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家小姐,是个江湖游医都能亵读的吗?纵使是王爷他不在了,有他沐魁在也绝会让此事突然发生。幸好那仙人大夫回过头,眉目声音朗朗并无贪慕淫亵的样子,沐魁紧握的拳头才送下去。好在那仙人大夫回过头,眉目清朗并无贪恋淫邪的样子,沐魁握紧的拳头才送下来。。...

他们家小姐,是个江湖游医都能亵渎的吗?

纵然是王爷不在了,有他沐魁在也绝不会让此事发生。

好在那仙人大夫回过头,眉目清朗并无贪恋淫邪的样子,沐魁握紧的拳头才送下来。

这仙人大夫竟是不知道,他在无形间竟是躲过了一顿铁拳。

当然,落不落的到他身上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沐云清回到海棠院后也失了困意,索性躺在床榻上凝神进了实验室,继续为实现她的想法翻箱倒柜。

再说那位仙人大夫从沐王府出来,刚走了一小段,就被从天而降的两个黑衣人拦住了去路:“秦殇,你怎么在这里?”

被称为秦殇的仙人大夫看了高个儿黑衣人一眼:“顾小侯爷又怎么会在这里?不会是觉得沐王府没了男丁,就去偷东西吧?”

此时的他神色淡然,言语平和,跟他出口的话有些格格不入。

被认出来的顾斐一把扯下了面罩,上前揪住了秦殇的衣领,一脸恶狠狠地威胁:“秦殇,你给小爷说清楚,你为何要混进沐王府,你安的是什么心?你之前不是一路追着你的小师妹去南平了吗?”

秦殇闻言脸上笑意淡了些,抬手将顾斐的手给拂开:“没有的事!”

“那你去沐王府做什么?”

听他否认,顾斐也不纠缠,他更关心的是秦殇去沐王府的目的。

“无可奉告!”

说完秦殇不再理会他继续往前走。

顾斐哪里能让他走,两个人就在街巷处拉扯起来。

“公子,秦公子,巡夜的来了!”

顾斐小侍从卫松刚开口提醒了一句,再回头,已经看不到两人的踪影了。

天福客栈天字一号房

好女怕男缠,其实好男也怕男缠!

秦殇实在是无法甩开顾斐,不得不如实相告:“我是受燕王殿下所托,进王府保护王妃和四小姐!”

“你也是受阿霁所托?”

顾斐的话,惹来秦殇的好奇,他反问道:“难道你出现在王府也是受了燕王殿下托付?”

顾斐没有否认,而是皱起了眉头:“阿霁这是要做什么?那个丫头可是太子的未婚妻,是他的大嫂!”

秦殇当即沉下脸:“你胡说什么!你不是不知道燕王殿下因为云风的失踪自责成什么样,现在沐王爷下场又是如此惨烈……”

“他这么做,不过是想替沐王爷和云风保护他们的家人,收起你龌龊的心思!”

……

顾斐也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过分了些,有些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我就那么胡乱一说,你还真当真了?

阿霁和太子是亲兄弟,他现在一心要替沐王爷报仇和找云风,哪会有别的心思。”

“刚才我也就是好奇,他明明嘱咐我了,怎么又来找你,难道不相信我的能力吗?”

顾斐叽叽咕咕的话,秦殇听了面色缓和了不少:“我想燕王殿下如此安排有他的用意,你的身份不便直接插手王府内部的事儿!”

“我不能,你就能了?”

顾斐还是不理解。

他是有侯府的身份,这秦殇是比他方便的多。

但怎么说都是男人,那谁也不能近身保护那小丫头啊。

“所以需要你帮忙!”

秦殇说着,给顾斐倒了一杯茶,双手给他奉上。

这态度恭敬的让顾斐都怀疑茶里有毒了。

不过下一刻就端起来一口给喝了,十分爽快:“说吧?帮什么忙?”

“沐王府要招大夫,你帮我弄个可靠的身份!”

既然这顾斐自己送上门来了,他自然也不用客气了。

“哎,不是,你真的要去沐王府啊?”

顾斐大刺啦啦地坐在桌子角上,一副还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

秦殇扬了扬好看的眉毛,那意思很显然是真的!

“行吧,让我想想,明儿个一早给你信儿!”

说完顾斐就离开了。

——

翌日沐云清醒来时,已经日晒三竿。

春妈妈说沐魁已经在花厅等了一阵子了。

这么等着,应该有事找她。

沐云清快速梳洗打扮后,就去了花厅。

没想到花厅里等着的除了沐魁,还有昨日给沐云福看病的仙人大夫。

昨晚在月色下沐云清只是随意地瞥了两眼,就留下了一个仙的印象。

今儿个仔细一看,连前世阅尽各国帅哥无数的沐云清都不得不承认,眼前男子帅出新的高度:

眉目清朗,温润如玉,去掉朦胧月色的仙人滤镜,给人一种清风拂面的感受。

不过想起昨夜他评价沐云福,细的话,沐云清还是有些忍俊,开口时还带着笑意:“这位大夫可是来为大哥复诊的?”

对于沐云清,秦殇也只是在昨夜粗粗看了一眼,当时就觉得这姑娘气场不小,不像之前他得到的消息是个半病子。

如今再次一看,竟是眼前一亮。

眼前的女子,一身月白暗纹的罗裙,乌发简单挽起,只用了一支白玉簪固定,除此之外再无半点装饰。

虽然看着瘦弱面色还有些苍白,但那双水杏眼却是异常明亮锐利,素面朝天的脸上竟是看不出来半点病气来。

看自己的时候,落落大方,一点羞怯之意都没有。

完全没有深闺女子的那种扭捏不自然。

秦殇心头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燕王殿下给的信息似乎不太准确!

“四小姐,大少爷不需要复诊。在下是来王府应召大夫的!”

秦殇微弓腰施礼,声线亦如其人一样温润。

完全跟昨夜里开口必言沐云福细的人联系不到一起。

秦殇的话让沐云清稍稍有些惊讶,但随后开口道:“你想当府里的大夫,先给魁伯报个名,之后会有人通知你的!”

心想着自己已经把流程告诉了沐魁,为何还把人往她这里带?

沐魁自然看到了沐云清看向他的疑惑的目光,赶紧解释:“小姐,这位秦大夫,是镇远侯府给推荐过来的!”

说着把一封信函递给了沐云清。

沐云清接过来后粗粗看了一遍,便又还给了沐魁。

这上面说眼前这位大夫叫秦南月,是镇远侯府医的远方亲戚,医术不错,人也知根知底能靠得住。

只是这镇远侯府,是哪方神仙?

沐云清蹙起了眉头,使劲从脑子里搜罗,但好像没什么印象。

不得不说这原主实在是太宅了。

看沐云清这个样子,沐魁知道她对这镇远侯府不了解,赶紧补充了一句:“小姐,镇远侯府夫人是当今皇后娘娘的妹妹!”

书评(197)

我要评论
  • 音里的&么跟变

    那冷厉透着寒意的目光竟是让忠妈妈有种不敢直视的感觉,声音里的犀利更是让她心中大骇:四小姐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 &了忠妈

    这才再次回头不带感情地回了忠妈妈一句:“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还没死,我怎么会死?”

  • 去,看&,松了

    她快步走了进去,看到正房有灯光,松了口气,但脚下没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