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跟你们说了,那丫头跟现在不像了,连我们都不放到眼里了,你们一个两个的还去惹上她!”孙氏白了沐云蝶几眼,特别注意力但是在沐云福身上。沐云蝶还得说什么,被沐云薇拉沐云蝶还要说什么,被沐云薇拉了拉胳膊,遂就闭了嘴。。...

“都跟你们说了,那丫头跟以前不一样了,连我们都不放在眼里了,你们一个两个的还去招惹她!”

孙氏白了沐云蝶一眼,注意力还是在沐云福身上。

沐云蝶还要说什么,被沐云薇拉了拉胳膊,遂就闭了嘴。

沐云薇小的时候,世子妃郑氏还在。

西院还没这么嚣张,那是在孙氏的教导下,沐云薇养成了谨小慎微的性子。

虽说后来西院起势,本性也逐渐显露。

但比起一直嚣张跋扈的沐云蝶,她更识时务些。

她一直都知道孙氏平素里怎么嘴上疼她和沐云蝶,其实心里最在意的还是儿子!

“娘,我不管,您要为儿子出气!我一定要让沐云清那贱丫头跪在我面前磕头求饶!哎哟~疼死我了!”

沐云福这一开口,孙氏可就坐不住了:“急什么?这一笔笔的账,都在娘这里记着呢,你好好歇着!真的不用请大夫看看?”

孙氏还是担心。

这个孩子平时了碰破点皮都恨不能请太医,如今疼的嗷嗷叫,却拦住不让请大夫,着实让人费解。

“不用,不用,都说了我心里有数!”

说起这个沐云福就烦躁,借故要休息把沐庆山孙氏还有沐云薇姐妹都赶走了。

夜半时分,月朗星稀,王府早已经陷入了沉睡。

“啊……”

突然从西院传来一阵杀猪般的惨叫,接着府里很多房间都亮了灯。

没多久海棠院的门被敲响了。

沐云清又在实验室折腾了半宿,刚睡着,就被吵醒,她恼怒地吼了一声:“春妈妈夏妈妈,去将扰人清梦的人扔一边去!”

说完就扯被子蒙上了头。

只是片刻后,春妈妈战战兢兢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小姐,是管家,他说西院大少爷出事了!”

沐云福死了?

难道是白天那个劈大叉劈的?

应该不会这么脆弱吧?

尽管不愿,身为一府之主的她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裳起来,又披了件素色披风,头发胡乱地抓了抓就出了门。

到门口,果然看到沐魁在等着。

不等沐魁给她行礼,沐云清开口就问:“魁伯,沐云福怎么死的?”

劈叉就算是扯到淡了,也不应该会致死啊?

沐魁:“……”

有些没站稳,身子晃了几下。

“小姐,大少爷还没死!”

哦,呸呸呸!怎么感觉他这话还挺遗憾似的?

虽然他心里的确挺遗憾那个祸害怎么还活着……

这回换了沐云清黑线了,“既然没死,那他三更半夜的闹什么幺蛾子?”

一听没死,沐云清很没精神地打了一个哈欠。

“这……”

沐魁似乎很难以启齿,但目前沐云清当家,他又不能不说,“大少爷和翠姨娘行房,伤了要害……”

沐云清仰天无言。

沐云福这是什么奇葩物种?

他脑袋里装的都是屎壳螂滚的粪球吗?

那事就那么有意思?

连命都不要了?

沐魁以为沐云清这副表情是一个闺中女子听了这种话害羞了。

想想他也惭愧的不行,但还是硬着头皮问道:“大老爷那边闹着请大夫,可是这大夫一来这大少爷在王爷孝期胡来的事就瞒不住了……”

“魁伯,去请吧,事后多给点银子封口就是!”

虽说有她这个现成的大夫在,但她不能也不愿给沐云福那个渣滓看那个地方啊,她怕长针眼!

沐魁领命走了之后,沐云清带着春妈妈和夏妈妈也往西院的方向赶过去。

身为当家人,出了这样的事儿,她怎么也得出现一下的。

三人的身影在夜色中渐渐远去。

随后两道黑影从树上飘下来。

其中一个矮点的低声在高个黑影身边小声说道:“公子,这四小姐可真够与众不同的,别家小姐身边都是带两大丫鬟,她随时带着两个五大三粗的婆子,这是随时准备要干架吗?”

被称为公子的高个儿黑衣人,望着沐云清消失的方向,摸了摸下巴,一副玩世不恭的口谓:“挺有意思的,走,我们跟上去看看!”

矮个男子连忙开口阻拦:“公子,这不好吧?这四小姐是未来太子妃,就连燕王殿下也只是让您方便的时候关照下四小姐,您半夜三更潜入王府已经很不合适了!再去凑热闹,这要是让人知道了,会怎么想您?”

“还有若是让侯爷知道了,您又要挨顿板子了,您一挨板子,老夫人又不知道哭成什么样子呢,老夫人一哭属下……”

矮个男子还要说下去,被高个男人一脚给踹到了墙角:“再废话一句马上给小爷滚!”

矮个男子捂着肚子一脸委屈,却依然坚持:“公子,这真的不合适!”

高个男子举起了一根手指头警告他:“你懂什么?小丫头就这么去了西院那豺狼之地,万一被欺负了,小爷我怎么对得阿霁的托付?你要是怕就滚,别挡着小爷我去保护小丫头!”

说完人就快速地追随沐云清的踪迹走了。

矮个的侍从无奈爬起来也赶紧跟了上去,心想,您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哎哟,疼死我了,哎哟,疼死我了……”

“儿啊,你忍忍,再忍忍,马上就请大夫了!”

“沐云清这个蛇蝎心肠的贱丫头,不得好死!”

……

沐云清刚进西院还没到沐云福的院子,老远就听到沐云福杀猪般的嚎叫声,孙氏的哭声以及沐庆山对沐云清的咒骂声……

沐云清一脸嫌恶地停住了脚步。

春妈妈见状大胆地道:“小姐,咱就别过去了?”

夏妈妈也跟着附和:“是啊,小姐,这院子里的人个个都不识好人心,不会感激小姐的,小姐犯不着去找不自在!”

沐云清冷声一笑:“我过去不是让他们感激的,我就是想去看看他们气的跳脚却又不能把我怎样的样子!你们不觉得十分解气么?”

从海棠院一路跟过来的两个黑衣人,过来就正好听到沐云清这话,身体齐齐趔趄了一下,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竹子,二人赶紧闪到了一旁。

沐云清蓦地回头,把二人吓得立马屏住了呼吸。

书评(381)

我要评论
  • 说她占&赖脸占

    说她占着茅坑不拉屎,克死了男人克死了儿子又克死了孙子,还死皮赖脸占着王府?

  • 侧妃说&被花瓶

    她下意识惊恐地回道:“蒋……蒋侧妃说四小姐被花瓶砸死了,王妃听了之后受不住就……就……”

  • 晕地转&作快扶

    待身体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消失后,沐云清立刻下床,可是脚刚着地瞬间天晕地转,差点给来了个倒栽葱,幸亏她动作快扶住了床沿。

  • &到正房

    她快步走了进去,看到正房有灯光,松了口气,但脚下没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