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下意识拧眉。脑子里并也没什么顾小侯爷的印象。这又是谁?“四小姐,顾小侯爷,是镇远侯府的公子!”沐魁一看沐云清表情就明白她并不明白这顾小侯爷是何方圣洁。沐云清神脑子里并没有什么顾小侯爷的印象。。...

她下意识蹙眉。

脑子里并没有什么顾小侯爷的印象。

这又是谁?

“四小姐,顾小侯爷,是镇远侯府的公子!”

沐魁一看沐云清表情就知道她并不知道这顾小侯爷是何方神圣。

沐云清心想怎么又是镇远侯府?

这两天听了好几次了。

“小侯爷,您怎么在这里?”

孙勇陪着笑,心下暗自叫苦。

这个霸王怎么这么巧出现在这里?

还这个时候蹦出来作证。

任谁都知道这个霸王的难缠,做事没有章程。

“小爷我怎么不能在这里?这里是你家啊?”

顾斐看孙勇那歪瓜裂枣的样,都觉得浪费他的眼睛。

“不敢,不敢!”

孙勇只能苦哈哈地陪着打哈哈。

金远则一改刚才的态度,很是谄媚:“小侯爷,您刚才说看到了,可是看到了孙小姐推郑小姐?”

“是啊,小爷我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个孙什么从后面咬牙切齿地推了郑小姐一把……”

顾斐有心想在沐云清面前露一手,还添油加醋一番。

众人:……

没听说这顾小侯爷和孙家有仇。

也没听说这顾小侯爷结交了郑家。

所以他这样说想必真的是这样。

于是乎,众人奋起对孙娇娇开始讨伐!

孙娇娇哪里受的住这种指责,捂着脸哭着跑了。

孙勇战战兢兢地看这顾斐,也抽了个空档逃了。

金远倒是想留下,只是被顾斐一瞪,再加上郑玉敏那愈发红肿不能看的脸,他也溜走了。

独独剩下受伤的郑玉敏没人管。

沐云清让沐魁驱散开围观的人群,把自己披风接下来裹在了她身上。

既然知道了郑玉敏是她的表姐,境遇还这么可怜,沐云清自然不会放着不管。

“郑小姐,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沐云清看着郑玉敏。

当着顾斐的面,她不想暴露身份。

所以也就暂时放了孙家兄妹一马。

殊不知顾斐早就认出了她。

郑玉敏眼睛里都是哀伤和迷茫,她还有家吗?

娘早死了,爹有了继母就不管自己了……

“她若是被送到孙家那虎狼窝,恐怕会就凶多吉少了!”

顾斐说话可是丝毫顾忌都没有。

只是他有些挫败感。

他自以为出场的方式够特别够惊艳了,但眼前的小丫头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而且刚刚他出现在她面前时,她还会退了两步,似乎很嫌弃?

沐云清也认同顾斐的话,但她认为还是要听听郑玉敏的意思。

“不然把你送到沐王府?”

沐云清想着郑玉敏若是这样送回到孙家,她也着实不放心。

郑玉敏有点犹豫。

刚才她听孙娇娇和孙勇言之凿凿地说清姐儿和王妃不行了,她很担心想去看看。

但是又怕整个王府还在孝期,她去了就是添麻烦。

不去又很担心。

小的时候她和清姐儿最好了。

可惜后来姑母去世,她随着父亲出京赴任,来往就少了。

之后自己的母亲也去世,她被送回了京城孙家。

那个时候她来看过清姐儿几次,但她看似不怎么待见她,之后她也就不去了。

“就这么定了,让小爷的人送你去沐王府,小爷我跟你表妹很熟,你别听孙勇瞎咧咧,你表妹没死,好好的呢!”

顾斐说着余光还观察沐云清的反应。

可惜沐云清戴着帷帽他啥也看不到。

而帷帽下的沐云清则是一脸黑线:谁跟你很熟,本姑娘不认识你好吗?

“也不用顾小侯爷,我正好要去找我在王府当差的亲戚,不如就一起去吧?”

沐云清不想节外生枝。

在沐云清和顾斐之间,郑玉敏最后还是选择了沐云清。

她就是没缘由地相信她!

因为今儿个出来没带婆子,沐魁就算是个腿脚利索的,也不能背一个大姑娘。

出了落仙居之后,沐魁找了辆马车。

沐云清扶着郑玉敏上去后,自己也要上去的时候,被跟出来的顾斐叫住了:“这位姑娘,刚才可是我替你解了围,你就这么走了?”

沐云清愣了一下,随后对顾斐点了点头:“谢谢!”

顾斐:“……”

这就完了?

“那个,就没有谢礼?”

眼看着沐云清又要上车了,顾斐赶紧开口了。

后面跟着的卫松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这上杆子跟人家要谢礼的,他家公子应该是头一份!

他这个做侍卫的都没脸了。

沐云清还真是认真考虑了一下,然后问顾斐:“你想要什么谢礼?”

卫松脸皮一抽抽:“……”

这姑娘是被他家公子带的吧?

有这么感谢人的吗?

太直接了吧?

顾斐也被沐云清这不按套路出牌的话弄懵了,说了句不过脑子的话:“请我吃顿饭!”

卫松心里咣当一声,公子今儿个魔怔了。

人家姑娘会当你调戏人家给你一个耳刮子。

在不等沐魁提醒,沐云清那边还真的点了点头:“行,明天你有空吗?明天晚上我请你吃饭,还在这落仙居!”

沐云清还是前世的思维,别人帮了忙回请一顿饭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她不喜欢欠人情,越早还越好!

“好,就这么说定了,不见不散,我在门口等你!”

没想到沐云清这么痛快地就答应了,顾斐简直是欣喜若狂。

卫松则是一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懵逼样。

这姑娘也对自家公子有意思?

等沐云清的马车离开之后。

卫松看着一脸傻笑的顾斐,很是不明白:“公子,那姑娘大晚上的还戴着帷帽,肯定是长的丑陋不敢示人,您……”

话没说完,卫松就挨了一脚:“滚蛋,你才丑陋见不得人!”

马夫按照沐魁的意思直接把车赶到了王府的后门。

马车走了之后。

沐魁轻轻在门上敲了敲,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春妈妈露出了个头,看到沐云清很高兴:“小姐可回来了,王妃问了好几次了!”

被沐云清搀着的郑玉敏一听,狐疑地看向了沐云清。

沐云清摘下了帷帽,露出了一张清冷的脸。

郑玉敏看清了沐云清的容貌,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沐云清对郑玉敏没啥印象了,这郑玉敏可是一眼就认出沐云清来了。

“进去再说!”

书评(150)

我要评论
  • 说她占&儿子又

    说她占着茅坑不拉屎,克死了男人克死了儿子又克死了孙子,还死皮赖脸占着王府?

  • 消失后&瞬间天

    待身体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消失后,沐云清立刻下床,可是脚刚着地瞬间天晕地转,差点给来了个倒栽葱,幸亏她动作快扶住了床沿。

  • 家具摆&哪里?

    环顾四周古色古香的香炉纱幔以及家具摆设,她警惕的眼眸里掠过一丝疑惑:这是哪里?

  • 跪在了&咚磕头

    那人头都没抬就扑通跪在了她脚下,咚咚咚磕头哀求:“求求你们给王妃请个大夫吧,王妃平日里待你们不薄……”

  • &中意外

    父母早亡不说,一向疼爱她的哥哥沐云风去年冬天在北境与敌军大战中意外中了埋伏离奇失踪,生死不明。

  • &使有一

    但若是已经没气儿了,她纵使有一身的本事也无济于事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