,开支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就算西院的人多,嚼用开支大,也不至于现在王府库房里只剩下朝廷新发下来的给沐青山的抚恤金?

还有铺子经营不善入不敷出也就罢了,田庄居然每年还往里面倒贴银子?

还有几座封山的进项,直接在孙氏的账本里就没提!

估摸着她要是再晚几天接手,沐青山的那笔抚恤金也要被嚯嚯完了……

这件事情太严重了,沐云清又是刚来,对很多事情不清楚不宜打草惊蛇,她决定先按兵不动。

本来要进来给沐云清送茶水的秋水,正好听到了沐云清摔东西的声音,她当即就吓了一个哆嗦。

一想到沐云清那冷冷清清似乎一眼就能看穿人心的眸子,她就心里打鼓。

眼看着春妈妈在门外扫院子,她忙跟她打了声招呼:“春妈妈,您帮我守着点,我去厨房看看,给小姐准备些点心!”

春妈妈不明所以自然是应了。

屋里的沐云清什么都听到了,嘴角掠过一抹讥笑:看来得尽早找个可靠称心的丫头了。

稍微平息了一下心头的怒火,沐云清就出来了。

“小姐,可是要传午膳?”

春妈妈赶紧拘谨地凑了过去,紧张的脸上的皱纹都多了几道,还不停地搓手。

她还没有近身伺候过主子,此时有些不知所措。

“不用,我去看看找魁伯商量点事情,午饭就在芙蓉院那边用了!”

沐云清说着人就离开了。

沐魁正好出去了,她去了芙蓉院陪赵氏用了个午膳,说了会子话再回到海棠院已经是半下午了。

一进门,就看到海棠树秋千架旁的石桌前坐着一个人。

而她的大丫鬟秋水,弯着腰添茶水并小声说着什么话,很是恭敬体贴。

沐云清好看的眉毛挑了挑。

这一停顿的功夫,秋水就看到她了,脸色微变,赶忙小跑过来:“小姐回来了,大小姐等您半天了!”

书评(492)

我要评论
  • 儿子又&孙子,

    说她占着茅坑不拉屎,克死了男人克死了儿子又克死了孙子,还死皮赖脸占着王府?

  • ,王妃&听了之

    她下意识惊恐地回道:“蒋……蒋侧妃说四小姐被花瓶砸死了,王妃听了之后受不住就……就……”

  • &跪在了

    那人头都没抬就扑通跪在了她脚下,咚咚咚磕头哀求:“求求你们给王妃请个大夫吧,王妃平日里待你们不薄……”

  • 但若是&,她纵

    但若是已经没气儿了,她纵使有一身的本事也无济于事了!

  • 沐庆昱&别是长

    这沐王爷除了王妃赵氏给他生了嫡子,也就是原主的父亲沐王府世子沐庆昱外,还有个蒋侧妃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分别是长子沐庆山和次子沐庆明。

  • ,母子&三人当

    宣旨的人一走,母子三人当即就杀到了芙蓉院指着王妃赵氏的鼻子破口大骂!

  • 直到一&不是蒋

    直到一阵风从身边刮过,忠妈妈才意识到刚刚并不是蒋侧妃的人而是沐云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