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的飞云山庄的舵手人,去沐王府当府医再说,还得眼巴巴给人家去做总管?他产生怀疑上次自己被什么附身了!!那肯定也不是他!秦殇回客栈,拾掇好施礼准备退房拍屁股走人。还没出门时顾还没出门顾斐就进来了:“怎么样?怎么样?成功没?”。...

堂堂的飞云山庄的掌舵人,去沐王府当府医不说,还要巴巴给人家去做管事?

他怀疑刚才自己被什么附身了!!

那一定不是他!

秦殇回到客栈,收拾好行礼打算退房走人。

还没出门顾斐就进来了:“怎么样?怎么样?成功没?”

看顾斐急切的样子,秦殇只是懒懒地看了他一眼,没吭声。

看秦殇这样,顾斐面色变了:“难道不成?镇远侯府的推荐信都不行?不应该啊……”

“那怎么办?要不小爷我亲自出面送你进去!”

看着顾斐猴急的不行,秦殇才扯了扯好看的嘴角:“是镇远侯府的推荐信不行,我又没说我没成?”

顾斐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你啥意思?”

秦殇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意思就是我凭借我自己的本事通过了四小姐的考核,从现在开始就是府里的大夫了,我这就搬到王府区住了!”

秦殇说这话语气里带着骄傲。

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顾斐觉得秦殇哪里不对劲,但更对他口中的那个考核感兴趣:“那小丫头考了你什么?”

虽然顾斐已经见识过她的彪悍,但打心底里还是觉得沐云清就是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小姑娘。

“无可奉告!”

秦殇下意识并不想让顾斐知道沐云清似乎懂不少医术的样子。

顾斐自讨了个无趣,想动手又怕一拳下去。

但怕坏了李怀瑾的事儿,会被修理,嫌弃地丢下一句话:“德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吱一声,小爷还有事儿,走了!”

心里却想着,有什么了不起?

小爷我想去,晚上就能去。

沐王府海棠院

沐魁告诉沐云清了秦殇想同时做大夫和管事的想法。

飞云山庄?

沐云清有点模模糊糊的印象,据说铺子遍地开花富可敌国,相当于前世的超级大财团了。

这秦南月能管理秦家的铺子,说明还是有一定的能力的。

若是他的确能够兼顾的话,也不是不行。

“管事先就不招了,让秦南月先做好大夫,别的等等再说!”

沐云清觉得这王府里需要秦殇看病的也就西院那些人,事情应该也不会太多。

若是观察一阵子,他确实还有余力的话,是可以做管事的。

能者多劳,还省得她再费心去找人了。

西院

“什么?给福儿看病那个大夫,被沐云清留下来做府医了?”

孙氏听说这个消息后,大吃一惊。

这丫头怎么动作这么快?

她还没腾出手来安排人,就已经被沐云清给定了下来。

“夫人,这四小姐是铁了心要把持住王府了,以后咱们可是不好再去库房取补品了,孙府老太太那边可是提了好几次煮粥没有人参了,让送一些过去呢!”

孙氏身边的丫头梅香一脸替她忧愁的样子。

以前秦大夫在的时候,只要暗示一句,就能得到想要的。

连她们这些身边的婆子都沾光,私藏了不少好东西。

四小姐当家后,当即把秦大夫都赶了出去,连大小姐去要都不给,更不用说她们这些下人了。

孙氏听的是更加烦躁了:“现在库房被沐云清那个贱人把持着,都进不去怎么送?”

说着银牙咬了咬,一脸的恨意,“一个府医而已,给点小恩小惠就能让他摇尾巴了!”

(飞云山庄当家人-秦殇:我可去你的小恩小惠!)

“别忘了秦大夫之前还是那个短命的世子妃招进府的呢,不照样听咱们的!”

说到这里孙氏又暗自得意起来。

身份高贵又如何?

嫁过来就是世子妃又如何?

还不是没命享受?

郑氏如此,她的儿子如此,女儿也逃不过!

“夫人说的是,那要不要派人去告诉舅爷,让他不要再寻大夫了?”

梅香听孙氏这么说,心气儿也上来了。

连王妃和世子妃都不是自家夫人的对手,更不用说黄毛丫头四小姐了。

“哥哥也是,每次让他办点事情推三托四,净耽误事儿!找我要银子的时候,跑的比兔子都快!”

梅香是孙氏的陪嫁丫头,一直没有嫁人陪在她的身边。

孙氏身边的事儿,她都知道。

所以孙氏在抱怨自己娘家人的时候,也不避讳她。

“这回,是四小姐动手太快,也怨不得舅爷,拢共一天的功夫,要找到合适的人也不容易!”

每次孙氏抱怨娘家的时候,梅香都会开导她。

孙氏尤其爱听她的话,这会子果然舒服了不少:“也是的,那还是你去跑一趟吧,让他别费心思了!

另外对老太太说最近府里库房的参成色不好,等进了好的,再送过去!”

孙氏在娘家是顶要面子的,这一点梅香再了解不过了,连声就答应了。

“还有告诉舅爷一天之内必须找到一个能干靠得住的管事塞到王府,务必要做的干净!不然以后别想从我这里拿一个铜板!”

府医无关紧要,但是府里的管事一定要是她的人。

从账本被沐云清强行拿走之后,孙氏这心就一直提吊着。

就担心沐云清随时会找过来!

虽说那账本做的精细,一般人看不出什么马脚来。

但如今沐云清同以前不一样来,由不得她担心。

若是让沐云清先一步找到能干的管事,保不齐就会戳破这些年她做的那些事。

所以自己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沐云清那贱丫头什么都不懂,拿了账本又如何?

只要管事是她的人,还不等于账本在她手里。

见孙氏说这话的时候透着阴狠,梅香立马就答应了:“是!奴婢这就去!”

梅香这边刚走,沐云福身边的小厮跑了过来:“夫人,少爷又喊疼了!”

孙氏啪一声拍在了桌上:“喊疼,去请大夫啊!不是刚进了一个府医吗?到这里嚎什么?”

吓得那小厮连声:“是是是!”

说完人就跑了!

孙氏也是烦躁到了极点。

以前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沐云福身上。

如今赫然知道沐云福居然那里出奇的细,据沐庆山说比三岁小孩子的都不如!

再一想这么多年,虽然她给那些女人下药,但这么多人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意外的,但结果却是从来没有意外。

是不是因为太细小,无法生育?

越想越烦躁坐不住,索性起身去看沐云福。

路上问起:“老爷呢?怎么一天也没见到人?”

一个大老爷们,什么都指望不上,孙氏心里憋着气。

另一个陪家丫头菊香小心地回道:“奴婢晌午那会看到大老爷去柳姨娘院子了!”

“柳媚这个骚狐狸,贱人,先让她张狂几日,等我收拾了沐云清那个贱丫头,有她好看!”

孙氏恨恨地骂了一句。

书评(446)

我要评论
  • 卷起院&落的海

    突然,一股旋风急速卷起院子里散落的海棠花瓣朝着正房冲了过去。

  • 在心脏&的位置

    她知道这是原主残存在身体里的意识,她把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心里默念:放心,我占了你的身体,你奶奶就是我奶奶,我现在就去看她!

  • 将矛头&沐云清

    满腔的期待化为乌有,蒋侧妃母子将矛头指向了赵氏和沐云清。

  • 个秘密&她准备

    沐云清记得自己刚执行完一个秘密医疗任务,身心疲惫回到基地,吃了师姐特意为她准备的野山菌火锅就回去睡觉了,怎么醒来就出现在这里了?

  • 了赵氏&斜流着

    此时沐云清已经走到了赵氏的床前,见她直挺挺躺着,嘴歪眼斜流着口水,看到自己激动的眼含泪花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 但若是&身的本

    但若是已经没气儿了,她纵使有一身的本事也无济于事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